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王退市风波落定 港交所:11月25日取消富贵鸟上市地位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21日电 一代“鞋王”富贵鸟的上市路终于走到尽头。港交所21公告称,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对富贵鸟的上市地位予以取消。

港交所公告显示,早在2019年8月9日,上市委员会就已决定取消富贵鸟在港交所的上市地位,富贵鸟在8月20日寻求复核上市委员会的裁决。上市覆核委员会于2019年11月18日维持上市委员会的决定,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按此,港交所将于2019年11月25日上午9时起取消富贵鸟的上市地位。

来源:港交所官网

上市6年停牌3年

资料显示,富贵鸟成立于1995年,主要从事男女皮鞋、男士商务休闲装及皮具等相关配饰的研发、生产及销售。1998年-2012年期间,富贵鸟曾荣获“首届中国鞋王”“中国真皮鞋王”等称号。

2013年12月20日,富贵鸟赴港上市,迎来发展的高光时刻。不过,一路攀升的业绩并未持续多久,公司发展很快出现转折。

2014年,富贵鸟营收净利均达到上市以来最高点。此后,公司业绩直线下滑。2014年至2017年,富贵鸟的营收从23.23亿元下滑至4.08亿元,净利润也转向亏损,由盈利4.51亿元变为亏损1088.73万元。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随着业绩下滑,富贵鸟的债务也在增加,2014年-2016年,富贵鸟的资产负债率一路飙升,分别达到29.56%、45.18%、56.78%。到了2016年,富贵鸟的零售门店也大幅削减,3000家门店的盛景不复存在。

尽管2015年富贵鸟也曾尝试通过多元化转型来摆脱业绩困局,先后投资P2P平台共赢社、理财平台叮咚钱包等公司,但这并未给富贵鸟的债务压力带来转机。

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宣布停牌,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不过,这一停就停了三年。

巨债压顶,公司破产

在停牌前一年开始尝试的金融之路,或许也是压垮富贵鸟的其中一棵稻草。

2017年4月,共赢社在发布最后一次还款公告后再无消息,而叮咚钱包也在2019年8月22日被厦门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财经评论员万喆曾在央视财经栏目上指出:“富贵鸟的经历当中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把资产泡沫当机会并投身其中,等泡沫退去就会发现已身无一物,它投P2P企业的时候,可能觉得收益比较高,实际上是非常盲目的。”

同在2017年,富贵鸟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去世。而令人诧异的是,当年12月,其子女在法院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这一行为引发外界对富贵鸟财务和经营状况的诸多猜测。此后,富贵鸟的债务危机开始隐现。

2017年11月,福建晋江福兴拉链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要求其支付货款5.67万元;同年12月,佛山市南海匠新鞋业有限公司起诉富贵鸟,要求其清偿货款56.81万元及利息。

此后,富贵鸟的窘境进一步显露。

2018年2月,作为债权受托管理人的国泰君安发布公告称,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截至2018年2月28日,富贵鸟资金拆借金额合计至少42.29亿元;发行人至少存在49.09亿元资产金额可能无法收回。截至2017年12月31日,发行人可动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动资金不足1亿元。

据中新经纬客户端此前报道,面对高额的债务,富贵鸟已经先后向债权人提供了两份重整计划草案,但均未获得通过。

2019年8月26日,富贵鸟发布公告称,于2019年8月24日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告及泉州中院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的申请并终止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告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破产。

就在破产公告前不到一周的时候,富贵鸟还在为避免退市做最后挣扎,寻求覆核港交所的退市裁决。不过,港交所依旧维持此前决定,取消富贵鸟上市地位。港交所表示,已要求富贵鸟刊发公告,交代其上市地位被取消一事。港交所建议,富贵鸟股东如对除牌的影响有任何疑问,应征询适当的专业意见。(中新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