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档好节目播出后,他被骂火了

01.

《十三邀》第四季一开播,就请了火遍全网的“苏大强”饰演者——倪大红。

看了10分钟,发现节目的味道还是老样子:

慢慢悠悠,有节奏,有呼吸声,有各种表述奇怪的问题,有韵味十足的尴尬沉默。

在看惯了职业主持人行云流水般的采访节目后,再看这个节目时可能会有点疑问:

这主持人瞎说八道什么呢?

但看着看着你会发现,这位顶着一头卷发的主持才是节目的主角,他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与嘉宾的对话也有些磕绊,但由此产生的价值冲突与互动关系,成为了这个节目的核心价值点。

可以说,许知远才是《十三邀》的灵魂。

02.

在《十三邀》所有的节目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许知远采访李诞那期。

这两个人的对比非常有意思:

一个认真,一个戏谑;一个认为生活处处是乐趣,一个认为生活是一片虚无;一个是70年代的文艺青年(许知远73年出生),一个是90年代的文艺青年(李诞89年末出生)。

在采访李诞前,许知远一直说自己对李诞以及其代表的年轻人很感兴趣,但直到节目结束,两个人喝了不知几顿酒后,许知远还是没能理解李诞,这种不理解甚至可以从话语与表情的锋芒中感知出来。

在节目大部分时间,李诞的表现与自己在其他节目中的形象并无太大区别。

在对话中,不知道是习惯还是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李诞不停地在试图开玩笑,他的这些玩笑往往也能成功把自己逗乐。

但许知远几乎没笑,连标志性的假笑也很少出现。

对于李诞在对话中显露出的态度,许知远从不解、尴尬,到甚至有些愠怒。

在节目中,李诞用各种方式,问了许多、说了许多十分尖锐的话,例如:

“您会找一些书评期刊,引用那些根本没看过的冷门书籍吗?”

“您为什么老给人一种忧伤的错觉?”

“也许您是那种喜欢给人添堵的人。”

面对这些稍显冒犯的问题和评论,许知远几乎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起伏,往往是喝口酒,歪歪头,认真地回答起这些问题,有些回答出人意料得诚恳:

“(我为什么老是看上去忧伤?),我害羞,我不喜欢在人群之中,所以我会紧张,我也不喜欢被人碰上,但我又想尝试,我又想理解你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样一个“好脾气”的许知远,在面对李诞的戏谑时,微微地有些生气了:

“这种自以为是的戏谑,对我来说,我可能不喜欢,因为戏谑是反谈话的,像这种消解,会使谈话越来越窄,越来越小。”

在说完这句话不久,许知远主动叫停了与李诞的这次谈话。

“因为他总在使用谈话技巧、机锋,去消解问题,谈话不能形成任何知识边界的扩张或延伸,就不要谈了嘛。”许知远在接受采访时说。

与马东那期节目一样,许知远一直试图把嘉宾拉入自己的话语体系,严肃、认真,甚至从里而外地剖析自己,这是许知远想要的态度。

同样的是,他都失败了。

许知远从来都不是窦文涛式的主持人,圆滑,包容,让整个对话变得愉快永远与他无关。

甚至可以说,许知远根本不像主持人,把整个对话延续下去的,是他本人对每个嘉宾发自内心的好奇,而不是主持人的职业技巧。

面对李诞时,许知远的生气不光是谈话无法深入,流于最令所谓知识分子讨厌的“浅薄”,同时也是对这一代年轻人人生态度的不解。

在他看来,知识分子应该做的是抗争,是批判,是个体对权威的反抗。逆来顺受,逻辑自洽,新一代年轻人反抗精神的消失让他觉得迷惑不解。

“我觉得什么都没劲”

“我觉得所有的时代都一个德行,都得死”

当李诞试图用佛学的某些观点来解释自己对人生的戏谑,不得不向大众娱乐与金钱低头时,许知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问题是,哪有这么严峻呢?好像说我不接受庸俗化我就不能活着一样,怎么可能呢?哪有这么自己吓自己的。”

遇到这个问题时,全场妙语连珠,又或者说无路可退的李诞卡壳了。

“只能说对我来说确实很严峻吧。”李诞这样说。

03.

在这期节目的最后,许知远还是笑了。

在食物和伏特加面前,两人没有再继续尝试将对话深入下去,而是聊起了“你喜欢哪个国家”这种家长里短。

许知远说自己最想去南美,因为自己没去过。

李诞说我不敢去,那太危险了。

“我是真的享受城市”,李诞补充。

开拓者一代与建设者一代的分歧仍在继续,在节目的最后,我也终于知道这个节目为什么如此吸引我。

因为它的“真实”。

访谈从不补拍,没有“NG”的机会,允许主持人质疑嘉宾,允许嘉宾回怼主持人,允许节目中出现超出惯例的长久沉默,允许空气中出现尴尬,不避讳冲突与分歧,如此等等。

我也知道许多人讨厌的许知远讨喜在哪。

在于他的“不掩饰”。

从不掩饰精英主义的思想方式。在享受精英头衔的同时,也同时担起了精英的责任,批判,反思,质疑,这是这个时代的脏活累活,但许知远干了。

从不掩饰对理想的追求。在“理想主义者”这个词已经快等同于傻子的今天,许知远仍在坚持他的偏执,即使这会让他在老油条面前显得不合时宜,显得笨拙。

“如果我们缺乏思想塑造的话,我们就会完全沦为信息烟尘的俘虏。当一个兴奋点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群向风暴一样涌过去,然后风暴过后寸草不生。

···

在风暴中,我们要建许多的绿洲,许多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思维方式,有趣味的绿洲。

他们会抵御这些沙暴的,我希望我们节目是一个小小的绿洲。”

再重温一下这期节目最后的这段话。很高兴有一档《十三邀》这样的节目,能够给所有不合时宜的、愿意思考的人一片绿洲,在人与人的对话中,理解对方,最终理解自己。

所以,别觉得节目中有些话太过刺耳、尴尬,如果他们说的和你想的不一样,不妨也试着听听。

知识分子本就该永远站在时代的对立面,忠言逆耳,有些话他们不说,就真的没人说了。

作者:李楠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