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这位“明朝天下第一清官”怎么在官场上行走?

明成化年间,有一人被称为“明朝天下第一清官”。“清”到何种程度,一件小事,就知道他是何等嫉恶如仇。他被任命为湖广按察使,初到任所,先不办公,而是让人去打水,打来上百桶的水,把整个厅堂都认真冲洗一遍后,再视事问政。别人问他为什么有这样的“癖好”,他说他最鄙视的就是贪官污吏,冲洗一下可以清除污秽。

听起来,做得似乎也有点过,但绝不是作秀,这位被后人敬仰的一代名臣确实洁身自好,一尘不染。他大道直行,只承认一个“理”字,就是朝廷里炙手可热的大太监汪直也不得不敬他三分。

此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杨继宗,山西阳城匠礼村人。他是天顺元年中的进士,后为官于成化、弘治三朝。当时的官场已经远不如明初严明,官吏贪黩渐成风气。

杨继宗自进入官场开始,就恪守一个“廉”字,一身正气,一些宵小之辈在他面前根本不敢造次。

他在嘉兴当知府的时候,有经过的太监,杨继宗只是礼节性地送给他们一些菱角、芡实和历书。也有胆大的太监索要钱财,杨继宗就发出公牒让衙役把库里的金银扛来,说:“钱多的是,都在这里,立个字据就行。”太监惊得目瞪口呆。

后来,有个御史名叫孔儒,此人办案手段比较酷烈,甚至有老人被他鞭挞而死。杨继宗对他的做法很不认同,冲突难免。孔儒也不吃他那一套,还想伺机撕下杨继宗的清官面具。临行前,孔儒突然闯进了杨断宗的内衙,打开他的箱筐一件件察看,可他看到的只是杨继宗的几件旧衣服而已。

不仅是不买你孔儒的面子,就是大太监汪直,杨继宗也敢给他吃闭门羹。

汪直当时的权势如日中天,多少官员拜倒在他的膝前。京师有歌谣唱及此事:“都宪叩头如捣蒜,侍郎扯腿似烧葱。”

杨继宗有次进京入觐,汪直听说了,倒反过来想去会会他,可想不到但他眼里这么个四品小官杨继宗,却不给面子,他表示根据大明律例,不能相见。

这位清官行事果然不同凡俗,虽然折了面子,但汪直还是很有心胸的。后来有一次明宪宗问他:“依你来看,我们这满朝的官员里哪个最清廉?”汪直就回答说:“天下不爱钱者,惟杨继宗一人耳。”

《明史》记载,汪直的这句话,后来还无意中帮了杨继宗的忙。那是他当了浙江按察使的时候,几次得罪中官张庆。张庆有个哥哥张敏在司礼监,没少在宪宗面前说杨继宗的坏话。有一次宪宗反问了一句:“得非不私一钱之杨继宗乎?”张敏吓得赶紧给张庆写信说:“善遇之,上已知其人矣。”

杨继宗当都御史时母亲去世,他归乡丁忧。大太监汪直路过山西,前来吊唁。当时杨继宗身着麻衣住在母亲的坟旁,汪直步行到坟前行礼,拜起后两人有一番交锋。

汪直果然非常跋扈,他竟然用手捋着杨继宗的胡须说:“比闻杨继宗名,今貌乃尔。”意思是说,你杨继宗的大名确实是如雷贯耳,今天一见,长得也不过如此。杨继宗话说得也非常难听:“继宗貌陋,但亏体辱亲,未之敢也。”意思是我虽然长得丑,但是毁伤身体这种有辱祖宗的事,我是不敢干的!

骂人不揭短,这话可是像刀子一样扎向了汪直,汪直接不住,但他也没有发怒,只能黯然转身而去。

人常说,清官多酷,杨继宗清,但并不算酷,他走得正,正能压邪,他并没有被排挤打压,甚至汪直也没有找他的后账,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

1488年,63岁的杨继宗去世。天启年间,封谥号“贞肃公”。现在的阳城匠礼村存有杨氏宗祠,内有一匾,上写着宪宗皇帝“赐”的四个字:“不私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