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有一国天天盼着敌国来打,它居然如愿以偿

德国入侵波兰,揭开了二战序幕,战事进行到1941年,欧洲、亚洲战火纷飞,60多个国家和地区卷入了战争,但喜欢打仗的美国却置身事外,战火当然烧不到美国,因为美国远离欧亚战场,这让美国政客更加分外焦躁。

众所周知,美国是不能不打仗的。哪一届美国总统要是没打仗,美国的日子就没法过!因为打仗不仅让美国炫示它的世界霸主地位,而且让美国捞足了好处。打仗要消耗军火,让军火商赚得盆满钵满,而打烂一个国家,美国还要主宰这个国家的重建,更让美国的资本家们都赚个够。这是美国喜欢打仗的最深刻的动力。

但是二战时的美国却是另一番景象,当时美国上下弥漫着孤立主义思想。所谓孤立主义,简言之就是美国人想在二战中置身事外,美国的妇女们不想让他们的儿子、丈夫去流血打仗,因为美国,跟亚欧大陆都隔着大洋,两大战场都没美国人什么事,让参战各方去厮杀吧,美国人乐得坐山观虎斗。这种思想在美国有相当的基础,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主导了美国社会。

美国当时已经成了世界上头号工业大国,社会经济一片繁荣,美国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而在欧洲和亚洲却是血肉横飞,生灵涂炭,美国无疑是当时地球上的天堂。最重要的是美国已经成了世界工厂,美国虽然没有参战,但是美国的工厂却开足马力生产杀人武器。当然美国人有一个原则,就是它生产的武器只卖给反法西斯国家。单是这一样,美国人就赚足了银子,半个地球的流血、战乱、饥饿和贫苦,换来的是美国的空前繁荣。这样的好日子到哪儿找去?

但是美国的政客却决不满足于此,他们想赚更大的,那就是对世界的主导权:美国即使不能独霸世界,至少也要在主导世界的大国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是世界不是随便可以主导的,要想主导世界,就要参加旨在重新瓜分世界的二战。美国的老百姓死活不愿意打仗,这让美国的政客好不苦恼!

但是机会终于来了,日本人偷袭了美国的珍珠港。珍珠港事件通常被表述为“偷袭珍珠港”——这是罗斯福总统在国会演讲中的表述,这种表述传达的信息很明确,它就是说日本是在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发动了对它的偷袭。但是史学界一直还存在着另一种观点,即认为这个事件是美国的一个阴谋。这种说法乍听很不合逻辑,日本人偷袭美国怎么会成为美国的阴谋呢?但如果分析一下当时的很多不合情理的情况,对此也就理解了。

战后披露的很多资料表明,这并不是一次“正常”的偷袭。种种迹象表明,对珍珠港的袭击,美国军政高层早就知道,他们不对日本的袭击做出任何迎击准备,而是有意让日本人轰炸。美国政客就是要借日本的炸弹炸醒美国的孤立主义。我们不妨先看一下有关资料,看看这次偷袭多么不合常理:

一、珍珠港在遇袭前,把部分战斗机疏散到偏远的较小机场。主机场的飞机全都排列在机场上,而不是存放在机库里。这样做既能做出所有飞机都在主机场的假象,又能保护部分疏散的飞机。

二、在遇袭前一天,珍珠港莫名其妙地调入大量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质,并且取消了第二天的休假。仿佛知道将有大量人员受伤。

三、日本的飞机在偷袭前被美国的雷达发现,并且也已上报,为何没有引起驻军的注意?对此,官方的解释是,军方误以为是自己的轰炸机。这也太不专业了吧。

四、被炸毁的军舰,很快就被成功改装,速度超乎寻常地快,仿佛事先早有准备一样。

五、日本袭击前,曾经向美国外交部递交最后通牒,但是奇怪的是这份最后通牒却莫名其妙地在开战后二十分钟才送到美国人的手中。既然要偷袭,干嘛还要发出最后通牒?唯一的解释是美国人搞了鬼。

六、偷袭前,美国陆军情报部门截获并破译了日本的密电,得知了日本偷袭的精确时间,他们急忙给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打电话,却奇怪地因为马歇尔外出骑马溜达而没有接到电话。如此重要的电话居然在打给夏威夷金梅尔上将和罗斯福的时候全都奇怪地受阻。1941年12月6日11点的时候,马歇尔才看到电文,但他向全军发出的紧急戒备命令,却以电文的形式下达到夏威夷,而这份电文却奇怪地耽误了一天的时间,只到日本袭击过后,才送到。而马歇尔的身边明明有电话,他只需拨打一下电话,就能把命令传达到夏威夷。

七、最重要的是,很多资料都披露,罗斯福在珍珠港遇袭前就知道了日本人偷袭的准确情报,但他故意让珍珠港挨炸。

关于最后一点,有很多史料可以证明,甚至连偷袭珍珠港的日本军官源田实也在可证明,他在他的《袭击珍珠港》一文中说:“关于美方得知日军偷袭问题的时间,据我所知,事前美国政府领导人已得到了情报,至少在袭击珍珠港的11个小时之前,罗斯福总统已将我方的动向了如指掌。”

结合上述各方面的情况,可以断定罗斯福早就知道日本将要偷袭珍珠港,并且对日本的情况了如指掌。如果再考虑到美国发达的情报机构,对此就更应该深信不疑。也就是说,罗斯福明明知道珍珠港将要被袭击,但他故意不通知珍珠港的驻军,让他们等着吃日本的炸弹。因为不让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吃饱炸弹,美国人就不会放弃孤立主义思想。

果然,珍珠港被袭击的第二天,罗斯福总统就走进了国会,他没有坐轮椅,而是在长子的搀扶下走进了国会大厅,他面对参众两院的议员发表了6分钟的演讲,在他的动员下,一个小时以后,参众两院就痛痛快快地批准了他的对日宣战的要求,太平洋战争于是爆发,美国政客参战的愿望终于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