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萝卜“保卫战”,曾经的黑马如今危机四伏

今年11月20日,呆萝卜被爆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资金异常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一时间质疑声从四面八方袭来。从爆出停运危机后,在11月22日—26号的5天时间里,呆萝卜在微信公众号上每天一封声明,事态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从承认资金紧张、运营陷入困局,再到表达会坚持自救。

呆萝卜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社区生鲜电商平台,自从成立就备受关注。呆萝卜创立于2015年10月,是一家互联网生鲜电商平台,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社区生鲜零售服务。2016年6月,第一家呆萝卜门店在安徽合肥正式开业,作为新型社区生鲜代表,呆萝卜快速发展,成为安徽、江苏等地区大多消费者买菜的首选之地。

今年11月20日,呆萝卜被爆出经营不善,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资金异常紧张,公司日常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一时间质疑声从四面八方袭来。从爆出停运危机后,在11月22日—26号的5天时间里,呆萝卜在微信公众号上每天一封声明,事态也不断发生着变化:从承认资金紧张、运营陷入困局,再到表达会坚持自救。

在11月25日发布的公告中,呆萝卜表示将逐步恢复办公,为早日恢复经营做准备。并与各方供应商联合声明,将共同推动呆萝卜恢复运营。但从28日杭州中心关闭的消息来看,呆萝卜想要度过危机、恢复运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发展预期跟不上实际能力

2019年7月16日,呆萝卜官宣已完成6.3亿人民币A轮系列融资,本轮风险投资由高瓴资本、晨兴资本领投,XVC跟投。在获得融资之后,呆萝卜表明了未来规划,推进城市与门店布局、进一步优化产业供应链、升级物流管理等美好设想,也确实在之后的几个月,都着力推进城市布局,一直大步伐前进。

据了解,呆萝卜自获得首轮融资之后,便开始疯狂扩张。高层更是作出了从100家门店扩张到10000家门店的决策。从如今公开信息来看,呆萝卜已在19个城市拥有了1000多家门店。一年多时间,十倍的扩张速度,着实让同行和消费者感到震惊。由于资本的推动,呆萝卜从2018年开始向全国大面积扩张,最高潮时期,公司一共有一万多名员工,而领跑国内生鲜市场的每日优鲜不过才一个3000多人的团队。

对此,呆萝卜创始人李阳也表示:“核心的问题是我们对公司增长发展的预期过高,但我们在组织管理、以及业务的固化速度没跟上,导致公司的失血不断增加。”

资本体量跟不上运营模式

生鲜市场的争夺大战持续不断,但是冷链物流的缺失、高额的配送成本等问题却限制了行业发展,而解决难题的方法除了像苏宁、京东这样的头部玩家的资本倾注,就数呆萝卜这样“中国版Costco”的新模式了。

呆萝卜从一开始就专注二三线城市,以门店自提运营模式成功杀进电商生鲜市场,发展非常快速,也成功吸引了一大批巨头加入。凭借全新的社区生鲜运营模式,呆萝卜在二三线城市发展迅猛。“今日订,明日取”的新零售经营模式,其门店大多开在人口密集的社区中,顾客在呆萝卜App提前下单并购买商品,呆萝卜通过自建的仓储、物流完成菜品的到店工作,顾客次日取菜码或取菜卡到门店取菜。

这种“以订定量”模式一方面可以很大程度的减少传统菜市场、超市头痛的损耗问题,平台本身也无需承担送货成本;另一方面也适合二三线城市的生活节奏,帮助用户节省了买菜的时间成本,到门店花几分钟取货即可。

但是目前都是即时性的满足,像上海、北京、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生活节奏比较快,前置仓与到店+到家才是主流模式,“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的经营模式,不符合当今社会的快节奏潮流。呆萝卜还只是一味复制之前的发展路线,难免要栽跟头,更何况融资之后的大步发展。

上游财经专家顾问江瀚向《资本一线》表示,对于生鲜电商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比较高成本的运营模式,所以这个运营模式必须要有足够的资本体量,而李阳表示呆萝卜目前的模式没有问题,是对于当时的资本体量可以匹配这样的运营模式。但是实际上我们看到呆萝卜,目前它的本身业务运营是存在较大的问题,最核心的关键节点,就是之前的扩张速度太快,导致了现在的业务和服务包括资本能力,都跟不上现在的发展脚步。

“萝卜保卫战”能否成功?

《资本一线》了解到,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呆萝卜从表面上看所解决的是“最后一公里”的问题,以社区门店自取模式来实现自我发展。但更进一步来说,它的这种模式却与物流革新完全

江瀚表示,整体来看的话,要想扭转呆萝卜岌岌可危的局势,改变现有运营模式迫在眉睫,这种“自提”的经营模式降低了企业的成本。但实际上,自提模式存在很严重的后天不足——订单量少和客单价低。而这两个缺点对于生鲜电商而言是致命的。对于现在的呆萝卜来说,也需要真正好好考量一下,如何能够将自己的发展脚步和这个发展速度匹配起来。

《资本一线》了解到,还是有不少供应商仍愿意给呆萝卜,而呆萝卜创始人兼CEO李阳也表示,呆萝卜还在不断和有可能的投资方进行沟通,并寻找一些战略的合作伙伴,希望可以给公司增加流动性。对于急速扩张,李阳表示将压缩、删减一些“失血”业务线,让整体运营回到正轨。“呆萝卜就像我的孩子,我只希望他能够健康地活下去,如果能给他更好的生活,我愿意帮他找一个更好的家庭。”这似乎也预示着呆萝卜做好了被收购的准备。

业内资深人士指出,生鲜电商这个市场冷冷热热,实现盈亏平衡是多数生鲜的梦想,市场洗牌是在所难免的,生鲜电商存在物流和选品两大问题,谁能更好找到这些破局的良策,才能在大浪淘沙过后存活下来。但不管怎样,对目前的呆萝卜而言,如何快速重建市场和资本的信任,将成为这场萝卜之战最棘手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