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梅戏《女驸马》的原型是一个川妹子?

作者:陈二虎

人们常说自古佳丽出“天府”,独有的巴蜀文化,良好的人文环境,使得四川女性聪慧而漂亮,“秋水为神,芙蓉为面,冰雪为肤,气如幽兰”,天生丽质惹人嫉,同时极富才情。

四川女性刚中有柔,绵里藏针,不乏温柔与娇媚,又有敢作敢为、敢爱敢恨的一面,涌现出了卓文君、武则天、杨贵妃、花蕊夫人、薛涛等千古流芳的名女人。灿烂的巴蜀文化孕育了四川女性独有的才情,何完远在其《鉴戒录》中说:“吴越饶营妓,燕赵多美姝,宋产歌姬,蜀出才妇,余韵流风,绵延不绝。”

一、失火入狱写诗诉冤

一朵榴花插鬓鸦,文采珠玑世人夸。

女扮男装夺状元,一笑换成温柔纱。

今天,给朋友们讲个女扮男装的故事。在五代西蜀,有一位叫黄崇嘏的翩翩女子,文才出众,熟读经史,笔擅歌赋诗词,是个冠珠翠的女郎,却喜欢女扮男装,常常以翩翩美少年的形象出入里巷,漫游山川,下川东,走川西,了解时事,增长阅历,与她交往的男诗人们竟也一时“眼迷离”,不知她是女儿身。

黄崇嘏是四川邛州火井漕(今四川邛崃市火井镇)人,约生于唐僖宗中和三年(公元883年),是家中独苗,天姿聪慧伶俐,深得父母宠爱,但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与一老妇相依为命,养成爽朗、奔放的性格,她生而聪颖,过目不忘,多才多艺,“工词翰,善琴棋,妙书画”,有点放荡不羁、潇洒倜傥。

有一次她点“井火”(即天然气)读书,不慎造成火灾,以“失火罪”押入县狱。黄崇嘏听说当时身居前蜀相位的周庠为官清正,刚好来邛州办事,就写了一首《下狱贡诗》,让人呈给周庠,为自己辩明冤屈:

偶辞幽隐在临邛,行止坚贞比涧松。

何事政清如水镜,绊他野鹤在深笼。

这首小诗立马引起周庠的高度重视,便细致查明案情,认为这么一点小过不足以坐牢,这人举止斯文,态度从容,实是无辜蒙冤,就放她出狱了。

几天后,黄崇嘏“复献长歌”,长歌洋洋洒洒意新韵美,令周庠更为惊奇,便在书院召见她,让她与自己的子侄一起研究学问。

二、才华横溢夺状元

黄崇嘏“雅善琴奕妙书画”,多才多艺,深得周庠赏识。

不久,正逢前蜀科举取士,黄崇嘏女扮男装赴考,笔走龙蛇,一举夺得前蜀的状元,周庠爱其才,授予她成都府幕中司司户参军,管理户籍赋税、调派差役等。

她上任后把本职工作处理的有条不紊,尽显才华,处理政事公正敏捷,能谋善断,事无巨细都处理得头头是道,一些积压多年的疑难案件也很快审理清楚,上任一年,卓有治绩,使得“胥吏畏服”,给老百姓留下口碑。

周庠十分喜欢这个俊美有才的后生,于是便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她,让她成为自己的女婿。

黄崇嘏深知这回真闯了大祸,只好硬着头皮写了一封辞职求隐信并附上一首《辞蜀相妻女诗》道出实情:

一辞拾翠碧江湄,贫守蓬芧但赋诗。

自服蓝衫居郡掾,永抛鸾镜画蛾眉。

立身卓尔青松操,挺志铿然白璧姿。

幕府若容为坦腹,愿天速变作男儿。

周庠读了这首诗恍然大悟,原来黄崇嘏是个大姑娘。其实黄崇嘏在先前那首《下狱贡诗》中已经委婉地透露出自己不是男儿身,只是当时周庠被其诗才所感,并没有细致体会罢了。

周庠也没有怪罪她,出于内心的羡慕与爱戴,让她解职回家归隐,并希望她有个好人家嫁出去。

三、归隐火井镇钟鼓山

黄崇嘏在那个盛产诗人的时代,独树一帜,神采飞扬,其才智堪与男儿比肩。都说“青春作伴好还乡”,黄崇嘏归回家乡后便隐居于铜鼓山中,后来人们叫铜鼓山为崇嘏山。

清代诗人熊维芳认为黄崇嘏才情更胜卓文君,赞曰:

西山云气涌高岚,生长深闺姓字香。

千古才名高卓女,一官文篆遇周庠。

井溪素觅清心水,幕府宫留坦腹床。

自璧远瑕姿皎皎,前生明月在池塘。

据说现在邛崃市火井镇银台山村崇嘏山有黄崇嘏墓、黄崇嘏塔,山下文井江上有十一孔平石“状元桥”。

当地每年农历六月十三日都要在崇嘏山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因为这一天是黄崇嘏的诞辰纪念日,周边的老百姓扶老携幼来参加纪念活动,怀念这位女状元。

后来人们倾慕黄崇嘏女扮男装、才华横溢,便被写入“传奇”,明代冯梦龙的话本小说《喻世名言》中“李秀卿义结黄贞女”;凌蒙初的《二刻拍案惊奇》中的“同窗友认假作真,女秀才移花接木”都是讲的黄崇嘏的故事。近代以来,文人墨客更是把黄崇嘏的事迹升华出《女驸马》《女状元》,更加传奇了起来。

写到这里,不由想起王建的两句诗:

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揭秘契丹人的源流:从北狄人到东胡人

女状元傅善祥的悲惨命运谁来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