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倍思 国安U19借鉴曼城踢法

以“欧”为镜

以曼城为代表的欧洲顶级联赛球队为镜子,乐倍思乐于“归纳总结人家好的地方”。新京报记者 殷楠 摄

如果回放2007年9月1日那场中超联赛,球迷们会看到北京国安主场4比1战胜厦门蓝狮,杨璞收获一记世界波,厦门队的乐倍思则打进中超首球。缘分在十多年后重续,应现任北京中赫国安青训副总监杨璞邀请,乐倍思今年年初加盟国安青训,成为U19梯队主教练。一个赛季结束后,乐倍思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对年轻球员的未来充满希望,“我希望把他们培养成才,而不仅仅是陪伴他们成长。”

理念

为梯队注入“死磕”精神

作为上赛季上海申鑫U19教练,乐倍思今年年初到任时,国安U19梯队正在西班牙冬训。新主帅的第一场比赛,看到的是球队不敌塞维利亚梯队。

面对实力更强的对手,中国队员心态上的通病在那场比赛中展现无遗,乐倍思对那场比赛的印象是,“在场上一遇到对手的逼抢压力,队员就会盲目地大脚破坏。”与乐倍思一同站在场边的杨璞却安慰他,“这支队带好了能进青超(全国青少年男子足球超级联赛)前6。”

一支球队的性格向来会受主教练的影响,乐倍思最先为球队带来性格上的改变,“不服输,而且充满激情,这才符合国安死磕到底的精神”。他不让队员们随意开大脚,而是要求大家“即使面对高压防守,也要以传控为主”。

乐倍思在场下不爱说话,但在训练和比赛时,却要从头喊到尾,他笑言被逼成了唐僧,“主教练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技战术执行不出来,所以只能每天都在喊,不断提醒。”

训练比赛之余,乐倍思跟队员们聊的也是业务,他希望孩子们能理解自己的经验之谈,慢慢改变对足球的态度,在业务上花更多心思。

“我踢过职业联赛,足球这项运动是你有多热爱它,它就有多热爱你。你对它付出多少,它就给你回报多少。踢球要先学做人,懂规矩、明事理之后,再钻研业务会更好。”乐倍思说。

成绩

“以小打大”青超夺第3

2019赛季对乐倍思和国安U19都是挑战,新任主帅很快就注意到队员们普遍体形单薄——他们都是不到10岁时加入国安梯队,大部分人来自南方。尽管参加的是U19青超,但严格来说,他们要小于这一年龄段。

乐倍思透露,国安U19以2001年龄段队员为主,一直以小打大,“其他球队基本是2000年出生的队员,也有1999年的,比我们大一两岁。这个赛季所有的挑战对这些孩子来说都是全新的,去年他们还在代表U17参加赛会制比赛,今年第一次参加主客场制的青超联赛。”

但年初杨璞那一句“前6”并不仅仅是安慰,让乐倍思惊喜的是,球队初登青超赛场,首轮就走上正轨。国安一队在中超赛场豪取10连胜时,国安U19在青超也以10轮不败开局。

尽管一度领跑积分榜的国安U19最终获得第3名,但乐倍思已经非常满意,“队员们足够优秀了。要知道,去年这些孩子全年只打了不到30场比赛,球队今年参加的全部赛事有60多场。”

乐倍思表示,孩子们第一次参加赛季这么长的联赛,后期受疲劳和伤病的影响,最后几轮都只能报名十二三人。“最终获得这个成绩,队员们的理解力、执行力占了很大比重,这是最让我高兴的,他们很快理解了国安青训体系的打法。”他说。

目标

希望弟子站上工体赛场

目前,国安所有梯队统一使用433阵型。作为体系中的一员,乐倍思的感受更切实,“这是世界足球最先进的打法,用进攻去限制对手的进攻。我们要让年轻队员们明白,要由我们来掌握比赛局势,而不是跟着对手的节奏。”

荷兰团队为此带来了新的训练方式,乐倍思也受益匪浅,“荷兰团队给我们带来了细节上的变化,每一个项目都是结合每名队员的场上位置进行训练,从个人到局部,从局部再延伸到整体。”他表示,比赛中大多是局部的配合,但以前在国内,并没有接触过这种训练方式。

事实上,队员们可能也没接触过这种训练方式。在今年青超首场比赛中,球队的边后卫出现在中场中路,场下有人惊呼:“这不是曼城的打法吗?”乐倍思笑着点头。他一直随身带着一个巴掌大的小本,上面写满了看欧洲联赛时注意到的细节和启发,然后在国安U19训练中尝试,如果训练中效果不错,球队就会在比赛中尝试。

最近,乐倍思研究的是,为什么曼城两个边锋都是逆足?结论是与曼城的体系有关,所以“我们也可以尝试类似做法”。

国安各年龄段梯队本月底就会完成新的重组,U19有近10名队员进入预备队。最近两个间歇期,国安一队抽调了几名U19梯队队员随队训练,小球员们训练归来后,会跟乐倍思交流心得。乐倍思给出的意见是,“一定要加快节奏、加强身体对抗,这是进一队最基本的要求。”

陈彦朴、段德智、梁少文、胡嘉祺……在年轻的教练看来,队中有潜力的队员并不少,他希望未来能有更多人从U19走出,进入预备队、一线队。

“我的目标不是他们在预备队、一队报名就可以,而是希望未来他们能站在工体的场地上,以主力的身份帮助国安。我的座右铭是培养他们成才,并不仅仅是陪伴他们成长,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乐倍思说。

快问快答

U19国青队没想象中差

Q:U19国青队在今年熊猫杯上的糟糕表现被外界评为“最差的一代球员”,作为一名U19教练,你看到的现状是什么?

A:没有想象中那么差,现状是完全可以改变的。教练不断学习、球员热爱自己的事业,只要做到这两点,就会有回报。

Q:但技术已经定型了。

A:对抗中的技术并没有定型。去年在英国学习时,我看到南安普顿的主力中卫在训练结束后还加练,时间用在哪里是能看到的。

Q:所以你每天用在业务上的时间是多少?

A: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花在业务上了。除了咱们自己的联赛,我还会看英超、意甲、西甲、法甲,去归纳总结人家好的地方,看看能不能用在我们的训练和比赛中。足球是不断变化的,所以教练必须不断学习。

Q:未来你的执教目标是什么,有没有想过执教成年队?

A: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这几年,我的目标是继续学习,培养出更多队员。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