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十二官”的聚与散,与贾元春的宠与辱,息息相关

《红楼梦》中的贾府,生活着一个特殊的群体,这个群体以唱戏为业,以“装神弄鬼”为生。这个群体,是由十二个美丽的女孩子构成的,她们的名字,分别是文官、宝官、玉官、芳官、藕官、荳官、蕊官、葵官、茄官、艾官、菂官、龄官,故而被人称为“红楼十二官”。

这群美丽的女孩子,之所以来到贾府,是因为贾府中的大小姐贾元春,在宫中得了新宠,不仅被封为贤德妃,凤藻宫尚书,还获得了回家省亲的机会。贵妃归宁,贾府中自然要费尽心思,为贵妃营造最舒适的条件。所以,贾府中不仅专门修建了大观园,还聘请了二十个小道士、小尼姑,来为贵妇祈福,同时,还专门在姑苏采买了十二个小戏子,为贵妃唱戏。

元春省亲时,也是这群女孩子第一次露脸的时候。贵妃一声令下,这十二个女孩子便装扮起来,“一个个歌欺裂石之音,舞有天魔之态,虽是妆演的形容,却作尽悲欢情状”。十二个女孩子表演完毕,龄官第一个崭露头角,贵妃指定要她“再作两出戏,不拘那两出就是了”。

从此之后,这群女孩子成为《红楼梦》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这是贾元春最得宠的时候,也是“红楼十二官”生活最惬意的时候,她们在梨香院中,过着与贾府众人不同的时候,还时不时地被元春选进宫中,专门为贵妃娘娘唱戏——第三十六回,龄官告诉贾宝玉,“前儿娘娘传进我们去,我还没唱呢。”

她们在贾府中,属于没人约束的群体,她们可以在大观园中闲逛,也可以到怡红院中和袭人等人将水沟堵了,水积在院内,把些绿头鸭、彩鸳鸯,捉的捉,赶得赶,缝了翅膀,放在院内玩耍。

她们的第一次生活状态的改变,是宫中那位老太妃的薨逝,因为老太妃的薨逝,朝廷中下了圣旨,“凡有爵人家,一年内不得宴席音乐”,贾府中也和其他官宦人家一样,遣散了家中的戏班子。从此,除了极个别回家的,这种女孩子大都成了各位主子房里的丫头。

随着“红楼十二官”的被遣散,贾元春不再得宠的暗示,也隐隐透漏出来。因为老太妃的薨逝,贾元春没有能够回家省亲;往年,元春总是不断地在年节赏赐物品出来,如今,却很少有派人到贾府中来的时候了。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红楼十二官”的命运再一次发生了改变,王夫人风驰电掣地来到怡红院,撵走了晴雯,撵走了四儿,连带着也撵走了所有剩下的“官儿”们。王夫人的理由是这样的:“唱戏的女孩子,自然是狐狸精了,上次放你们,你们又懒怠出去,可就该安分守己才是,你就成精鼓捣起来,挑唆着宝玉无所不为!”又吩咐:“上次几个姑娘都分了唱戏的女孩子,一概不许留在园里,都令其干娘带出去,自行聘嫁!”

从此,贾府中少了“红楼十二官”的身影,也就是在此前后,贾元春失宠的暗示,一而再地透漏出来,宫中的太监,接二连三地到贾府来“借钱”,贾琏应得略慢一些,人家就不高兴,借了的钱,自然也没有回来的道理。往年,宫中的太监来,大都是奉了娘娘的旨意,来给贾府送东西的;如今,宫中的太监,却都是来贾府要钱的。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

王熙凤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他做什么,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哪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王熙凤的这个梦,无疑就是贾元春在宫中的恩宠被夺了的征兆。

那位孙绍祖,弄了个说媒的朱嫂子,到贾府赖死赖活地求亲,好不容易将迎春娶了回去,却对迎春百般辱骂。为什么?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在婚后,才发现元春失宠了,贾府这门好亲戚,是根本指望不上了。这对于孙绍祖来说,无疑是做了一笔赔本的“买卖”,无辜的迎春,成了他的出气筒。至于那所谓的五千两银子,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红楼十二官”来到贾府,是元春最得宠的时候;“红楼十二官”离开贾府,是元春在宫中的处境越来越艰难的时候。“红楼十二官”的聚与散,与贾元春的宠与辱,息息相关,密不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