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最懂艺术的猫,霸道闯入世界名画,把所有人逗乐了!

如果要选出一个艺术家最喜欢的动物,我想那一定是猫。

无数艺术家都爱猫、养猫,猫是他们的爱宠,也给予他们灵感。

翻开过去的老照片,达利、毕加索、安迪·沃霍尔都和猫留下过或搞怪、或温情的照片。

但是要说到最懂艺术的猫,那一定是这只名叫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的俄罗斯大胖橘猫。

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

它不仅能闯进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世界名画里,

还能给你讲解艺术发展史,并且还会一脸傲娇的告诉你:

有猫的名画才是真迹,你们人类不懂艺术!

它肆无忌惮地跑到梵高的画里,

挠向日葵、咬着鸢尾花、还爬上盛开杏花的树干,

似乎在一脸威胁地告诉你:还不赶快给我小鱼干!

它还能闯入莫奈的睡莲池中,

徜徉游泳、凭栏而坐,一派逍遥自在的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而让这只橘猫跑进名画来进行一场场“捣乱”的正是它的主人——

俄罗斯艺术家斯韦特拉娜·彼得罗娃(Svetlana Petrova)

她发现了这只肥橘猫的“艺术天分”,通过ps让它穿越到世界名画之中,简直是教科书级别的猫奴行为。

但在这脑洞大开、趣味十足的艺术创作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温暖而忧伤的故事。

原来这只橘猫一开始的主人是斯韦特拉娜·彼得罗娃的母亲。

母亲非常疼爱这只猫咪,结果把它宠坏,喂成了一只大肥喵。

可是后来母亲去世了,只留下了这只猫咪,斯韦特拉娜·彼得罗娃就成为了它的新主人。

然而母亲离世的痛苦始终围绕着她,斯韦特拉娜·彼得罗娃变得非常抑郁,甚至无心再进行艺术创作。

这时橘猫好像看懂了她的心思,经常摆出各种搞笑、有趣的姿势,让人忍俊不禁。

朋友们鼓励她:你看这橘猫多有意思,你为什么不用它创作呢。

斯韦特拉娜·彼得罗娃拿起相机拍下橘猫的照片,并突发奇想尝试把它放入名画中。

意外地受到了众多人的喜欢,她的创作灵感一发不可收,让橘猫成功进入了千余张名画...

甚至还出了一本叫《肥猫艺术课》的书,以查拉图斯特拉的口吻幽默讲解艺术史,一不小心火遍世界,让它摇身一变成为了査老师。

如此一来,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名画里都多了一只肥猫。

而且在这堂艺术课上,査老师充分演绎了什么叫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在14世纪到16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风起云涌,大师辈出。

达芬奇完成了世界上最著名的肖像画《蒙娜丽莎》。

至今画中女子的微笑仍是个迷,但查老师竟然给我们解密了——

蒙娜丽莎的笑不再神秘,因为谁抱着这么一只软萌猫咪都要笑开花,何况文艺复兴时期哪有这么肥这么可爱的喵!

对了,查老师说了:这不叫肥,这叫优雅。

想想达芬奇用了4年来完成这幅《蒙娜丽莎》,并且一生珍藏在自己身边,估计看了这画能气笑。

蒙娜丽莎,木板画,1503年至1517年,77cmX53cm

原作现藏法国巴黎卢浮宫

而这么“优雅”的查老师还抢了维纳斯的位置。

它跑到波提切利的《春》和《维纳斯诞生》的两幅画中,直接占据了维纳斯的C位。

不见了波提切利笔下的爱与美之神,只剩下一个毛茸茸的庞然大物。

春,木板蛋彩画,1481年至1482年,203cmX314cm

原作现藏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齐美术馆

维纳斯的诞生,木板蛋彩画,1487年,175cmX287.5cm

原作现藏意大利佛罗伦萨乌斐齐美术馆

可谁曾料想无法无天的查老师也有害羞的时候。

它在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中,一并收起往日霸道风格与王之蔑视,

而是羞涩背过身去,只是伸出尾巴与上帝一触,一副娇憨姿态,让人只想哈哈大笑。

这幅西斯廷教堂的天顶画在西方绘画史上向来以宏伟著称,要是米开朗基罗看到此番“魔改”定会不禁暗暗握紧雕刻刀。

创世纪,壁画,1508年5月至1512年10月,14mx38.5m

原作现藏意大利梵蒂冈西斯廷教堂礼拜堂

而查老师不仅会“害羞”、还非常“贴心”...

在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中,为画中女性挡风驱寒,化身“猫毯子”,简直不要太暖!

乌尔比诺的维纳斯,布面油画,1538年,119cm x 165 cm

原作现藏意大利佛罗伦萨乌斐齐美术馆

不得不赞叹提香当时巧妙的构图和精彩的对比...

只是不知道查老师乱入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还会不会成为印象派奠基人马奈的灵感来源,让他日后画出与官方主流沙龙公然叫板的《奥林比亚》...

八成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奥林比亚,布面油画,1863年,130.5cm×190cm

原作现藏法国奥赛博物馆

在大师的作品里撒完野,查老师的胆子更大了,

竟然连文艺复兴“遗腹子“卡拉瓦乔的画也不放过。

它跑到画中和美少年抢风头,手举葡萄酒杯,脚拨琴弦...

依照卡拉瓦乔好勇斗狠的暴脾气,八成要对查老师说:拔剑吧,朋友。

酒神巴克斯,布面油画,1596年,95cmx85cm

原作现藏意大利佛罗伦萨市乌斐齐美术馆

弹曼陀玲的少年,布面油画,1600年,102cm×130cm

原作现藏美国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而到了艺术史上承前启后的17世纪,多种风格并存。

这不,老师就跑到了荷兰风俗画代表人物维米尔的画里,变成了缠人的小妖精...

它说倒牛奶的女仆之所以表情忧伤,是因为旁边连一只喝牛奶的喵都没有啊!(怎么办,听上去竟然有几分道理)

原本画作里表达的静谧与空灵被查老师一个歪头杀就带偏了。

倒牛奶的女仆,布面油画,1658年至1660年,45cm×41cm

原作现藏荷兰阿姆斯特丹国立美术馆

不过大概查老师最偏爱的还是印象派的画作...

除了梵高、莫奈的画,它还在马奈的《女神游乐厅的吧台》里替代了女招待,

你看不见那女孩脸上迷茫与麻木,就只剩下查老师的一脸霸气:谁敢惹我试试。

女神游乐厅的吧台,布面油画,1882年,95.9CM×130.2CM

原作现藏英国伦敦大学科陶德美术学院

它甚至还自欺欺人地跑到德加的画里去当芭蕾舞老师...

说实话,这种体型的芭蕾舞演员,你见过吗?

舞蹈课,布面油画,1873年—1876年,85cm×75cm

原作现藏法国奥赛博物馆

这些其实还不算什么,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查老师做不到。

它没事还来了一趟东方之旅,去了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

原本画作里的惊涛海浪成了它的柔软靠枕,甚至还加了一句:世界末日快乐!

神奈川冲浪里,浮世绘版画,19世纪初,25.7cm×37.9cm

原作为版画集《富岳三十六景》中的一幅

它还进入夏加尔的梦幻世界...

在《小镇之上》中原本飞在空中的一对梦幻、唯美恋人,变成一男子怀抱胖猫一起飞...

对此只想说:这位男士的力气应该是很大了。

小镇之上,布面油画,1918年,

原作现藏俄罗斯特列季亚科夫美术馆

你还记得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画得软塌塌的表么?

查老师说了,灵感其实来源于它...

看这一个个表竟然真的好像一只柔软的猫。

记忆的永恒,布面油画,1931年,24cm×33cm

原作现藏美国纽约现代美术馆

反正听查老师说艺术史,就是一句话:认真你就输了!

毕竟爱德华·蒙克的《呐喊》变成了这样——

呐喊,蛋彩与蜡笔画,1893年,91cm×73.5cm

原作现藏挪威国家艺术馆(共有4个版本,此为其中之一)

米勒的《拾穗者》变成“背猫者”——

拾穗者,布面油画,1857年,83.5cm×111cm

原作现藏巴黎奥塞博物馆

纪念法国大革命的《自由引导人民》也变成了《一只肥猫的起义》——

自由引导人民,布面油画,1830年,260cm×325cm

原作现藏法国巴黎卢浮宫

完蛋了!看完这些画,感觉中毒已深,原画什么模样已经想不起来了。

其实所谓艺术,从来不该是高高在上,也不是某个阶级的专属,每个人都可以欣赏并参与艺术,哪怕只是一只猫。

艺术的美也不在于掉书袋,无所谓是否熟读艺术史,能不能一眼看出是哪位大师画作也并不重要。

能从一幅画里欣赏到美丽,或从艺术里获得一点感悟与快乐,哪怕再微小,也可以让人生更有趣。

你点的每个赞,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