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5G大会中国释放开放信号:单边贸易保护主义不可为

“从标准历程看,3G时代全球有3个标准,4G时代有2个标准。进入5G时代,在第三代合作伙伴计划3GPP总体框架下,各国电信运营、设备制造企业和研究机构共同努力,推动形成了全球统一的5G国际标准。成果来之不易,需加倍珍惜。”11月21日,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在首届世界5G大会上如是表示。

当前,全球5G正在进入商用部署的关键期。在技术试验阶段,不仅仅是华为、中兴通讯这样的中国公司,还有包括诺基亚、爱立信、高通、英特尔等多家国外企业都已深度参与我国的5G基础网络建设当中。

苗圩表示,目前开放合作仍然是推动移动通信发展的全球共识。搞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有违经济全球化之潮流,既不利于世界各国人民早日享受5G发展成果,也不会为大多数国家所接受。中国政府高度重视5G网络安全,始终坚持扩大开放,欢迎全球企业参与中国5G建设。

“中国从不事先设定市场份额,所有的企业,不管是中国企业、外国企业,都会在招投标的规则下,公平、公正地展开竞争。”苗圩透露,目前国内已开通5G基站11.3万个,5G套餐签约用户87万,5G发展势头良好。

在上述大会的分论坛上,来自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西班牙电信、德国电信、日本NTT DoCoMo在内的11家自世界领先运营商的高管发布5G推广联合宣言,包括通过开放架构和接口、开源软件和开放参考设计硬件,同时加速SA和NSA的成熟并实现全球漫游等。

西班牙电信全球首席技术和信息官、CTO论坛副主席Enrique则表示:“合适的网络架构应包含多领域、具有多供应商和区域化核心SA,并在边缘计算和开源实现方面有明确解决方案。

而高通中国区董事长孟樸也在上述大会演讲中表示,5G之所以跟前几代技术发展状况大不相同,其中有两点对全球的产业影响至关重要,一是全球5G部署的速度有很大提升,二是中国元素和中国力量的崛起。“中国运营商能够在5G全球元年同步发布5G商用,这为全球的移动产业和5G产业带来了新的面貌,中国力量将会极大加速5G全球部署并改变5G的全球格局。”孟樸说。

在大会的各种主题演讲中,应用落地成为被提及最多的词汇。

“5G发展步入下半程,难在应用、要在应用、重在应用,亟需国内外产业各方一道,共同解决标准、网络、安全等方面的瓶颈制约,合力打通5G应用推广的中梗阻。”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在会上总结了三点关于应用创新的痛点。

他表示,首先是各垂直行业的信息化基础参差不齐、发展路径各不相同,存在标准互通等共性问题,客观上形成一定的融合壁垒。其次是规模化的网络设施是促进5G应用推广普及的基础和前提,亟需全面加快5G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独立组网产业生态完善,加快在垂直行业的网络部署应用,实现重点行业5G网络优先覆盖。

此外,陈肇雄认为,5G实现人人互联到万物互联,网络安全威胁和风险日益向经济社会各领域传导渗透,亟需深化产学研用各方合作,客观评估5G网络安全风险,共同推进5G网络安全标准架构制定和风险评估认证体系建立,确保5G网络高效、安全、可靠、稳定。

“5G的发展不要纠缠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要避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演讲中表示,每一代移动技术的引入,都曾经为此争论、苦恼、纠结过,为此努力寻找过杀手应用,历史证明意义不大。5G用于物联网的发展需要循序渐进,物联网的关键在物而不在网,跨行业合作是一个持续的过程,5G成为各行业数字转型的基础设施需要时间,需要协同发展。

徐直军说,中国无论在频谱资源、基站站址数量及建设能力、消费者的认知和需求、行业与企业的参与度、政府的支持等方面都是全球最好的。“中国企业智能手机出货量全球占比超过50%。中国目前拥有的终端产业链与领先全球的5G技术都是做成全球最好的5G的优势所在。与此同时,全球正在共享中国5G发展带来的红利。”

徐直军表示,中国5G牌照的发放和大规模建设,拉动全球5G网络设备需求,有效促进了中国、欧洲及全球网络设备提供商的共同发展。同时也拉动了上游半导体需求,促使全球半导体产业2019年第三季度已经回归稳定增长,装备制造业也因此受益。

但他也同时强调,共同发展5G前首先要客观认识5G。“我要特别澄清一下,5G的基站和5G的核心网是基于标准接口的两个彼此独立的网元。无论基站与核心网在物理上是分开部署还是部署在一起,也不影响其独立性。那些认为5G基站和5G核心网不可分、不彼此独立的论调是别有用心的。”徐直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