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3个细节,让你秒懂古代园林的魅力!

“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园林,是人世间的仙境。

古老的年月里,人们相信在高山之巅或是汪洋尽头,有着神通广大的仙人,居住在秀美脱俗的仙境,那里有金玉的楼台和无穷的享乐,远离生老病死的痛苦。

于是,渴望长生不老的皇帝们,开始用各种方式寻仙。

仙人的踪迹,自然是在仙境里。

可是,仙境在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洛神赋图》

徐福渡海后音讯全无,秦始皇始终没等到他回来。

汉武帝换了个思路,他修建许多模拟仙境的花园,如太液池和上林苑,这里有与神仙沟通的楼台、象征蓬莱的山峰和岛屿。

他希望以此吸引神仙下凡,顺便赐他一些延年益寿的仙丹。

可惜,神仙从未降临人间的花园,更没有实现汉武帝的心愿。

长生不老的梦想虽然天真荒诞,但是在人间实现仙境的追求,却流传千年,长存于园林的山峰岛屿、亭台楼阁之间。

中国人对向往生活的那一点念想,都藏在“园林”二字里。

无论身家贫富,也无论阶级贵贱,都希望拥有独属于自己的一方仙境,紧握独属于自己那或大或小的幸福。

园林,不光是时代象征,也是艺术作品,还是生活方式。

跨越世事变迁,时光浩然,遗世独立存留至今,园林究竟有怎样的魅力呢?

预:预知需求,预见初心

东方园林在最初,是一个又高又远的存在,只有帝王才能拥有,比如开头提到的修仙,都是帝王专属属性。

帝王就像是一个简单粗暴的甲方,对园林就一个要求:“大”

比如在商周时期,当时还不叫园林,叫“囿”,主要功能就是猎场。

“大”是为了能够圈住更多的自然美景,帝王在打猎的时候奔跑能更带感,所以也叫游囿。

到了汉代,帝王甲方的需求多了一些,除了足够“大”,还要有实在的用途。

这时候的园林进化了,被称为“苑”,主要功能是“帝王后花园”。

他们在“囿”的基础上,修建了一些宫殿,方便帝王处理朝政,比如汉高祖的未央宫,汉文帝的思贤园等。

历史上最大的一座皇家园林,当属汉武帝的上林苑

上林苑周长340平方公里,里面有离宫70所,据司马相如的《上林赋》记载:

“沣镐涝潏,纡馀委蛇,经营乎其内。荡荡乎八川,分流相背而异态。”

上林苑是依据水系划定范围的,还修建了许多池沼,大名鼎鼎的太液池就在其中,因为整座苑中保留了八条河,也被后人称为“八水绕长安”,足见规模之大。

仇英 《上林图》(局部)

这座园林不仅地域广阔,功能更是多种多样。

这座园林功能多到什么程度?

里面有果园、蔬圃、养鱼场、牲畜圈,专门给宫廷提供食材;

同时还具备狩猎、通神、求仙、生产、游憩、居住、娱乐,以及军事训练基地的功能。

西汉时,皇家园林的建设已开始考虑人工理水,一个能利用调节水量并能控制水量的水库系统产生了。

这是个开创性的发展,之后历代都城都会考虑把皇家园林用水与城市供水结合起来,这也是一个重大的进步。

最初的园林很朴素,主要从实用的角度出发。所以,古代园林在早期的关键词叫“实用主义”(在那个时代求仙也是正事)。

@图片来自网络

魏晋南北朝时期,受战乱的影响,当时的思想、文化、艺术上有了重大变化,人文主义的盛行,让园林的“求仙”功能被大大削减,人们开始关注“人”本身,纷纷“寄情山水以托志”,想要通过改变环境来实现理想。

古代园林第一次有了人情味,成为文人抒怀咏志的寄托。

这时候的园林主要功能开始从实用主义转向人文主义,园林的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从宫苑园林到田园园林的转变。

这个时候的田园园林,关键词是“纯美”

纯 :纯粹美感的极致之作

当园林不再是皇家专属,随着诗歌和山水画的盛行,文人画师加入到了园林的设计中,人们开始在园林的细节上追求极致美感。

比如富有装饰性的屋顶备受园林爱好者的青睐。

屋顶,是中国古建筑的精华所在。

除了遮风挡雨的作用之外,从梁架到瓦片,都被匠师赋予更多涵义。

《诗经》里有“作庙翼翼”之句,诉说的是属于这片土地的骄傲。

@图片来自网络

古代匠师运用木结构的特点,创造了屋顶举折,屋面起翘、出翘,形成如鸟翼伸展的檐角和屋顶各部分柔和优美的曲线。

同时,屋脊的脊端都加上雕饰,就连檐口的瓦也有装饰效果,比如宋代时期的琉璃瓦,为屋顶赋予了色彩美感。

@图片来自网络

众多的屋顶组合而成的各种具有艺术效果的复杂形体,使中国古代建筑在运用屋顶形式创造建筑的艺术形象方面取得了丰富的经验,成为中国古代建筑重要的特征之一。

第二个精致的美感设计就是园林之窗了。

“两半之和妙琴琵,对立互掺似博奕”。

中国古园林妙就妙在只是半类型,多附于各类建筑,与另一半主要功能区合而为一,系统优化。

@图片来自网络

据周维权编著的《中国古典园林史》记载:

私家园林绝大多数为宅园,且依附于住宅;苏州中小型园多位于住宅的东或西侧,“皆环绕着书房或客厅布置”,大型的多位于在后,而且结合颇好,不可孤立言之,从功能的有机结合、总体空间结构的相融,来认识圆宅中双重生活统一的关系。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古建筑两半合一的结构就似琴琵夫妇和阴阳八卦乃至万物,其半为园,独树一帜,生机盎然。

妙:空间感的魅力

在禅宗思想影响下,东方园林有着独特的开放与封闭、通透与遮蔽的玄妙空间。

中国古代园林中,有山有水,有堂、廊、亭、榭、楼、台、阁、馆、斋、舫、墙等建筑。

人工的山,石纹、石洞、石阶、石峰等都显示自然的美色。

人工的水,岸边曲折自如,水中波纹层层递进,也都显示自然的风光。

比如苏州留园,由于地域限制,狭窄的入口内,两道高墙之间是长达50余米的曲折走道,让湖光山色若隐若现,之后才是明亮的园林,可谓欲扬先抑,极具妙趣。

苏州留园

东方园林大量运用天然材质,细腻组合空间中所有元素细节并巧妙借助自然的美景,来赋予人与场所生命。

比如枯山水的景观,使用一些如常绿树、苔藓、沙、砾石等静止、不变的元素,营造枯山水庭园,园内几乎不使用任何开花植物,以期达到自我修行的目的。

枯山水,图片来自@最陶瓷

缘侧的庭院设计,也颇有玄妙空间的意味。

缘侧

这是一个具有特定属性的场所,它与人们的一切愉悦活动相关联,也是人们发生各种行为的原有生活区域的空间的延伸。

缘侧,图片来自@匙叉旅行指南

总而言之,东方园林的美,能够在历史上保留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因为——

东方园林融合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时间与时空、传统与当代、设计与艺术的联结。

能够带给我们独具特色的东方韵味、富有内涵、神秘莫测的感官体验的,不仅仅是东方园林,还有11月在广州文立方M3艺空间举办的——

2019年“天工开物·预见生活之美”匠心展

2019年“天工开物·预见生活之美”匠心展由现代传播旗下的《周末画报》主办,雷克萨斯连续四年独家赞助。四年来,他们带着“传播匠人精神,传承生活之美,成就未来创新”的共同使命,走访了北京、上海、成都、深圳、广州五座城市,邀请了近50多位设计师和艺术家参展。

本次展览将围绕着“预见生活之美”主题展开,援引了雷克萨斯L-finesse设计美学概念中的三个要素“预”“纯”“妙”作为三个展览篇章的名称。

点击视频,了解“天工开物·预见生活之美”匠心展

展览以“预”为开篇,“预”所代表的预见性和前瞻性是——设计不是一成不变的。

第一单元以90年代的岭南家庭场景为起点,与新时代的生活产物在同一个生活空间内共存。

这种看似违和的重构,实际却是当时科技与设计引领人们生活方式变革的真实写照。在时代记忆和情感线索中,未曾改变的是人们对更加便利、更加美好的生活的向往。

这也正印证了雷克萨斯自90年代创立之初,便预见到人们对于未来移动出行更丰富的感官需求,在本篇章的珍贵资料中,将看到雷克萨斯自创立以来30周年的发展历程和设计理念,并配合VR体验,展现品牌的重要里程碑时刻。

好的生活要的不是更多,而是更美。

第二单元“纯”的空间内,以“丝线”为空间元素,创造出富有极简主义的沉浸式场景,艺术家们通过对传统元素进行解构、重组,聚焦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与日常材料的创新运用,在美学和匠艺中不断探索与创新,还原简单而原始的纯粹力量,为平凡之物赋予非凡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