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的“潜伏者”——“四先生”杨真卿

作者:刘璞

几年前曾经火爆一时的谍战剧《潜伏》,讲述了共产党员余则成潜伏在国民党内部,运筹帷幄展开革命斗争,最终取得革命胜利。余则成这样的“潜伏者”揭开了抗战脉络中的另外一条斗争线路,而我市也曾有过“余则成”一样的英雄人物,他就是杨真卿。

杨真卿,邯郸市邯山区工业园区堤南堡村人(原邯郸县代召乡堤南堡村人)。1887年生,名杨清翰,字真卿,家中排行老四,人称“四先生”。

他出生于一个地主家庭,毕业于保定法政学堂。民国时期被连选为三届直隶省议会议员,曾任易县、延庆县县长。1937年“七七”事变后,他辞职回家,被邯郸县抗日政府吸收为邯郸县战委会委员。邯郸县抗日县长马功岑、县委工委主席李著前等人曾说服动员,派遣他打入邯郸城伪商会任副会长,做敌后工作。1945年邯郸解放后,他被选为邯郸县商联会副主席。全国解放后,他被选为邯郸县人民代表、邯郸县人民委员会委员,并被聘请为省文史馆馆员。文革期间,在“四人帮”反革命的迫害下,他被诬陷为国民党员,于1968年8月18日被逼打致死,时年81岁。

杨真卿出任伪商会副会长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侵犯华北,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37年10月11日,日机轰炸邯郸,国民党军队弃城逃走。后来刘伯承、邓小平奉命率一二九师挺进太行山,进驻涉县。此时,杨真卿带领着全家也参加了抗日斗争。

1938年8月间,日寇在邯郸城里建立了伪商会,日寇找了杨真卿四次,要求杨真卿出任副会长,杨真卿执意不去,表示了他决不当汉奸的决心。马功岑同志闻讯后,与李著前、刘初民等人亲自登门动员他并劝说:“抗日有不同的战线,抗日县政府正需要有人打入敌人内部,开展敌后工作,这是一个万万不能失掉的机会”。杨真卿经过劝说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便欣然同意,上任伪商会副会长。

杨真卿在传送信息情报时,采用卷烟纸、五倍子药水的保密方法,曾受到三分区政治部主任王幼平的表扬。邯郸县抗日县政府还派张怀萱、卢文涛等同志打入敌人内部,在城里建立秘密的情报小组。这个小组在杨真卿的支持和配合下,在保护和营救我方抗日人员,搜集敌伪情报等方面,做了大量卓越的贡献,成为三分区一个很重要的情报站。

1938年10月,通过杨真卿联系,马功岑县长又同伪县长王曼卿秘密会谈,王曼卿为了表示不当汉奸,当场答应要教育他的部下不做坏事,并在工作上尽量给予支持。王曼卿还赠送给马功岑一把手枪,以示决心。这样一来,通过拉出来,打进去的方法,在敌人内部又开辟了一条秘密的对敌斗争战场。

1938年10月,驻邯郸的日伪军对邯郸县抗日根据地实施了第一次大扫荡。当时县政府和县大队驻在东扶任村,日军要扫荡,杨真卿知道后,派刘永锡送信,县政府马上转移到永年东大慈,使初期的邯郸县政府,免受了一次重大打击。

1938年底,杨真卿牵线,马功岑、李著前在春厂同伪县长王曼卿秘密会谈,并向王曼卿提出了四项条件:教育伪政人员不要苛刻黎民百姓;不破坏抗日活动,不提交抗日人员名单;给邯郸县政府提供伪县政府人员花名册;提供日军活动情况。马功岑对王曼卿说:“只要你四条做得好,对你不作汉奸看待。”王曼卿点头答应。后来,他没干多长时间,便辞职不干了。

杨真卿营救革命战士

1939年6月,邯郸县抗日人员卢文涛(县青委)。在邯郸县七方村做工作时,不慎被扫荡的日伪军警备队逮捕。那时正赶上河沙镇炮楼被邯郸抗日游击队打掉,并打死了七八个伪军,因此,敌人主张开追悼会,将卢文涛活祭河沙镇被杀的伪军。抗日县长马功岑写信给杨真卿、冀卓吾、李少安,让他们设法营救。经过杨、冀、李等人的活动,他们采用“暗中贿赂、公开说情”的办法,终于让卢文涛扣押两个月之后被释放。

1940年,邯郸县抗日县政府筹建党的外围组织:“星火社”,地点设在城隍庙,那里是秘密联络点。斗争开始后,星火社的成员便与伪商职学校的校长杨玉堂及伪教育科科长杨青连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迫使他们下台。这时,星火社人员也不断扩大,第二批参加星火社人员有王会民、李好岐、李玉堂等人,到1942年5月,社员便发展到49人。当时星火社与杨真卿联系十分紧密,许多人员得到杨真卿的帮助。他任伪商会副会长期间,也保护了许多革命同志。后来星火社的人员愈来愈多,范围发展到北至北平,南达武汉,故称为“平汉星火社”。

1941年春季,邯郸县抗日政府第一区区长张明祥在军师堡开展工作,有一特务通敌后,区长被包围,发生激战,张明祥受伤后被俘,敌人要杀害他,后经杨真卿、王沛然从中说情搭救,张明祥被送到“感化院”,扣押了一段时间放了出来。

1942年,三分区敌工干事和玉明投敌,给邯郸敌后工作造成很大损失,这时,有人害怕不干了,而杨真卿始终没有后退。有一次,三分区敌工干部丢掉了材料,上级连夜通知卢文涛改换了名字,卢当时化名徐之章,因卢外出未在机关,时间迫不及待。杨真卿接到通知后,他果断地把“徐之章”改为“余立”,这样避免了一场灾祸,挽救了卢文涛。杨真卿还在复杂残酷的斗争环境中,创用了中药“五倍子”煎水写信,保证了信件情报的机密。

杨真卿居于日军旅团司令部和伪道尹公署所在地邯郸,他利用其社会声誉,公开身份,从中

获取日伪的重要情报。他还同冀卓吾两次绘制邯郸城内外敌军布防图,配合我军顺利解放了邯郸城,他积极协助我党外围组织“星火社”开展工作,营救了许多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

1944年,星火社遭到敌人破坏,星火社人员遭到大逮捕,他通知傅士雅(打入伪警察第一中队的敌工人员)躲藏,可是未来得及逃走,被敌人抓住。这一次敌人的大逮捕行动,星火社人员被捕17人,除三人送北京、石家庄外,其余都被杨真卿保了出来。其中卢文涛,张益平、李志男曾几次被捕,都被营救出来,并安排在星火社。还有很多党员被敌人逮捕后,他也多方营救,大部分救了出来。总之,他任伪商会副会长期间,先后营救八路军地下党人员不下五六十次。

三次营救卢文涛

卢文涛是东耒马台人,1938年参加抗日,共产党员。他曾任邯郸县大队教育干事,县抗联青委负责人,邯郸城内敌工组组长(后任市委秘书、城关区区长、北京市铁路分局北京车辆段顾问。1939至1945年一直在邯郸工作)。他三次被捕,都是被杨真卿营救出来的。

1939年6月,卢文涛在七方村被扫荡的日军、伪警备队抓走。经杨真卿等人设法营救最终卢文涛被释放。

1942年4月。大特务朱建邦来到星火社,将卢文涛押送到陈窑陈韵之、乐运之那里。到那后,大特务李海峰也在,12月5日将卢文涛正式逮捕。在杨真卿的帮助下再次被释放。

1944年12月5日,卢文涛在苏曹被捕,这一次,星火社的成员吴密、张益平、李增祥也被捕,都被押往焦窑街的日本城防司令部里。十几天后,他们被押往石家庄1417部队的劳工所,后经多方营救,直到1945年才得到释放。其间也是杨真卿在周旋。

1945年10月5日,在庆祝邯郸解放时,在邯郸的一家饭店,邓小平、刘伯承还曾邀请杨真卿在一起吃饭。

铭记历史缅怀英雄

在杨真卿的影响下,他的家人也参加了抗日组织和邯郸星火社。杨真卿兄弟四人都参加了抗日战争,还为抗日县政府捐献了300块大洋。杨真卿的女儿杨淑英及侄子杨阴涛、堂孙杨玉澡、侄女婿刘永锡在他的带动下也纷纷参加了抗日战争,其间有四位亲人因此牺牲。

1979年12月25日,邯郸县革委会对杨真卿作出评论:杨真卿先生有民族气节,对革命忠诚,为人正直,对抗战及人民解放事业做出了一定贡献。晚年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热爱共产党,拥护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他不是国民党员,一切诬陷不实之词全部推倒,所有此类材料全部销毁,予以彻底平反昭雪,恢复杨真卿先生爱国民主人士名誉,为杨先生召开追悼会。

为了弘扬革命精神,2015年,张绍东和刘紫燕共同创作了《夜幕星火》小说并正式出版,书中歌颂记载了他们的英勇事迹。2017年,我与邯郸市党史研究室一起创作了26集电视连续剧《平汉星火社》(现改为40集《邯郸星火社》),把邯郸抗日战争的感人事迹记载了下来。

新时期要求文艺创作者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文艺工作者要努力创作出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民族的优秀作品,新邯山区的文化中心将展览杨真卿的事迹。让我们牢记使命,不忘初心,铭记历史,缅怀英雄。

来源:《邯郸晚报》新闻周刊

友好合作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