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亮散文诗 锄禾

锄禾

天空澄澈。南来北往的鸟儿被几缕凉风梳理得不骄不躁。

树梢离天空只差一场雨那么远了。河边的青蛙一个筋斗将满腹惊恐藏进水底。

田里锄禾的妹子,你疲惫得有些迟钝的步伐更加婀娜。让我为你唱一支歌吧,就是昨晚明月透过窗纸为你唱的那支。烈日炎炎,晒得黑你的皮肤,却晒不黑你的美啊!田里锄禾的妹子,你要把一个正午的阳光都背回家里去吗?

青头白腹的蝈蝈停止了鸣叫,沉淀出一大片绿汪汪的叶子。汗水里游动的鱼儿何时能靠近岸?作为绳子,还有什么比那条弯弯曲曲的乡间小道更有力量,它曾经结结实实地捆绑了几代人!

面孔黎黑的农夫,多少人间烟火把你熏成了这等模样?小时,爷爷在梦边讲述的那个故事,闭上眼,我就能感到它的沉重。

牧人乘着鞭声从山那边赶来,欢闹的羊群,一半飘在天空,一半坠向地面。田里锄禾的人儿,你们也飘在天空了,我在地上写诗,努力把你们放飞得更高,更高。

锄禾日当午,汗滴在禾下的土上的声音多么动人!

作者简介

云亮,本名李云亮。诗人、小说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中国作家》《青年文学》《小说界》《山花》《天津文学》《星火》《时代文学》《山东文学》等多家报刊发表大量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著有诗集《玻璃心》(与人合集)《四种抒情》(与人合集)《云亮诗选》《深呼吸》,长篇小说《媳妇》《少年书》《韶华记》《情事录》《煮豆歌》《特殊统计》等。

云亮诗观

诗是强大的,也是微不足道的。诗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也有静若止水的安宁。就我现在的写作态度而言,我希望我的诗歌像泉水,是在生存的重量下自然喷涌、流淌之物,与铺天盖地的雨水有别,与钻孔深吸的井水有别。拿出做诗的架子,诗肯定会像面对老师的学生,有一种刻意表现的味道,有一些虚假的成分在里边。诗歌使原本清晰的我变得模糊,使我对模糊生出一种真实可靠的信赖。像蚌孕育珍珠一样对待诗歌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