冬季最强嘴炮日剧,一集上头

long time no see

大家好,我是root

在日本,选择“家里蹲”的人数已超百万。为此,日本政府专门给出家里蹲的定义:

6个月以上几乎不踏出房门和家门,

或者只是极少数去一下便利店,

除了家人以外几乎不跟任何人交流的人群

符合上述条件,就是名副其实的家里蹲了。

前段时间曾看过一条比较极端的新闻,家里蹲的父母去世后被活活饿死。

今天为大家推荐的日剧就是讲述家里蹲的故事——

《我的事说来话长》

生田斗真饰演家里蹲主人公岸边满,今年31岁,无业游民,和母亲岸边房枝住在一起。

岸边房枝经营着一家咖啡店,母子二人衣食无忧。

比起6个月都不出门的家里蹲,阿满“正常”太多。每天睡到大中午,骑自行车出门买咖啡看书。

阿满还有一个强势的姐姐绫子,由小池荣子饰演。

姐夫秋叶光司则是配角熟脸安田显,一对女强男弱的欢乐cp。

以及在《翱翔于天际的夜莺》有出色表演的00后妹子清原果饰演问题女儿春海

故事的契机是姐姐一家因装修,暂时回娘家借住三个月。性格强势的姐姐当然看不惯啃老的弟弟,常常上演嘴炮大战。

比如,阿满只是不喜欢吃寿喜锅,就能瞎掰扯出这么一大段话。

仔细想想还挺有道理的是不?

吃完饭后,阿满的嘴炮技能再次开启。

春海已经有段时间不上学,为了劝她回学校上课。话题又绕回寿喜锅:为了给你当表率,散漫如我也能强迫自己去吃不爱吃的东西。

然而,真相是寿喜锅就还蛮好吃的!

不光嘴炮了得,攒钱技能也是异于常人的机智!

平日里靠给母亲跑腿攒下零花钱生活,姐姐来家里住以后,靠解决母女之间的问题挣零花钱。

这部剧没什么跌宕起伏曲折反转的剧情。

简单的场景,来来回回,家里、车里、咖啡店里、酒吧里,演员们不断地对话,坐一起吃吃喝喝吵吵架。

想想都很省钱的拍摄,却让人看完一集想看二集。

因为这部剧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它像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不那么精彩,充满鸡毛蒜皮,有一些烦恼,也有一些微小的快乐。

让人想瘫在沙发上,倒一杯啤酒,轻松地听听这些名为“生活”的琐碎。

成为家里蹲之前的阿满,经验着一家咖啡店。后来咖啡店倒闭,父亲去世,阿满和母亲相依为命。即便家里蹲,每天也会为母亲手冲一杯咖啡。

小心翼翼保存着曾经的咖啡器具。仿佛保存着自己放不下的过去,重新开始,又缺乏一些勇气。

和阿满相比,姐姐菱子可谓是积极向上努力生活的代表,但她的生活也充满这样那样的问题。

正值青春期叛逆的女儿,完全不服从管教;丈夫似乎也帮不上什么忙,弟弟也不去工作。

即便每天努力工作维持家庭,仍然有那种深深的不安感,总想掌握生活掌握身边的一切。

而姐夫光司,曾经是乐队贝斯手,结婚后为了家庭放弃音乐,找了份工作安稳度日。

但心里依然喜欢着音乐,悄悄存放了一把贝斯。

春海的烦恼则是如何与控制欲极强的母亲相处,以及喜欢的男生和好朋友在一起了。

这一家人的喜怒哀乐就特别令人共情。就好比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吃吃喝喝,吵吵闹闹,处理各式各样的小问题、小烦恼。

反正只要有好吃的就能活下去

像是寿喜锅

寿司拼盘

咕噜肉

家里蹲的阿满也会做好吃的炒面给外甥女吃。

并且我太喜欢阿满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教你做人了。

在第四集中,battle劝他工作的人。先是层层拆解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讲事实摆道理,最后用动物园的狮子做比喻。

小哥听得一愣一愣,感觉自己就是那头狮子,当场要辞职。

然而,阿满一句我开玩笑的 (大丈夫?)直接弄哭对方。

真是笑到捶沙发!

说起阿满的扮演者生田斗真,一直是小编非常喜欢的日本演员。这几年也在不断挑战自己,像是三池崇史《鼹鼠之歌》中骚气冲天的小警察菊川。

《人生密密缝》中的跨性别者伦子

当然还有《源氏物语》中的光源氏

到这部剧,似乎完全不介意扮相。常常素颜出镜,表情恰到好处的夸张。

您的豪华表情包套餐请查收。

阿满这个角色是极其矛盾的,他既丧又伴有攻击性。

虽然家里蹲,除了靠家人的零花钱,也会在外面找零活生存下去。

他会为家人解决问题,开解青春期的外甥女,陪失意的姐夫喝酒解闷。但面对自己的问题,却像躲在厚壳里的乌龟。

剧中的阿满31岁,说年轻不再年轻,又还未被社会抛弃。处在这种夹缝中,只想逃避。

这部剧没有用那种沉重的说教口吻批判阿满的行为,也没有美化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他一直活在过去,当人试图将他拉回现实推向未来。他会说出一番自己的歪理“攻击”对方。

但无论是像阿满这么逃避着生活,还是像菱子积极面对生活,亦或是姐夫光司选择接受现实。无论哪一种选择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种类似日常生活场景的剧,存在的意义就是让我们喘喘气,偷得半刻闲暇。

目前这部剧已更新过半,可以放心大胆地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