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洞穴人家:享受世外桃源的山居生活

资兴黑坦垅学堂坦,是郴州丹霞地貌中保存最完整的一个坦下学校,在上世纪60年代还在使用。

熬硝坦只是郴州丹霞山区一道特殊的风景。

更多的坦,是被利用起来,

搭建房屋茅舍,

精心营造成可以居人的世外桃源。

人们在坦前开垦土地,

甚至凿穿大山引水灌溉。

历史上,很多家族以丹霞地貌为屏障,

有的为避乱而来,

有的被这里世外桃源般的景色所吸引。

从现在遗存的大量人文痕迹来看,

这里都不应该是一个

被认为是蛮荒之地的郴州,

而是人们生存的乐园。

1

自然坍塌形成的狮子坦,曾藏着一个“村落”

去郴州永兴狮子坦,是在10月13日午后。

沿着便江一路逶迤而来,

穿过资兴与永兴两县的分界,

抵达狮子坦时已经接近下午两点钟。

过去入坦没有公路,

狮子坦内的居民都是先坐小木船进入便江,

再换渡船去县城。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双拱”穿坦,在丹霞地貌中非常罕见

如果错过了木船就要步行十几里路回家。

也正因为偏离公路,它现在成为一个无人居住的坦。

入坦需要走一截上坡路,

然后穿过一块坠石形成的“山门”,

“村落”就豁然眼前了。

上世纪90年代,由于生活不便,

村民陆续搬离了狮子坦。

他们搬到距离狮子坦3公里处的

便江镇锦里村黄毛组。

狮子坦。图曾湘荣

不过,摄影师韩建明

曾在十几年前跋山涉水进入狮子坦,

并拍摄了难得一见的坦内生活场景。

狮子坦是郴州丹霞山内非常典型的“坦屋”。

也是人类改造自然,

利用环境营造生活的理想之地。

所谓坦,就是丹霞地貌中自然坍塌的洞穴。

这种洞穴不同于喀斯特地貌中的溶洞,

不会渗水,也不会太深,十分干燥,宜居。

狮子坦人口最多的时候,

曾经住着一个村的自然小组,

大约有六户人家,二三十口人。

村民都姓胡,依靠狮子坦前的土地过日子。

2

坦不仅是郴州人的生活空间,也是祭祀空间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

距离永兴县城30公里,

位于郴州丹霞山脉向茶陵延伸的中段,

虽然远离便江,但依然美丽。

据说样下村黄泥组、上垅组两处刘姓聚居地

都是从这里繁衍出去的,

可以说是当地刘姓的祖居之地。

要去坦下刘家,要经过小月坦与高坦。

小月坦曾经是样下村的学校所在地,

永兴高坦内的神像

村民李日国说,他爷爷就是在这里“发的蒙”。

小月坦不如狮子坦宽阔,但占地面积也不小,

约有500平方米。坦口有一堵土坯墙,高约3米,

是烤烟用的烘干房。

原来的学校建筑已经坍圮,

只剩下一些断壁残垣。

小月坦背面还有一处高坦,

两个坦同在一个丹霞岩丘上,

一个在向阳处,一个在背阴处。

背阴处的坦稍高,叫高坦。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坦下刘家,是当地刘姓开枝散叶的地方

向阳处是学校,背阴处是庙庵。

郴州丹霞山境内很多坦不仅用来居住,

还有很多被辟为寺庙。

其中比较出名的永兴盐坦,

内有国陵寺,

盐坦占地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

是郴州丹霞山境内最大的天然丹霞洞穴。

而位于永兴县便江边的黑坦,

则是郴州境内最长的一个坦,

也被辟为佛寺,

狭长的丹霞洞穴内安放着数座菩萨,

分为三进,颇为神秘。

3

坦下刘家,先祖跟着鸭子定居坦下

坦下刘家是样下村

黄泥组、上垅组两处刘姓族人的发源地。

根据样下村村民刘全江老人回忆,

刘氏先祖从明末就迁来坦下居住了。

迁徙的原因可能为了躲避战乱。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村民在整理采摘的茶籽

这与明末清初“江西填湖广”的移民潮又联系起来。

为何郴州丹霞山境内遗存大量人类改造痕迹?

一方面从地质上而言,

低海拔丹霞岩丘组成的丘陵地带确实宜居。

“身陡、顶平、麓缓”的丹霞地貌

也容易营造与世隔绝的安全空间。

这对于处于乱世时期的移民来说是个福音。

丹霞山的不断开发,人口的陆续迁入,

无不与这些客观事实存在关系。

既然选择面山而居,

进入此地的移民也就只能选择与自然和谐相处了。

从远处眺望,坦下刘家一幢民居正在扩建。

赭黑色的丹霞陡壁树立在房屋背后。

临近崖壁边,有更早的茅舍。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高坦,现已开辟为养鸡场

房屋一字排开,由左向右,大概有四五幢。

房舍前的山坡上凿有古道,可踏而上行。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遗存

在祖屋右侧丹霞石板上的石凿凹槽痕迹。

这些凹槽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

除了一个为圆形外,其余10多个均为船形,

大小不一,深度却有20厘米,里面积满了水。

这些打磨用的凹槽是干什么用的?

同行的湖南省博物馆原副研究员谢武经认为,

这是刘氏一家碾药、磨药时遗留下的痕迹。

4

穿眼回水利工程,功能很像都江堰

在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

我们不仅探访了本地的

坦下刘家、小月坦、高坦,

也详细地摸清了一条刻有“嘉靖”年号的凿山水渠。

这一处水利工程

可谓是郴州丹霞地貌中本地人改造自然,

发挥创造力的“代表工程”。

穿眼回水利工程距离这个穿坦还有3公里。

一条羊肠小道铺到水渠面前,

穿过竹林就是一丹霞巨障,

永兴县太和镇样下村,穿眼回水利工程崖壁上的丹霞古道,十分难走,本地人可以轻松来去

引水渠就是从这一巨障中横穿而成的。

要想窥到水渠的全貌,

必须爬到巨障的腰背上才能分辨。

巨障脚下有水流,岩石中间有一“厂”字形凿口。

水就是从这凿口汩汩流淌出来的。

谢武经说,此处是穿眼回水利工程的出水口。

出水口下方被水流击穿成一深潭,

沿着一条水道流入样下村,灌溉下游的农田。

虽然出水口与进水口只有一石之隔,

但若走公路绕到对面去看,

则要多走20多公里冤枉路。

穿眼回水利工程。

所幸水渠左侧有供攀登的凿洞,

勉强可攀爬而上。

站在巨岩上,俯瞰下面的入水口,

才晓得古人穿山成渠的智慧与胆略

。巨障的对面,由于两侧丹霞岩丘阻隔,

山谷间狭长的盆地内常常积水成为沼泽。

生活在这里的当地人苦于没有良田耕种,

就想出了在这个“U”盆地的

底部岩丘上凿出一个穿坑,

让淤积的雨水排泄出去,

这样就成功地获得了100亩良田。

“穿眼回虽小,但功能上与都江堰十分相似。”

谢武经站在巨障上,

拿着手杖指着入水口处人工开凿的水渠说。

入水口处的人工引水渠

也有一个类似“飞鱼嘴”的装置。

引水渠是从盆地内一条溪流延伸而来的,

与岩丘穿孔处于同一水平面上。

穿眼回

当溪流暴涨,岩丘穿孔排水不畅,

暴涨的溪水也可通过飞鱼嘴,

流入盆地内,以减轻排水渠的排洪压力。

谢武经曾在入水口的凿痕上发现了“嘉靖”两字。

说明这一处水利工程至少在明代嘉靖年间就有了。

而本地人认为这一处水利工程始建于唐代。

他们的理由是,穿眼回水利工程

主要是上塘、下塘两处村落的村民在使用。

5

郴州资兴床门坦:

神秘的双角犀牛壁画是哪个朝代的?

资兴黑坦垅崖壁下的床门坦

是郴州众多坦中最耐人寻味的一个。

这个坦曾经也是一处坦屋,住过人,

还榨过油,这些都不是重点。

让人感兴趣的是,

这个坦的崖壁上竟然雕刻着一只犀牛壁画,

画得栩栩如生。

资兴黑坦垅崖壁下的床门坦,曾经是个榨油坦,崖壁上有犀牛壁画,画的栩栩如生,已难证明是什么年代的壁画

犀牛壁画长3米,高约1.8米,

虽然寥寥几笔,却很传神。

一长一短的两只尖角,

眼睛、嘴巴、鼻子、鼻孔、耳朵、四肢,

甚至连身上的褶皱都描画得十分清晰。

画面比例匀称,犀牛体态丰满,

前角十分突出,看起来气势汹汹,

似乎雕刻壁画人在森林里亲眼目睹过犀牛。

湖南原来有犀牛么?

《淮南子·地形训》有记载

“南方之美者,有梁山之犀、象焉”。

许慎注释道:

“长沙、湘南有犀、鱼、象、竹。皆物之珍也。”

郴州资兴床门坦岩壁上的这只双角犀牛,

画得如此精准,惟妙惟肖,

很可能是在唐代,犀牛在岭南一带

最后一段活跃期时所创造的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