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大教授何帆:“小趋势”为中国城市更新带来新的启发

“我们总是说年轻人讨厌科层制、讨厌KPI考核、讨厌打卡、讨厌工作时间很长、讨厌上夜班。那你到饭圈里面去看看,饭圈里面有严格的科层制、严格的KPI考核、饭圈里面天天要打卡,还没有人发工资,都是上的夜班。

为什么马云让他干他就不愿意干,他自己干他就这么来劲了?我们原来一直在讲年轻人变得又懒又不努力工作,变得特别容易冲动,但是我们忘了只是因为年轻人他的想法跟我们不一样。”

在今天下午(11月21日)举行的2019中国城市更新论坛上,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帆的发言,让下午的论坛泛起阵阵掌声和轻松的笑声。在《变革中全球化与中国经济的未来》中,何帆用系列通俗易通的案例解读,在面向未来的城市创新中,如何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的变化,为城市更新带来新的启发。

图: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帆

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的变化

“我最近在朋友圈里面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拉黑原来的朋友,一看我朋友圈还有这样的人,拉黑他。”

为什么要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的变化,何帆认为,第一个原因是宏大叙事已经结束了,小趋势的感染力会在上升。同时,小圈子社会正在呈现。

“我们以为互联网时代到来以后我们能够充分得到各方面的信息。结果你会发现,我们越活越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面。我们会使得自己的朋友圈里面留下来的人都是和自己的三观一样的人,我们以为我们看到的是整个世界。但实际上,我们只是一滴水。所以这是我们为什么要跳出自己的小圈子去看别人的小趋势。”

从小趋势观察中国经济的变化的第三个原因,是新一代的年轻人正在崛起。

“我们原来讲代沟讲的是60后、70后、80后,其实从60后到80后的变化都不大,我们都是经历了高速经济增长的一代。”何帆认为,“从90后尤其95后到00后跟我们想的很不一样,所以新一代的年轻人,他的世界观、很多看法会跟我们不一样。”

怎么样去寻找“小趋势”?

何帆总结:第一,在底层寻找小趋势; 第二,在边缘地带寻找小趋势;第三,在年轻人中寻找小趋势。

图: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何帆

“小镇的潜力被大家忽视了”

“中国小镇的潜力被大家忽视了。一方面在中国的很多小镇里面蕴藏着巨大的生产能力,很多小镇很可能是某一个产品在全国的冠军甚至全世界的冠军。另外一方面,我们在很多小镇里面蕴藏着巨大的消费潜力。”

何帆认为,小镇的发展潜力,为城市更新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商机。

“人民群众已经不满足于消费50份不及格的产品。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去消费90份的奢侈品,但是人民群众强调要求消费80份的产品,这个时候如果谁能够满足他们的需要,把中国巨大的生产能力和消费能力用在小镇一级对接上是巨大的商机,这个商机等着有心人去发现。”

“在边缘地带寻找更多应用场景”

“当你进入农业之后才发现,农业的应用场景是如此广阔。”何帆在发言中提到,传统认知中以为农民在接受高科技的时候总是要落后的,但其实他发现在边缘地带最容易找到技术应用的场景,关键在于要提供一个对用户友好的界面。“只要你能够提供一个对用户友好的界面,你就会得到很多很多的创新机会,这个创新归根到底其实就是混搭。”

什么叫混搭?何帆说,就是把已经存在的东西用别人没有想到的方式组合起来,这也正是城市更新最“在行”的领域,“我们做的东西就是混搭,如何能够在边缘地带寻找到更多的应用场景,这才是我们能够获得更多机会的窍门。”

“到年轻人里去寻找变化”

“我们这一代人的动力叫贫穷动力,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没有生存压力了,他们的动力叫’嗨动力’,’嗨动力’就是我要觉得’嗨’我就干,我要觉得不’嗨’我就不干。”

在调研中何帆发现,“年轻人的行动能力其实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这些都是十几岁二十岁的男孩女孩,没有什么社会经验,但是行动起来速度非常地快,搞一个全国粉丝会和各地的分会,组织非常严密,瞬间就能够调集起来力量。”

何帆的第三个观点是,到年轻人里去寻找小趋势变化,未来的小趋势往往是出现在年轻人中。

”我们会看到,在底层会涌现出来很多自下而上的创新;我们会看到,在边缘地带如果你善于混搭,就会找到很多创新的机会;我们会想到,如果你更好地能够理解下一代的崛起,那你很可能无论从企业的组织形态,还是到我们未来的消费模式、社会组织都会出现很多的变化,这是我们在今年看到的三个小趋势。”何帆总结。

南都记者: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