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宽松货币政策不利于经济和金融发展

大家都说全球经济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东方证券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却说:“经济其实很确定,确定的就是两件事,第一是全球化的破裂,第二是流动性的释放。”这几年,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在全球大行其道,究竟对全球经济、金融带来怎样的影响?这两天的2019上海全球金融论坛围绕这些话题展开热烈研讨。

上海会场研讨全球宽松政策

为期两天的2019上海全球金融论坛11月18日和19日在上海举行,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全球金融的“范式转变”。什么是“范式转变”?为什么起这么一个题目?

论坛主办方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解释:今年是布雷顿森林会议成立75周年,75年以来,特别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10年中,全球金融发生了许多变化。这些变化中的某些只是暂时的,有些会维持一段时间,还有一些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人们通常把最后一类变化称为“范式转变”,例如: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十多年之后,许多央行再次推出宽松政策;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领域的争端有可能扩展到金融领域;随着以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通信为代表的金融科技的兴起,传统货币正朝着数字化的方向发展;中国持续融入全球金融体系,这将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影响。所有这些变化都引起了国际经济和金融界的高度关注。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些变化和问题,举行这次研讨会。

参加这次研讨会有很多大咖,如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前副董事长、总经理屠光绍,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来自海外的IMF前第一副总裁John Lipsky,标普全球首席经济学家Paul Gruenwald,韩国首尔国立大学教授Cheong Youngrok等等。

论坛上,中外多位经济学家不约而同将宽松货币政策作为研究课题,普遍认为宽松政策不利于经济和金融市场的长期发展。

宽松政策助推收入差距扩大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目前的货币体系已经遇到巨大的挑战。

美国托利多大学经济系荣休教授张欣认为,货币宽松政策实际上助推了收入差距的扩大化。

张欣表示,最近40年收入差距扩大,已经成为全球的通病,不仅发生在不发达国家,也发生在高收入国家。比如美国,财富集中在极少数人中(占比不到0.1%),按照传统经济学理论,在高收入阶段,基尼系数应该是下降的,也就是收入分配应该越来越平均,但这40年情况不是这样。极少数人财富超常规增长,占人口大多数的中产阶级,不仅是相对收入份额下降,甚至是绝对的生活水平也在下降,叫绝对贫困化。

张欣认为造成收入差距扩大的原因,也是非常规的因素,一是自动化信息革命造成资本和技术回报增加,劳动回报下降。自动化、信息、人工智能等颠覆性技术革命和生产率提高,正在替代大量的熟练工人和脑力及服务业工作者,将他们的工资压低到非熟练小工水平。而技术发展的红利则集中到占人口总量极少数的资本所有者手里。

二是货币宽松政策造成金融和房地产资产泡沫。过度发行的货币,通过股票和资产转移到了富人手里,富人对日常消费品和食品的边际消费倾向很低,因此过度发行的货币并没有明显冲击消费者指数,美联储看到CPI没有明显上升,于是更大胆地发放货币。

同时二次分配层面上,累进税和转移支付机制的失效或弱化造成收入差距扩大,累退税下,富人负担的实际税率低于中产阶级和贫民,减税主要是最富阶层得利。

收入分配恶化对社会和经济都是灾难信号,他认为美国收入分配问题值得其他国家借鉴。

宽松政策埋下危机雷管

无独有偶,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徐明棋的观点和张欣的看法非常一致,他认为各国央行能够实施长期宽松货币政策,一个基本的依据就是通胀比较低,但是经济全球化给了CPI长期低水平的基础,因为劳动密集型商品跨国生产,以及这种生产不断向低成本国家转移,使得进入CPI篮子的产品处在非常低的价格,比如说很多商品在中国生产越来越贵,然后就转到越南,这样,在美国等发达国家买劳动密集型商品价格仍然非常低,全球化使CPI维持长期低水平。

但是,徐明棋认为主要经济体长期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目前正在走向反面,2008年金融危机时候,量化宽松低利率甚至零利率刺激经济,使我们避免大萧条,是有积极作用,但是长期维持到今天已经走向了反面,可能埋下金融危机的雷。

我们看一下持续量化宽松欧元区和日本的负利率政策并没有导致经济增长,而且在发达国家当中处于相对比较低的增长当中,但是资产泡沫随着宽松的货币政策处在扩张的过程中。与宽松货币政策相伴的是政府和私人部门的债务水平在不断上升,负债变成经济增长的动力。但是债务水平上升对经济影响随着时间推移逐渐走向负面,负债率上升导致投资率下降,政府企业储蓄率随着债务不断上升,处在下降的过程当中。债务水平不断上升,导致金融风险不断积累,潜在的金融振荡甚至金融危机可能会再次爆发。

金融稳定中心总裁Lawrence goodman也认为,QE2和QE3获得的成效是非常有限的,QE2能够帮助我们稳定全球金融体系,但QE3之后,私营企业报表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负利率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让人们不那么理性。

他认为进一步宽松政策,长期看不利于金融市场发展。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连建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