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一百位女孩回家》是一场人生实验,不单单是一档节目

传媒内参导读:做到第三季的《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做了一定的内在迭代和创新,更加凸显女性本身的力量和真实感,不管她们在何种生活状态和人生阶段,都能展现出自我的光芒,用适合自己的方式生活就是爱自己的一种表现。

来源:传媒内参—主编温静

文/林夕

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当下的竞争环境更显残酷和无奈。以节目创新为例,几乎达成了默契般的认可,就是这一季节目一定得比上一季节目做出更多明显且新鲜的改变,否则就会难以满足观众日益挑剔的眼光,而这无形中支配着创作者们负重而行,甚至处于一种为创新而创新的尴尬境遇。

这其中也有特立独行的人,都市女性情感观察真人秀《送一百位女孩回家》观察者丁丁张就是其中一位,在整个专访过程中,他输出了不少有关节目创新和洞察人心的有效方法论。

在他看来,“一个节目更应该学会如何‘守’。如果变得太快了,容易变味儿。所以,在做第三季节目的时候,我主张的是回到初心,保持最初的坚定和好奇心,不能因为节目期数的增加,产生倦怠。在大家都变的时代里,守住我们坚持不变的东西,也是一种突破。”

但如果细心观察,做到第三季的《送一百位女孩回家》也做了一定的内在迭代和创新,更加凸显女性本身的力量和真实感,不管她们在何种生活状态和人生阶段,都能展现出自我的光芒,用适合自己的方式生活就是爱自己的一种表现,“我们更希望能找到真实的部分,所以尽力要求整个呈现上有更多真实的东西。”

去符号化和偏见性

最大程度上还原女性真实的生存状态

其实,个体孤立的存在往往并不深刻,当其和社会发生了某种关联,在其身上展示或揭示出某些共通性,才会成就深刻的内容创作或表达。

2018年3月27日,《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一季节目首播,以其独特的视角、对话方式、观点分享,即刻收获了不少关注和好评。但实际上,这其实是由一场实验衍生而来的,2016年12月,青年作家丁丁张进行了一次视频实验,他送下班很晚的女同事回家,在这个过程中,丁丁张发现和认识了不一样的女同事,同时也激发了他去探寻不同女孩在大都市的真实生存现状。

“女性在面对世界、情感、人生的时候,她们有独特的处理方式,更细腻敏感,但也有坚韧的一面,情感表达比较丰富,所以最终锁定了女孩子们,记录这个时代中她们的细弱和光芒。”丁丁张如是说。

基于此,这档节目天然地去“综艺化”和“设计感”,而是带有浓厚的社会实验性和纪实感。虽然这档节目是以丁丁张为观察者,甚至都略带有一些他的个人化风格的展示,但其本质上是去符号化和偏见性,独立观察者带着探究未知的目标去建立一种内容、观点与受众之间的关系或连接,让受众在节目观察和记录的动态过程中去找到内在价值的共鸣感。

“我从来不认为,这是一个展示我的舞台。在我心里,一直把自己当作是一位记录者、目击者、观察者,甚至是一个提问题的人,一个可以认真倾听的倾听者。其实做到这些,我已完成了我的‘人设’部分,至于我是怎么想的,是否需要反对,如何真正思考,都不那么重要。”

所以你会发现,在这档节目中的女性受访人,往往会呈现出“意外”却真实的表达或回应,因为在相对熟悉的对话场景中,以及观察者的独立客观的态度下,使得嘉宾们尽可能地展示真实的自己和感受,所以你会从这些嘉宾身上仿佛看到自己的影子或经历:

从小因为身高较高而内心自卑,超级模特何穗也在完成跟自己的和解;90后综艺剪辑师的北漂时差生活,以及过于真实的发际线后移;《奇葩说》选手刘思达回应节目中表白的原委,以及网络暴力带给自己的内心伤害;喜欢吃辣条和抓娃娃的小女生杨超越,内心也想着买房这样的人生大事等等;原本可以靠颜值的朱芊佩,却选择了搬运这份工作,因为在她眼中,这份工作踏实且更有成就感。

四十位女性独特样本

折射出她们的人生百态和万种可能

“三季节目,采访了三十六位女生,再加上两期特别节目,一共四十位女生。最后一期录制时,我跟导演说,从一数到四十都需要很长时间啊。当时,我觉得送一百位女孩回家其实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现在已接近半数了。”丁丁张感慨着。

连续推出三季,这场观察都市女孩们的“人生实验”还在继续,也为大众提供了更多的样本和情感共鸣。在她们身上,既有对既往事实的描述,也包含对当下生活的看法,甚至是对未来发展的期待,一个个独特又具体的个例,背后却折射出都市女性的人生百态和万种可能,即使我们并不知道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但至少可以在当下做好权衡利弊,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女音乐人金玟岐,当被问及平时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哪里,她的回答居然是菜市场,并说菜市场能给人一种幸福的感觉。这个时候的她,不是文艺范的创作才女,心中只有对平淡幸福生活的向往感。

90后CEO张沫凡被评为2017年最具商业价值红人,当被问及如果结婚的话会不会做婚前财产公证,她毫不含糊地答道:当然会啊,先小人后君子,这对我是一种自我保护,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保障。

光环和颜值加身的迪丽热巴,背后也有很多的辛酸和泪水。而她分享了一个真实且正能量的爬山经历,当她累到走不动的时候,遇到一位老爷爷,对她说了一番话“人生就是这样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吧。”来自陌生人的温暖和智慧,也让她多了一份前进动力,不只爬到了山顶,也为其人生道路指明了一种方向。

北漂喜剧演员金靖,表面上看起来轻松自在,实则紧张害怕,她总是依托于内心安全范围来进行有装饰的坦诚,但最后也会在山顶对好友刘胜瑛喊出稍显“愧疚”的真心话。

包文婧坦诚面对自己是包贝尔老婆和包饺子妈妈的这个身份,并且知足常乐,觉得当下很幸福,那种活得“通透”的真实感觉,看到了乐观的她的强大内心。

不可否认,这其实也是一个互相成就和学习的过程。当丁丁张在与嘉宾们平等对话的过程中,他倾听和说出自己的疑惑,嘉宾们的反映和答案也在不断地扩宽他的认知和情感疆界,这反而成就了彼此,自然也是评判一档好节目底色如何的重要维度。

“爱自己,很好”

潜移默化地传递正能量和真善美

“我希望女生有一个鲜明的生存状态,未必是发生了什么,而是一个阶段之后,值得思考,停留和重新梳理的生存状态。”

实际上,国内观众的审美标准和思考能力正在不断地进步,而他们对节目的判断标准也更加多元和立体,但能够真正契合或击中他们柔软内心的内容作品,或许才是他们从心底认可的好内容。

假设一下,当抛开“炫技”的层面,作为内容人,最想留下的东西是什么?大抵是一种初心情怀,进一步说就是一种对内心情感的关照,也是一种正能量价值的传递。正如《送一百位女孩回家》每期节目固定的一个稍显仪式感的环节,丁丁张会让嘉宾们写下对未来十年后自己想说的话,并亲自读出来,在一定程度上,这其实巧妙地呼应和契合着贯穿三季节目的slogan,“爱自己,很好。”

对此,丁丁张认为,“未来的我是怎样的,这个问题其实每个人都问过自己,但写下来是个整理这些思绪的过程,很多嘉宾写的时候不觉得,但读出来的时候感慨万千,回归到了一个普通人的状态,这些时刻让人心动。愿望不一定是用来实现的,愿望在许下的那一刻,其实已经实现了一部分。”最后,希望这档有温度和态度的节目可以一直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