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证人承认自己无兴奋剂检测资质,孙杨稳操胜券了么?

全文1761字,阅读时间预计3分钟。

北京时间 11 月 16 日,备受瞩目的孙杨 “赛外药检” 公开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结束。听证会结束后,孙杨的中方律师张起淮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事发当晚三位检查人员中有一人给 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写信透露,他的身份是一名建筑工人,没有兴奋剂检测经验,与主检官只是多年未见的中学同学。

今天,新华社采访到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助理兴奋剂检测官” 并发布了《孙杨案 “兴奋剂检测助理” 是建筑工人?》 的报道,报道全文如下:

新华社杭州 11 月 18 日电:孙杨案中的三名 IDTM (第三方兴奋剂检测机构)测试人员中的一位透露,他并非接受过培训的兴奋剂检测助理(DCA),而是一名建筑工人。

奥运游泳冠军孙杨 11 月 15 日在瑞士蒙特勒举行的公开听证会上表示自己无罪,此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WADA) 因怀疑孙杨涉嫌违反反兴奋剂规则对孙杨和此前做出由于孙杨判决的国际泳联 (FINA)提出上诉。

这位坚持要求匿名的 DCA (兴奋剂检测助理)透露,在孙杨听证会召开前的几天,他曾经以中文书信的方式向 CAS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和 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提供证词。

“我是一名建筑工人,我每天忙着工作,从来没有人教我怎样进行兴奋剂检查,对我来说接受相关训练也完全没有必要。”

“我同意按照他们的要求,在公开听证会之前的视频会议上发言,但是我准备好了,却没有人就此事联系我。”

在今年一月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这位 DCA(兴奋剂检测助理)透露,去年 9 月 4 日晚间,他仅仅是应自己的中学同学,即来自 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项目承包商 IDTM 的 DCO (兴奋剂检测官) 之邀,提供临时帮忙的。

DCA(兴奋剂检测助理)指出,他与 DCO(兴奋剂检测官)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重新见面是在 2018 年 2 月的春节同学聚会上。

“那天晚上,她打电话让我去火车站接她,然后开车带她在夜间去了孙杨家。事实上,与 DCO(兴奋剂检测官)一起出现在火车站的还有另外一位女士,即 BCA (血液采集助理)。

“在进入检测室之前,DCO(兴奋剂检测官)让我陪同孙杨一起去洗手间,按照我的理解,她想叫我去看孙杨采集尿样,因为她与血液采集助理两个人都是女性,所以我就同意了。”

“孙杨在中国是大明星,这是我第一次离他那么近。我感到很激动,所以就在房间外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当我坐在房间内,还想继续拍照时,孙杨告诉我不可以。”

“然后他 (孙杨) 要求我们每个人表明一下自己的身份,我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孙杨指出我并不是获得授权认可的检测人员,不应该留在检测室。”

那场长达 11 个小时的马拉松公开听证会上,孙杨解释他停止配合检测程序是因为 DCA(兴奋剂检测助理)的不职业行为。随后,孙杨发现三名检测人员缺乏足够的认证资质。

听证会当天,三名检测人员都没有出席,孙杨提出疑问:“你们有胆量来到现场,在公众面前说出真相吗?”

DCA(兴奋剂检测助理)表示,自己当时到检测房间外的会所等待,DCO(兴奋剂检测官)出来几次,给他看 iPad 上的英文内容。

“我不懂英语,也不懂上面说了什么,然后我就把 iPad 还给了她,我不知道检测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对兴奋剂检测完全不懂,也不清楚那天晚上我的角色是什么。我只是应中学同学的请求来帮个忙。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建筑工人。”他补充到。

在这位职业为建筑工人的 DCA (兴奋剂检测助理) 仗义发声后,国内媒体普遍看好孙杨能够打赢这场他与 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的官司,从而为自己洗清不白之冤。但他的对手并不白给,从 WADA 聘请的顶级律师,到以扳倒孙杨为目标的顶级记者( 《游泳世界杂志》总编辑、国际游泳名人堂成员 克雷格 · 洛德 ),他们的目标非常一致 —— 让孙杨获得 2 到 8 年的禁赛,按照洛德的说法,这是全世界兴奋剂 “警察” 的共同目标。

针对去年 9 月 4 日当晚参与孙杨兴奋剂检测的 IDTM 三人团队无人出席公开听证会这个事实,WADA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称之为她们 (主测官和采血员)受到了 “威胁”,即便两人在公开发布会之前一天在非公开场合作证,她们的证词也会被认为不可信。所以,针对DCA (兴奋剂检测助理)这次通过新华社英文版发声,孙杨的对手们也一定会质疑其真实性与可信性。对于孙杨来说,很难说仅凭一篇新华社采访就能说是稳操胜券,一切还有待明年年初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给出裁定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