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唐诗坛上的“仙宗十友”宋之问,为何会落得个“赐死”的下场?

初唐诗坛上的“仙宗十友”宋之问,为何会落得个“赐死”的下场?

唐朝是继隋朝之后我国历史上,又一个开天辟地的大一统中原王朝。从公元618年唐高宗李渊建立大唐开始,一直到公元907年“朱温篡唐”,前后共历经二十一位皇帝,享国祚二百八十九年。

后人在追忆大唐盛世的时候,不仅对唐朝时期的繁荣景象叹为观止,同时也对唐太宗时期的统治赞不绝口。

元代杰出理学家吴澄曾言:“三代以后享国之久,唯汉与唐。太宗卓然而为唐三宗之冠”。

北宋大政治家、文学家司马光,也曾在其著作中写道:“太宗文武之才,高出前古。盖三代以还,中国之盛未之有也”。

在这里之所以想强调一下,唐朝的强大国力以及繁荣景象,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彰显,唐诗作为唐朝“国粹”的重要文化价值。

“盛世读诗,乱世习武” 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唐朝时期之所以能够出现,多姿多彩的诗歌文化,其中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就是,“诗”是盛世的一种特殊文化产物。盛世唐朝就是诗歌出现的温床。

其实反过来这个道理也同样成立,盛世唐朝也需要诗歌这种文化符号做衬托。从这个角度来看盛世与诗歌不仅相辅相成,而且二者互为依靠缺一不可。唐诗作为中国文化史中的精粹,不仅对唐朝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同时也为后世文化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初唐时期是唐诗文化的萌芽阶段,在这个阶段所涌现出来的诗人,以及他们所创作的诗歌作品,不仅成为了引领唐诗潮流的风向标,同时也为中唐以及晚唐时期,诗歌文化出现繁荣局面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作为初唐早期诗人中的优秀代表,宋之问及其诗歌在唐朝诗坛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在宋之问五十六岁的人生旅程中,到底创作了多少首诗歌作品,并没有具体的文献记载,《全唐诗》中仅收录其诗182首。

初唐诗人宋之问诗歌风格形成与“宫廷诗”有关

相信很多人一提起唐朝诗人,对盛唐和晚唐诗人都会如数家珍。当一提到初唐诗人之时,很多人都会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虽然相比较于诗歌成就来讲,初唐诗人要明显逊色于盛唐与晚唐诗人。

这种说法的主要依据就是,初唐诗人所创作的诗歌,虽然也有流传甚广的名诗和佳句。但是其质量与数量却远远不如盛唐与晚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文学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初唐,正处于诗歌文化的萌芽时期。

再加上唐朝在初唐时期正处于百废待兴的阶段,所以很多文人墨客都以入仕为主要谋生手段。但即使在这种社会现实面前,初唐时期的诗歌文化也并未因此而荒废。依然涌现出了很多有名望的初唐诗人。

1.“工专文词”的宋之问其人

纵观宋之问的一生不难发现,他虽然没有显赫的门第家世,但其父宋令文多有才学,并“富文辞,且工书,有力绝人”。宋之问与其弟宋之悌深受父亲影响,二人各得其父之一绝,

宋之问“工专文词”其弟则“骁勇过人”。

宋之问自由勤奋好学并多才多艺,成年之后以“伟貌雄辩”著称于乡理。公元675年十九岁的宋之问进士及第,从此便踏上了坎坷的仕途之路。由于宋之问其人身材颀长、仪表堂堂,所以在入朝为官之后深得武则天宠信。

由于宋之问的文才出众,所以他以文才成为宫廷侍臣。这个阶段其实也是宋之问,“宫廷诗”创作的巅峰时期。宋之问为了能够在朝堂之上占有一席之地,不惜做出了令后世为之不齿之事。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宋之问在求官这件事上,确实可以称得上手段高明。在武则天统治唐朝时期,宋之问就像坐上了仕途快车,在短短十五年间就从一个,从九品殿中内教跻身为五品学士。

唐朝时期“学士”是众多文人的向往职位,因为这个职位在选拔官员的时候,多以文学才能以及博古通今的学识作为标准。

同时还可以被天子“顾问”,很显然在这个职位上的宋之问,已经成为了武则天的“出入侍从”。

为了能够得到女皇武则天的恩宠,他不仅在诗歌创作方面,大肆赞扬武则天的功绩。同时为了能够平步青云,他还巴结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虽然在当时看起来确实捞到了政治红利,但是这也为其在玄宗朝被赐死埋下了伏笔。

2.前期以创作“宫廷诗”为主

宋之问就是初唐早期的知名诗人之一,他的诗歌风格不具有明显的,初唐诗歌文化的典型特点。以“宫廷诗”为主要创作特色,诗歌的题材多以歌颂功德、粉饰太平为主。从这一点来看初唐诗歌大有为政治服务的意味。

如果从诗歌文学的本质来看,初唐时期的诗人所创作的“宫廷诗”,其实就是“政治诗”的一种变体。而宋之问作为初唐政坛上的“崇文馆学士”,他的诗歌风格多以奉上为主,其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官进爵。

虽然他在初唐时期的政坛上并未有出色的表现,但是为了能够与唐朝皇室靠拢,他不惜出卖自己的文学才能,而且还创作了大量以“宫廷诗”为载体的诗歌。很显然这些以“卖文求官”为目的,所创作的诗歌不仅浮华空泛,而且也没有体现出真正的文学价值。

虽然宋之问在贬谪流放前期,所创作的诗歌多以“应制”风格诗歌为主。但由于他的诗歌在当时深受统治阶层的青睐,所以在初唐早期宋之问的诗歌也曾风靡一时。“苏李居前,沈宋比肩”,说的就是宋之问与沈佺期并称“沈宋”之事。

3. 遭遇贬谪流放时的诗歌风格及成就

宋之问为了能够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官位,不仅大肆结交权贵以及实权派人物,同时也极尽谄媚之能,通过诗歌为武则天歌功颂德。但是在武则天倒台之后,他也终于尝到了,“种什么花结什么果”的应有下场。

他因与张易之、张宗昌兄弟交往甚密被贬泷州参军,但这只是宋之问悲哀人生的序曲。在他接下来的人生中一次比一次官职小,一次比一次贬得更远。这除了与其自身性格有关系之外,其实还与当时唐朝政治腐败有很大关系。

公元708年唐中宗景龙年间,宋之问杜审言、薛稷等当时的名人,一起被授予修文馆学士之职。但由于在职期间出现了“受贿案”,宋之问又以受贿罪被贬为越州长史。本来以为这只是他人生的最后驿站。

但在公元710年即唐睿宗景云元年,他又因曾经犯下的错误,被再次流放于广西钦州。此时的宋之问或许根本没有想到,在两年之后的唐玄宗先天元年他会被赐死。经过这一系列的贬谪与流放,实际上已经让宋之问的诗风出现了巨大转变。

人在逆境之时总是会想起自己的过失,这也正应景于一句话“鸟之将亡其哀也鸣,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在政治动荡以及个人荣辱面前,宋之问的思想出现了质的变化。这种思想方面的转变也体现在了他的诗歌中。

宋之问巅峰之作《渡汉江》

《渡汉江》是宋之问众多诗中的经典之作。如果说在宋之问的诗歌作品中,能够奠定其在唐朝诗坛上地位的作品,其实也是这首传扬千古并家喻户晓得《渡汉江》。这首诗其实代表了诗人,大彻大悟之后的思想面貌。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诗人流放于岭南之后,与家乡的亲人彻底断绝了音信。一年又一年冬春周而复始,写出了诗人流放岭南多年的感慨。这种对仕途不顺以及人生坎坷的描写,让宋之问的诗风逐渐倾向于真情实感。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离故乡越近思想的感情就越胆怯,实际上写的是诗人自感愧对家人的一种心态。就连在路上碰到了从家乡那边过来的人,是人都不敢上前去打听你家乡和亲人有关的消息。

《渡汉江》其实完全体现出了,宋之问诗歌中“专工五言”的文学特色。诗人在外放多年之后,终于得到了逃归的机会。在返乡途中突然想起了众多人生经历,为了表达这种令人难以抑制的情怀,宋之问挥笔写下了这首千古名作。

《渡汉江》创作于宋之问被贬谪流放岭南之后,终于获得了逃归的机会,在归家返乡途中有感而发。宋之问之所以被流放到岭南这种偏远的地方,其实与他谄媚武则天面首张易之有很大关系。

当武则天驾鹤西游之后,这种来自政治上的震动,让宋之问尝到了罪有应得的苦果。

关于宋之问“夺诗杀人”的历史疑问

唐朝诗坛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有关宋之问夺诗杀人的“丑闻”。他的这种做法先不说真假,如果真有其事更会让天下文人所唾弃。“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本应该是唐代诗人刘希夷,《带白头翁》一诗中的名句。

但是作为舅舅的宋之问,居然为了两句诗就对外甥刘希夷动了杀念。据说刘希夷与宋之问年龄相仿,但即使是这样刘希夷也特别尊重宋之问。每当写完诗后他都会拿给宋之问品鉴。当写完这首《带白头翁》时,也如往常一样来请教宋之问。

宋之问看了此诗之后甚感妙哉,特别是诗里关于“年岁”的精妙写法,更是堪称点睛之句。他为了能够将这两句诗占为己有,先是以金钱和前途作为诱惑,但刘希夷并不为所动。于是宋之问顿起杀心命仆人活活将刘希夷压死。

这件事无论是真是假其实都能够反映出,宋之问为了将他人撰写的名句占为己有,不惜一切代价的做法确实令人所不齿。

但我们不得不承认宋之问,不仅在初唐时期颇有名望,同时他说创作的诗歌即使是在整个唐代,其实也都具有一定影响力。

结 语

笔者认为无论在初唐政坛还是诗坛上,有关宋之问的行为与思想,其实一直都存爱褒贬不一的争议。有人认为宋之问作为初唐“仙宗十友”之一,他的诗歌成就以及文学价值应该得到肯定。尤其是他著述的《宋之问集》,更因该得到文学层面上的公正对待。

但是也有人认为宋之问为了政治前途,或者说为了求得功名与利禄,不惜行大肆谄媚之能事,居然依附面首张易之及张昌宗兄弟,为了苟且偷生居然卖友求荣,这些令人不耻的行为以及做法,不禁让“天下丑其行”并“深为义士所讥”。

宋之问的一生虽然毁誉参半,但是这也无法抹去他在唐朝政治,以及诗歌领域上所做出的贡献。虽然有后世之人认为宋之问,撰写的很多诗歌作品都有抄袭的嫌疑,但这种没有历史根据的推测,并不影响宋之问在唐朝诗坛上所起到的作用。

【参考文献】

1.李宏 《回家是一种滋补的痛——三首唐人还乡诗比较》

2.周斌,尚永亮《宋之问诗歌艺术接受述论》

3.刘振娅《对宋之问研究的几点质疑》

4.李亚琦《贬谪与沈佺期宋之问的诗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