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四大富豪的隐秘面孔

中国4000多家药企中,市值最高的恒瑞,也许最有希望带领中国药企成为世界级企业。真正走出去之前,恒瑞医药掌门人孙飘扬以及他的妻子钟慧娟,率先冲进了中国富豪榜第四名。

作者:于静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福布斯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中,孙飘扬与妻子钟慧娟以1824.3亿元的财富值位列第四。上一年他们还排在十五名,财富值717.6亿元。一年时间,孙氏夫妇的财富值增加了千亿元,与位次相近的其他富豪相比,这对夫妇的面孔极为隐秘。

媒体报道中有关孙飘扬的创业故事并不复杂。

孙飘扬1958年出生于江苏淮安,1982年中国药科大学化学制药专业毕业后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任职,1990年,32岁的孙飘扬出任厂长。这时,连云港制药厂生产的都是技术含量与利润率极低的红药水、紫药水等产品,公司连年亏损,账面资产仅有8万元,厂长座驾是前任留下的发动机经常坏掉的丰田面包车。

算来算去,依靠那些每片赚一分钱、一厘钱的药品,累死也改变不了亏损的现状。一次职工大会上,孙飘扬说,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孙飘扬用厂里所有积蓄购买了一款名叫VP16的抗癌针剂。连云港制药厂没有针剂制作能力,他们就把针剂做成胶囊,产品上市当年赚了上百万元利润。

300多位职工见识到新厂长的能力。两年后,孙飘扬拿出厂里一年的利润,120万元,购买了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3年后,产品上市,又是爆款。

每日经济新闻称,这两次“豪赌”就像两级跳板,一次把企业利润从万元规模直接提升到百万级别,另一次把连云港制药厂直接推向国内研发抗癌药的龙头企业。而在当时的中国医药行业,绝大多数企业还没能从“躺着赚钱”的高毛利时代苏醒过来。

孙飘扬带领连云港制药厂从一家利润只有几万元的小厂,发展到年收入170亿元的、我国知名抗肿瘤药、手术用药及造影剂供应商。

黑色半框眼睛,一副科研工作者形象,不再年轻。2019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上,孙飘扬回顾了自己的创业之路:“1990年我当厂长,当时中国医药刚刚从卖方经济转为买方经济,药品价格降的很厉害,我一接手处于亏损状态,当时搞所谓的新药,也是仿制药,从2000年搞创新药,一直在不断的创新,才有今天的变化。”

恒瑞医药董事长孙飘扬(左)

1991年至1996年5年间,孙飘扬带领连云港制药厂开发了20多个新产品,其中5个被评为“国家级重点产品”。通过仿制药解决生存问题后,孙飘扬把利润所得投入到研发中,1997年,拿出250万元,与天桥药物研究所建立联合实验室。2000年,恒瑞上市,在融资所得的4.8亿元人民币中,又拿出2亿元,参照美国第四大药企Chrion的标准,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

2015年7月22日,CFDA(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史上最严数据核查要求”。去年,为减少药品购销过程中的灰色空间,降低药品采购价格,“4+7”带量采购政策开始试点,企业需在4+7个试点城市进行市场化竞价。由于中选药品价格降幅超出预期(其中恒瑞厄贝沙坦降价60%),去年12月A股医药股普遍下挫。

为应对政策变化,恒瑞逐渐停掉一般仿制药项目,确定以创新药研发作为战略核心,目前,累计申报49个创新品种,其中艾瑞昔布、阿帕替尼、19K、吡咯替尼、PD-1五个品种获批;生物药也在快速发展。西南证券分析称,恒瑞迎来创新药集中发力阶段,申报临床品种和即将获批品种增多,至2025年,有望总计获批超过10个创新药品种。

2017年恒瑞医药(600276)市值超越2000亿元大关,截至2019年11月22日的收盘价,恒瑞医药市值已经达到3935.42亿元,远超营收、净利与之差别不大的其他药企。

“中国医药行业已经形成产业、政策与资本的共振,长期来看中国大概率将走出至少一家国际一流制药企业,”天风证券发表的一份解析恒瑞医药的12万字长文中预测,“其中可能性最大的公司之一就是恒瑞医药。”

恒瑞有希望担此重任吗?

强生、辉瑞、默克等全球医药行业巨头,无不创新实力强、投入大。根据塔夫茨药物开发研究中心对国际10个药企106个研发项目的研究发现,研发一个新药需要26亿美元,相当于180亿人民币。国际医药巨头均投入重金进行研发,2018年罗氏研发投入最高,达109.8亿美元,强生、默克、诺华、辉瑞的研发费用也均超80亿美元。

我国是仿制药大国,因为新药研发投入大、周期长、环节多,还容易受到不确定因素影响,很多医药人士谈创新色变。“医药行业是强监管行业,政策存在滞后性,当下有钱赚、政策又不支持创新时,企业家们找不去创新的借口太容易了,产品只要能进医保,再做点临床推广工作,能卖出去、可以有短期收益就好了,不少企业干的就是这种活儿”,《E药经理人》杂志执行出品人谭勇告诉“商业人物”,“政策不确定、科学实验不确定时,创新就像赌博,面对这种巨大风险的时候,企业家能不能五年、十年进行研发,不单需要勇气,还需要整体规划和意志力。”

常年来,恒瑞的研发投入都稳定在销售收入的10%左右,有“研发一哥”之称,2018年,恒瑞的研发比例增加到15%,根据恒瑞医药财报,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174.1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66亿元,研发投入为26.70亿元。

然而,在政策趋严、创新药变得更为必要后,“商业人物”发现,恒瑞“研发一哥”的身份悄然改变。近两年,恒瑞的研发投入已被生物制药公司百济神州超越,在我国已上市药企中仅排名第二位,与排名第三的复星医药差距并不大。

2017年与2018年,百济神州、恒瑞与复星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8.3亿元和46.3亿元、17.6亿元和26.7亿元、15.3亿元和25.1亿元。与后两者的研发增速相比,恒瑞的投入增速也不明显。

创新药的研发周期一般在8~10年时间,国内政策在2015年出现转变,也是从这时开始,药企意识到创新的重要性,可即便立即开始创新药研发,看到效果的时间最早也要在2023年,且有研发失败的风险。

从2018年研发投入在销售收入中的占比来看,百济神州高达342.9%,恒瑞为15.3%,复星10%,而世界一流药企的研发投入占比平均为19%。

2012年1月在深圳中小板上市的海思科医药,从2015年医药行业的转折年开始关注恒瑞,并把它作为自己的标的企业,董事长范秀莲研究了恒瑞上市后的所有财报发现:“恒瑞有惊人的销售能力。为什么它有那么大的实力做研发和创新?因为恒瑞有1万5千人的营销团队。”

这支队伍也曾受到非议,像多数药企一样,恒瑞过去多次陷入行贿风波,也曾在2013年受到美国联邦法院指控:两名美国礼来制药的前科学家向恒瑞泄露价值5500万美元的商业机密。

虽然恒瑞与世界一流药企还有较大差距,但一位行业人士告诉“商业人物”,我们应该正视医药行业的发展背景,从之前无药可吃,到满足基本就医需要,再到现在政策趋紧,对医药创新提出更高要求——应该给它时间。

孙飘扬还有另一重故事。

2000年恒瑞上市时,根据公司公告,孙飘扬虽掌握公司大权,身兼董事长、总经理二职,但个人并未持股。当时公司的控股股东为连云港恒瑞集团。

管理层收购帮助了孙飘扬。

2003年,孙飘扬顶着质疑启动了恒瑞的管理层收购,先将国有股权转交给包括管理层成立的天宇医药等几家民营公司,逐渐成为天宇医药控股股东,天宇医药受让恒瑞其他国有股份,成为恒瑞第一大股东后,孙飘扬完成了对恒瑞的曲线MBO。自2006年管理层收购完成后,孙飘扬间接持有公司21.55%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像美的何享健、TCL李东生等人一样,孙飘扬成为这场变革中的赢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中称,“国有资产的大释放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成了一条制造千万富翁乃至亿万富翁的生产线,后来在各种财富榜上出现的富豪们相当一部分都是这场改革的最大获利者。因而,它被人称为‘最后的盛宴’。”

2019年孙飘扬夫妇财富的迅速增加,得益于妻子钟慧娟领导的翰森制药的上市。

翰森制药董事会主席兼CEO钟慧娟敲响上市铜锣

恒瑞医药地处江苏省连云港市,是中国有名的“药都”,除恒瑞外,还有正大天晴、豪森、康缘等著名医药企业,成立于1995年的豪森药业正是钟慧娟治下的企业。

翰森制药(03692)是豪森申请上市的境外主体名,于2019年6月14日登陆港交所,首日市值达到1117亿港元,成为港股市值最高的医药企业。翰森实际控制人为孙飘扬妻子钟慧娟与女儿孙远,孙远管理的家族信托基金持股比例高达75.66%。

钟慧娟毕业于江苏师范大学化学专业,之前是连云港市延安中学的化学老师,以创始人身份加入豪森。1997年,豪森第一款重磅产品“美丰”投入市场,以3000万元销售额,成为公司支柱产品。目前,豪森药业的主要产品有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用药、肿瘤用药、抗感染用药等,去年大火的电影《我不是药神》中的“格列卫”在我国的首仿药即来自豪森。

豪森药业成立于恒瑞医药改制前,很多人将豪森视为孙飘扬自立门户的备胎。不过,两家企业很快“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孙飘扬、钟慧娟也成为中国医药界最富夫妻档。

注释::金喆,《停掉一般仿制药给药企的启示》,每日经济新闻,2019年10月11日。

*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