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评:2019F1痛失两大功勋 离别亦是围场永恒的主题

查理怀汀

有人走进我们的生活,自然就会有人离开。宛如F1赛车滚滚而过的车轮,岁月向前,离别亦是围场永恒的主题。有人短暂离开,我们还可以期待下一次的重逢;而有人的离去则没有归期,仅剩记忆供我们缅怀。

在今年的F1揭幕站澳大利亚大奖赛开赛前两天,查理-怀汀与世长辞。他也许不是围场内最光辉耀眼的名字,但是参与这项运动的人们,哪一个不曾与查理-怀汀有过交集?在澳大利亚正赛开始之前,所有车手集聚在一起,为查理-怀汀默哀,这是对这位F1功勋老臣最深切的悼念。

查理-怀汀是 FIA 国际汽联赛事总监、安全代表,也是 F1 世界一级方程式大奖赛技术总监。他要为 FIA 旗下的各项赛车运动,尤其是 F1 赛场上 20 多位全球顶级赛车手的生命安全负责。

自1997年上任以来,查理-怀汀每年都参与制定和调整比赛规则,每场比赛前他需要验收整条赛道尤其是检查安全性,每场比赛开始时他会亲自按动开赛信号灯按钮并注视发车,每当赛道发生状况会由他来决定是否采取措施:出动安全车、暂停或终止比赛。最为重要的是,在怀汀的带领下,FIA 持续为 F1 在内的赛车运动带来安全技术创新,如今的F1,早已经不是当年那项致死率很高的危险赛车运动。

在查理-怀汀去世前一天,他还和往常一样在阿尔伯特公园视察赛道,但是回到酒店之后他没有再醒来。国际汽联主席让-托德得知消息后悲伤的表示:“他是一位伟大的赛事总监。他在F1中扮演着不可代替的中坚力量,诠释了这项运动的的行为准则和职业精神。F1失去了一位这位忠诚的朋友和充满魅力的大使。”

尼基劳达

5月,整个F1围场再次被悲伤笼罩,传奇名宿尼基-劳达在维也纳去世。尼基-劳达一生充满传奇色彩,做车手时,他成为了三届世界冠军得主,他和亨特的冠军争夺是F1历史上最具有戏剧性的故事。

1976年,尼基-劳达在德国比赛时遭遇严重车祸,他驾驶的赛车被撞起火。在被救出之前,劳达严重烧伤,在医院接受急救时情况非常危急,甚至有牧师为他举行了临终祈祷。不可思议的是,劳达不仅奇迹生还,还仅隔6个星期就重返赛场,这段勇敢励志的故事,后来被拍摄成了电影《极速风流》。

退役之后,尼基-劳达并没有离开车坛,近年来他成为了梅赛德斯车队的非执行董事,为这支德国车队称霸F1提供了足够的精神力量。汉密尔顿在谈到劳达时表示:“在过去的7年里,与你一起工作真是一种荣幸。要不是你,我甚至不会加入这支车队。上帝保佑你的灵魂,感谢你成为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

相比两位传奇名宿,F2车手休伯特的名字也许不太容易被人提及,但是他成为了这一年赛场上最大的悲剧。比利时,斯帕赛道,在F1排位赛之后举行的F2赛事中,这位22岁的法国人以每小时150英里的速度撞车不幸身亡,在赛车安全性越来越高的今天,车手们的安全可以得到全方位的保障,但是不幸还是会在不经意间降临,就好像当年在铃鹿殒命的比安奇,他们用鲜血乃至生命,推动着这项运动的发展,让后来者们可以在更安全的条件下感受赛车运动的魅力。

今年,我们同样无比想念另一位F1车手,尽管他只是暂别围场,但是我们却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回归的一天,那就是阿隆索。作为 公认的目前车技最顶尖的车手,阿隆索上个赛季结束之后离开F1,尽管他依然还在其他赛事中拼搏,但是离开主流舞台,“头哥”也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下个赛季阿隆索依然没有回归的空间,而到了2021年,这位西班牙车王将迎来40岁的生日。谁也不会希望,在迈凯伦噩梦般的几个赛季,就是阿隆索在F1的结局。(文/李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