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不出的人贩“梅姨”,寻不到的拐卖儿童

林宇辉不久前答网友问时提到两点,一是模拟画像本身并不依据真人而画,而是通过描述或者模糊视频,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二是理论上将模拟画像转化成电脑画像是可以比对的,但这要求模拟画像必须达到与嫌疑人高度的相似,才有可能比对成功。警方曾表示,此类案件因作案随意性较强、痕迹物证少,且在当年条件下缺乏视频监控等技术,破案解救难度较大。

最近,很多人的微信朋友圈都被一张“梅姨”彩色画像刷屏,画像图片附带二维码并配有文字“一次转发可能产生蝴蝶效应,希望早日能抓获恶人”。

就在众人接力转发时,公安部旗下官方微博对此画像进行了辟谣。11月18日上午,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广东增城9名儿童被拐案件嫌疑人“梅姨”的第二张画像非官方公布信息,梅姨是否存在,长相如何,暂无其他证据印证。

“广东省公安厅未邀请专家对梅姨二次画像,广东警方仍在积极开展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ccser不是公安机关官方权威平台,请大家不信谣、不传谣。”

外界愈发为之不解,争议与质疑之声也随之而起。到底谁是“梅姨”,“梅姨”到底长什么样?

另一方面,被人贩子入室抢走、后又被拐卖的孩子,整整14年时间杳无音信,家长仍在苦苦找寻。

辟谣风波

山东省公安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之所以很多人转发“梅姨”彩色版本画像,原因可能是很多人都误认为“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是官方平台。

CCSER全称是“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该平台通过其官方微信公号“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发布失联儿童信息,帮助寻找失踪儿童。

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官网介绍称,平台由北京安盟公益发展中心全权运营,创始人为赵莉和张永将。天眼查数据显示,北京安盟公益发展中心成立于2016年8月,是一家登记在北京市民政局,民办非企业单位类型的社会组织。

刷屏的“梅姨最新画像”中所附带的二维码即是中国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微信公号,其是否有权发布所谓“梅姨最新画像”呢?

《公安机关执法细则(第三版)》第十五章规定,需要通缉犯罪嫌疑人的,办案部门制作《呈请通缉(悬赏通告)报告书》,说明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简要案情及通缉的范围、种类、理由等内容,报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对媒体表示,据上述条文,发布“梅姨”画像的行为应当属于公安机关采取的协助调查措施,属于公权力使用,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擅自发布。CCSER平台不是公安机关权威平台,属于民间互助平台,无权向社会不特定群众发布尚未确定其真实性的肖像画。

事实上,随着“梅姨”画像在朋友圈的广泛传播,甚至给一些长相与其相似的人带来了困扰,引起了部分家长的恐慌。

广东警方日前对媒体表示,除广东外,近期湖南、四川、福建乃至新疆等地均有人举报称“梅姨”在当地出现,后经复核,均不符合案犯描述的“梅姨”身高、年龄、语言等综合特征。

外界疑惑的是,现代科技如此发达,为何还是抓不到、画不出真正的“梅姨”。

林宇辉不久前答网友问时提到两点,一是模拟画像本身并不依据真人而画,而是通过描述或者模糊视频,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二是理论上将模拟画像转化成电脑画像是可以比对的,但这要求模拟画像必须达到与嫌疑人高度的相似,才有可能比对成功。

警方曾表示,此类案件因作案随意性较强、痕迹物证少,且在当年条件下缺乏视频监控等技术,破案解救难度较大。

三个版本

提到“梅姨”,不能不提到另外两个人:张维平和申军良。

张维平是一名人贩子,曾数次贩卖儿童。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张维平拐卖了9名男童,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其中1名即为申军良的儿子申聪。

2016年3月,张维平被警方抓获。2018年12月28日,他被广州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判决书显示,张维平供述他将申聪卖到了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

在张维平系列拐卖儿童案中,“梅姨”是中间人,被拐走的9名儿童均通过她找到买家。

“梅姨当时有四十五六岁吧,短头发,讲白话,说话比较快。”张维平在第一次庭审时称,他不知道“梅姨”的真实姓名,是十多年前在增城租住时,隔壁两位老人介绍认识的。

张维平还交代称,“‘梅姨’平时以做红娘为生,脸盘较大较圆,眼睛不大不小单眼皮,嘴巴较大,鼻孔外露,之前一直是短发”。

迄今为止,“梅姨”画像一共有三个版本。

2017年6月,广州增城警方曾发布悬赏通报,称“梅姨”真实姓名不详,2017年时约65岁,身高1.5米,讲粤语,会讲客家话,曾长期在广东增城和韶关新丰地区活动。

与悬赏通报一同发布的还有一幅“梅姨”的黑白模拟画像,这是当地警方根据张维平的描述绘制的,也是“梅姨”画像的第一个版本。

申军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梅姨”的长相。当他知道儿子被卖到紫金县后,曾花了大量时间在紫金县集中寻找,但没有什么结果,后来就转变方向找“梅姨”这个人。

张维平拐卖儿童案开庭后,申军良通过庭审中提问,从张维平同伙口中得知,“梅姨”曾长期在广州增城区客运站附近的城丰村居住。

申军良又了解到,“梅姨”曾和河源市下辖的紫金县某个村的老人同居过,断断续续两三年时间,考虑到客运站附近不好寻找,进而到紫金县寻找。

紫金县与增城区直线距离约140公里,分属河源市和广州市管辖。申军良称,他在紫金县待了三个多月,发现对于梅姨的第一个版本画像,不管是与其同居的老人还是当地见过“梅姨”的村民都说不像。

新华社曾报道指,“根据张维平提供的线索,警方摸排到一名疑似认识‘梅姨’的男子,其自称曾有一个叫潘冬梅(音)的女友,经组织辨认,该男子与张维平均称不认识,且无法证明潘冬梅(音)与‘梅姨’为同一人”。

在申军良向广州警方反馈第一次画像可能不像后,2019年3月广州增城警方邀请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为“梅姨”二次画像。

公开资料显示,林宇辉是山东省公安厅首席模拟画像专家,国际刑事科学法庭画像专家。2017年6月,由华人神探李昌钰“牵线”,他曾为“章莹颖失踪案”嫌疑犯模拟画像。

林宇辉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当时广州增城警方带他见到了疑似与“梅姨”同居的紫金县老汉及老汉的女儿。根据他的经验,这两人描述比较准确可靠,不含糊。

但画像结束后第二版“梅姨”画像一直并未公布。直到7个月后,今年10月12日,广东省公安厅在其官网上发布第二版“梅姨”画像,标题是“求扩散”。

林宇辉称,申军良自称曾拿着新画像到“梅姨”出没地请别人辨认,很多人都告诉他曾经见过“梅姨”这个人。

第二版“梅姨”画像公布后,官方《广州日报》曾跟进报道。中央电视台也报道过此事。

10月14日,中央电视台社会与法栏目曾报道称,“梅姨”最新模拟画像公布。视频画面截图显示,“梅姨”画像与林宇辉所画那版一致。报道还称,经老汉和他的女儿确认,林宇辉所画画像与“梅姨”相似程度有八九成。

广东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平安南粤”也曾转发过林宇辉所画的“梅姨”画像,还带了“涉拐卖儿童案梅姨画像”的话题。

第三个版本,便是朋友圈刷屏的彩色版“梅姨”画像,即引起争议的“CCSER儿童失踪预警平台”所用的“梅姨”画像(彩色)。

至于儿童失踪预警平台如何得到“梅姨”画像(彩色),林宇辉称不清楚,申军良也表示不知道。

因为该彩色画像与前段时间被禁号的斗鱼主播乔碧萝颇有几分神似,一名知乎网友@思辨甚至猜测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病毒式营销,“梅姨”的画像原本就是照着乔碧萝的照片绘制的。

疑似“梅姨”男友现身

截至目前,关于“梅姨”的信息,仍然扑朔迷离。

林宇辉所画第二版“梅姨”画像流传开后,此前媒体报道,经过人贩张维平辨认,与“梅姨”相似度不足50%,且与第一版画像差距大。

而申军良拿着第二版“梅姨”画像到“梅姨”曾经出没地后,许多人表示曾经见过此人。林宇辉是根据疑似与“梅姨”同居两三年的老汉的话画出的。

那么,究竟是张维平供述有误,还是当地人的记忆有误。又或者说,紫金县老汉所称潘冬梅(音)版“梅姨”,是否与张维平所称“梅姨”为同一人,目前尚无定论。

值得注意的是,疑似与“梅姨”同居的老汉又是当地警方根据张维平提供的线索摸排出来的。

疑似与“梅姨”同居两三年的老汉日前接受媒体采访称,“和她在一起大概两三年,她一年外出十几次,每次来住两三天就走了,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也很少向他要钱”。

这位老汉还称,“梅姨”曾带回来过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说是其哥哥的孩子,但男孩没有带回来过。

11月13日,广州警方通报,“张维平拐卖儿童系列案”有了新进展,两名被拐儿童被找回,并组织了家属认亲。警方表示将继续积极寻找其余7名儿童下落。

2005年1月4日上午,申军良尚未满一周岁的儿子,在广州增城被人贩子入室抢走。后又被拐卖。

现在,申军良已经苦苦寻找了14年之久,但仍然没有儿子的下落。“梅姨”是眼下唯一的线索。“只要‘梅姨’一天没找到,儿子一天没回来,我就会一直找下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