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点独家|YC将停止中国分支运营 陆奇团队独立打造新创投基金

YC中国创始人陆奇表示,自己已成立了新的基金,会进行全面本地化独立运营,这也是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而YC美国总部将停止中国分支的运营,YC中国这一品牌也将在近期停止使用。

【声明】本作品为《晚点LatePost》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房宫一柳 宋玮|文

宋玮|编辑

《晚点LatePost》独家获悉,全球知名创业投资及加速器Y Combinator(以下简称YC)将停止中国分支的运营,成立于2018年8月的YC中国这一品牌将在近期停止使用。YC中国创始人陆奇已成立新基金奇绩创坛(MiraclePlus),美元基金募资已基本完成,人民币基金还在进行。

一位接近YC的人士说,这一变化的背景是YC美国总部对全球战略的调整,考虑到全球局势,YC总部决定将战略重新聚焦硅谷,并把YC全球所有的创业营活动都回归并集中在美国运营。

就在上周,YC中国刚刚举行了第一届秋季创业营的Demo Day,22家创业公司入选,涵盖了包括人工智能、医疗、企业服务、农业等多个领域。这是YC中国的最后一届训练营,也是奇迹创坛的第一届训练营。

即将招生的2020年春季创业营,名字也从“YC中国加速器”改为“奇绩创坛加速器”(MiraclePlus)。该加速器专注技术创新,覆盖早期项目,除了偏重于种子轮投资的创业营产品之外,奇绩创坛还启动了全新的面向技术驱动型A轮公司的投资计划。

从1998年以一名普通工程师身份加入雅虎,到2018年以百度总裁的身份离开,陆奇在大公司当了20年职业经理人。过去,他象征着硅谷华人在跨国公司的身份天花板,他还一度象征着百度转型的希望,而今天,他可能更多代表着人工智能、创业创新。

奇绩创坛是陆奇第一个创业项目,也是他第一次真正建立属于自己的品牌。虽然这个选择是预期外、是提前到来的。

2018年7月陆奇加入YC前,他与前YC总裁Sam Altman达成的协议是:“建于中国(by China)、为了中国(for China)、属于中国(of China)”。但YC中国被两个环环相扣的因素突然打断。

大环境上,国际形势急剧变化;同时,2019年5月,YC总裁变动,Sam Altman退任,Geoff Ralston升任。后者在对待扩张和中国市场都相对保守。

“YC现在的负责人针对这个大环境做了他认为是最理性、最好的判断。”陆奇告诉《晚点LatePost》。

从今年6月开始,陆奇就在准备新基金的募资,但募资难度比他想象中大。原来YC中国的募资相对容易,相当于是一家已经有15年历史的成功基金开了一个新的分支,而且是Sam Altman在主力募集。

“现在自己募资说实话真的有难度,比我想象的时间要长。”陆奇说,“但我也学了很多很多,踩坑没关系,只要有价值,学到多就可以。”——这又是典型的陆奇式成长思路。

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双浪叠加的创业红利期已经过去,下一代是技术驱动的,融合技术、产品、商业化等多种能力的创业模式。

陆奇说,他能提供给创业者其他基金无法提供的价值是,真正手把手,像一个Co-founder一样在早期帮助这些创业公司。

对于创业营的学员来说,陆奇可以给他们战略、技术、管理上等方方面面的指导和帮助,但或许最值得中国创业者学习的,是陆奇身上数十年如一日的兢兢业业、取人以身的学习态度。

在今年4月和11月,《晚点LatePost》两次独家采访了陆奇,这是陆奇有史以来接受的最长时间的媒体采访。以下为对话的节选,完整对话内容将在最近几天与大家见面。

《晚点LatePost》:新基金筹备了多久?为什么YC撤回中国分支了,你还愿意继续做?

陆奇:筹备了6个月时间,我们把YC模式最核心的东西充分本地化了。

今天的国际环境下,不同企业都要对新的环境做出调整。今天YC美国做的决定是,基本上所有项目所有决策只能在美国完成。

但“建于中国,属于中国,为中国”是我的初心,也是我来YC对Sam说的前提条件。所以我们这个团队必须要能够控制自己的命运,从资本来源、商业实体、团队操作、投资决策上,都要能做主。

我们必须独立,才能更好完成我们的核心目标——参与建立一个更繁荣、更坚实、更技术驱动的创业生态。宏观上,我们认为这是中国国民经济长期发展自然产生的机会。这是每个人的机会,也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所以我会在加速器的事业上投入15年时间。

《晚点LatePost》:你在最初和Sam Altman谈的时候,有预料到今天的困难吗?

陆奇:虽然领导层理念一致,但一旦落地,在PR、产品等各方面的沟通上,会产生理念不一致的地方。从效果、速度、本地化上来说,独立一定是更好的选择。

《晚点LatePost》:价值观冲突最大的地方是什么?是新的CEO不认可这些理念吗?

陆奇:我举个例子吧,YC美国曾经帮我介绍了一个国际主流媒体的记者,他问我,为什么去中国做YC?中国怎么可能有创新?

这是一种对中国创新的误解。我和Geoff沟通了很多次,我们也是很多年的朋友。我个人相信全球化,我个人相信人类之间的友谊和沟通。我个人看好中国的创新生态。哪里有最大的创新机会我就会去哪里。但他要从公司角度来考量问题,考虑它在美国的媒体环境和YC的社区,可能会面临什么风险。最终,这是一个双向选择。

《晚点LatePost》:一些创业者认为是什么品牌没关系,只要有陆奇就行了。你认为你能提供给创业者哪些别人所不能提供的价值?

陆奇:我们给这些创业者做的,本质上是跟做博士论文导师工作是一致的。博士论文,是要独立解决一个没有被解决过的问题。导师是手把手教你,导师跟你利益是绑定的。我们的团队就是联合创始人,必须是做过产品、技术、销售、运营、增长,什么都能做。我们提供的价值今天在中国的早期创业生态是不存在的。

《晚点LatePost》:从百度到YC中国,你这两次职业选择,或提前结束或遇到意外,其中有什么共同的原因吗?

陆奇:这倒没有。我们没有能力去预想到一些意外,而且它们往往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外,我只能尽可能去适应新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