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割肉离场,大股东被动减持,红太阳净利连续跳水

富凯摘要:中报净利下跌35%,三季报下跌48%,知名私募慌了神。

作者|欧文

近日,红太阳控股股东南京第一农药集团(下简称南一农集团)宣告,拟与第三方商谈筹划转让部分股权,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实现共赢。然而这一消息没能够挽救其一路下滑的股价,反而迎来六年以来股价的历史新低。与此同时,南一农集团股份也遭遇被动减持并有可能再次被动减持。

据富凯财经观察,红太阳股价进入明显下行通道始于今年9月中下旬,彼时刚刚传出3月份新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准备转让大部分股权的消息。随后一个多月时间,该战投便完成减持计划套现1.7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控股股东还完成了一次减持操作。减持375万股,减持均价为10.17元/股。而截至今日收盘,红太阳股价已下跌至8.26元。

私募大佬“亏本割肉”,控股股东连番减持

3月3日,红太阳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以4.4亿元交易作价引入战投方南京瑞森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瑞森投资),本次转让作价14.8元/股。交易完成之后,后者持股比例超过5%,控股股东持股比例降为46.58%。

尽管瑞森投资并不出名,但其背后股东大有来头,分别是张建斌和江苏瑞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早年间,张建斌炒股便以凌厉手段成名,转战股权投资,一度成为著名的“定增王”。

不过此次这名“定增王”或许要铩羽而归。在举牌红太阳刚满半年,瑞森投资便发布了减持计划。公告显示,瑞森投资在9月20日到10月24日,共进行7次大宗交易和4次集中竞价减持累计减持红太阳股份1742.3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99988%,转让价为1.77亿元,相较买入价2.58亿元亏损超8000万元。

公告显示,瑞森投资减持的价格最高一次为11.23元,最低仅为9.5元,而接盘时的价格为14.8元。

不过减持的并非仅上述引进的战略投资者。南一农集团也主动或被动进行了减持。9月26日,南一农集团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375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0.65%。11月13日,招商证券对南一农质押的公司58万股进行了违约处置。至此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公司2.66亿股,占公司总股份的45.84%。不过,南一农集团截至11月19日累计质押公司股份2.44亿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1.52%。

南一农集团表示,前期质押的部分股份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可能存在被实施违约处置而导致被动减持公司部分股份的情形。目前,南一农集团仍在积极与质权人和相关方进行沟通,尽力避免或降低不利影响,妥善解决相关问题。

业绩持续下滑,负债结构畸形

瑞森投资在入场半年后开始逐步退出,或许并非偶然。从2019年开始,红太阳营业收入、净利润双双进入下跌通道。

8月27日公布的中报显示,其营业收入25.7亿元,同比下降7.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0亿元,同比下降35.15%。随后,瑞森投资便公布了减持计划。

而这一跌势在三季度非但没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据10月31日最新公布的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营业收入41.1亿元,同比下降3.5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1亿元,同比下降48.02%。

实际上,红太阳近几年业绩可谓起起伏伏。在经历连续两年净利润大幅下滑后,2017年净利润暴增4.5倍,位列当年上市公司净利润百强。而在去年公司净利润又陷入下滑,跌幅为10.81%。同时,南一农集团还将全资孙公司重庆中邦科技以溢价6倍的价格卖给红太阳。

不仅业绩下滑,红太阳的债务结构略显畸形。据三季报显示,红太阳的短期借款余额高达47.76亿元,长期借款余额为4.12亿元,而其账面上货币资金为22.64亿元。

在这些债务中,近期有两笔借款因产生纠纷已经与银行“对簿公堂”。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徽商银行南京分行及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先后向红太阳提起诉讼。2019年11月6日,红太阳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此外,公司近期终止了公开发行不超过18亿元的可转债募资,转而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不超过15.8亿元,投资于年产2万吨草铵膦项目、年产1万吨咪鲜胺项目。

免责声明

富凯财经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投资风险自担

本文由富凯财经原创,转载联系后台,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