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曹贬刘的新笑话:张飞死后刘备说出四个字,诸葛亮大惊

有人说,听闻张飞死后,刘备说“我知道了”。听完这个,诸葛亮认为:刘备对张飞的死其实并不关心。所以认清了刘备的真面目。也有人说,刘备已经梦到、预料到张飞会死,因为他脾气不好,所以,认为张飞跟关羽而去是一种解脱。

其实,这些都是胡言乱语,每个人心里有怎样的“爱慕对象”,就会给出自己的答案。

其实,这个桥段只是出自当代人编的电视剧或文学小说或饭后消食的胡言。历史上肯定没有,因为历史上关羽、张飞都只是下属,没有什么“桃园三结义”。即使是《三国演义》其文也不是这么说的,而是非常痛心。

(1)《三国演义》小说、央视老版电视剧与新版电视剧的不同:编剧吸收了更多的“拥曹反刘”思想以展现今人的态度,符合今天的普遍心理

在第115回《急兄仇张飞遇害雪弟恨先主兴兵》却说得刘备非常伤心。小说是这么写的:先主放声大哭,昏绝于地。众官救醒。 由此,可以看到《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并没有说刘备如何伪善。

孙彦军版《三国演义》的第62集的主要情节是:听完张苞哭诉后,顿时昏厥。

其后多次有不要摧残身体的对话。打了败仗的时候,左边抱着关羽的牌位、右边抱着张飞的牌位还在哭。

于和伟版《三国演义》第77集则是,听后连说“三、三弟,三弟”晕倒在地前说出“休矣!”

从电视剧上看,新老两版《三国演义》表面上都遵从了罗贯中先生的《三国演义》,但新版显然吸收了今人的观点在剧情、内容上都有很多创新。

(2)宋后民心“拥刘贬曹”,今人大部分无所谓

对于“曹刘”的评价,从古到今分为三个阶段:拥曹拥刘、拥刘反曹、两者都不拥权斗而已

从西晋到唐朝中期都是“拥曹者居多”

离三国越远越没有政治纷扰,所以我们看看李世民的观点,他说曹操:匡正之功,异乎往代。

很显然,李世民的观点对曹操非常推崇。

但是,请注意!对刘备则是一如既往地赞扬的,没有朝代分期。

过渡阶段:从唐末到北宋初,曹操形象越来越坏

因为,“安史之乱”后中国混乱了二百年。特别是“五代十国”,甭说百姓就是皇帝也像是“韭菜”被拔了一波又一波。为了构造“忠君思想”人们有“忠奸观念”,从北宋初期到中期,统治阶层内部对古代历史、哲学等都进行过大辩论。不仅仅是曹操,包括晁错等历史人物在那一时期都有很大变化。

比精英层更激进的则是民间。到了北宋末年,曹操基本在民间曲艺故事、作品中就已经成为“枭雄”代表。

北宋后特别是“拥刘反曹”观念非常明显的《三国演义》小说的出现,奠定了曹操的主体形象

《三国演义》作为元末明初的著作,罗贯中集二百多年民间曲艺的精华,将民间曲艺、落地文人小说进行了一次“升华式编辑”,形成今天我们看到的小说。

(3)20世纪后,随着人们的知识水平越来越高、儒家思想从圣坛跌落,“权斗思想”成为人们看待他们的主流思想,包括新版《三国演义》,以及题主问的这个问题就是这种观念的展现

如今的人很少有人有“拥刘反曹”心理,但部分人都认为他们不过是争权夺利而已。因应这种思想,新《三国演义》增加了大量的权斗思想。例如司马懿、曹氏兄弟的内斗情节。

虽然,新版《三国演义》有一种“抑刘、捧曹、夸司马”思想的展现。但是,从现在人们观看二者的频率、谈及频率看,老版《三国演义》的经典地位无法撼动。

新旧版中的张飞

这说明什么?如果人们把过多“权斗思想”进入影视化,但“大部分人的心理观”是过不去的。

人们总希望给自己带来希望,让过去留下美好回忆。当你把人们的历史变得丑陋的时候,人们看后反而越容易去怀念“美好”。

把人、把历史想得丑陋是很容易的事情。例如题主所说的“四个字问题”,有人说是“我知道了”。但这个只不过是题主把自己的阴暗心理投放在刘备身上而已。通过小说、两版影视剧可以看出,这纯粹是“自说自话”。我也可以说“有借口了”——伐东吴、占领东吴;“终于死了”——装戏装得太辛苦了。

总之,自己怎么想自己、想他人、想周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