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史中的六大奸臣,五位“实至名归”,一位表示:我很冤枉

作为二十四史中的最后一部,《明史》的成书可谓是历时恒久。自顺治帝始,经过康熙帝的波折,直到乾隆四年才算定稿。而作为一部记载明朝历史的详实典籍,它也吸取了《宋史》中的经验,对明朝的奸臣特意做传。而在这《奸臣传》它便列出了六大“殆将与杞、桧同科”的奸臣 ,其中五人倒算是“实至名归”,但又一人却是忠臣。

第一位:胡惟庸

洪武十三年(1380年),朱元璋以“谋不轨”将时任宰相的胡惟庸夷灭九族,其后十年,李善长等人又牵扯其中,而因此被杀者更是不计其数。

而胡惟庸作为历史上最后一个宰相,其实自其和州投靠朱元璋之后,便屡被重用。在洪武三年之时,便已经官居参知政事。而作为淮西集团的代表人物,在汪广洋左迁广东之后,他也成为朱元璋的新任宰相。

但在为相期间,虽然才能卓绝,但独断专行,代表淮西集团争权的毛病却让朱元璋愈发不满。最终,作为皇权的代表人物朱元璋决定除掉 胡惟庸。而作为除掉胡惟庸的证据,据说洪武十三年时,胡惟庸家中出现醴泉,便请朱元璋观赏。而就在经过西华门之时,太监云奇却报告称胡惟庸谋反。最终,朱元璋返回宫城眼见胡惟庸家中藏有兵士。于是,谋反之罪下胡惟庸被夷灭九族。但是事实真相,却是经过历史学家考证,云奇以及朱元璋进胡家之说都只是捏造。

而胡惟庸也不过是皇权与相权争斗千年下的又一个牺牲品而已。

第二位:陈瑛

在洪武年间以才学便入太学的陈瑛,是一个典型的利己主义者。在山东按察使任上便已经开始了政治投机。当建文帝朱允炆上位之后,他作为北平佥事,本有负责监视朱棣之责,却收受贿赂,被建文帝知晓后被贬谪广西。而此后的朱棣,却通过靖难之役登上大宝。作为“有拥立之功”的他,也被擢升为左都御史。

而当明成祖朱棣还在为如何处置建文帝遗留下的廷臣之时,他却以自身利益出发“不以叛逆处此辈,则吾等为无名”,坚持支持将方孝孺、黄观等人家属、老幼一并处决。而对于朱棣想要除掉李景隆、耿炳文、梅殷,他也是投其所好,果断参劾。

但是善恶有报,因为他擅杀无辜,陷害兵部主事李贞,最终被朱常洛查明,而后朱棣将他诛杀。

第三位:严嵩

少有才智的严嵩,二十五岁便以全国第五名的成绩高中进士。而在与刘瑾的不睦之中得以扬名的他,终于在刘瑾倒台之后一步步走向政治舞台。得益于老乡夏言的扶持提携,他也逐渐成为嘉靖帝的股肱之臣。

而在夏言失宠,他上位内阁首辅之后,先是打击除掉夏言,排除异己,一时间朝堂大事尽皆在手。而在二十年权倾天下的时间内,他与其子严世蕃沆瀣一气,卖官鬻爵,一味媚上,也让大明王朝日渐没落。

第四位:周延儒

万历四十一年, 周延儒连中二元,此时他不过21岁,春风得意马蹄疾。在天启年间,他也被擢升为南京少詹事。但是明熹宗朱由校仅仅在位七年,便英年早逝。而在崇祯帝朱由检上位之后,作为前朝状元他也被其重用,崇祯二年便升任为内阁首辅。而在宦海浮沉之中,他却与温体仁陷入党争,而且在崇祯帝派遣他去视察之时,却屡次谎报军情,最终被揭发真相,落得一个崇祯帝下诏自尽的结局。

第五位:温体仁

作为三朝老臣,温体仁与周延儒之间的权利争斗,体现的并不只是单单的个人之间的利益纠葛,更是明朝末年崇祯朝的乱象。而在政治投机之下,他接机崇祯帝上位,改组内阁,以弹劾钱谦益为由,获得了崇祯帝的信任,随后更是被崇祯任用为首辅。而这个标榜仁义的首辅,却在随后大肆笼络 党属,结为朋党与东林党人钱谦益等斗争。但是“为人外谨而中猛鸷,机深刺骨”的他,也终于在崇祯十年被削职。

第六位:马士英

谈起马士英总不能躲开阮大铖——魏忠贤下的阉党。而与阮大铖关系匪浅的马士英,也成为东林党人诋毁的对象。但是就是这样一位大臣,却在北京陷落,崇祯自缢,大明灭亡之后,选择拥立了福王朱由崧。而在福王被俘,南京城破之后,他也没有如钱谦益这厮一样投靠满清,而是选择继续抗清,最后在太湖被俘,誓死不降被多铎杀害。列入奸臣之列,马士英表示很冤枉。至于满清为何将他列入奸臣传,更多的则是出于政治利益的考量。

参考资料:《明史奸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