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四公子之一,曾以养客而闻名,不过人品极差

引言

孟尝君是战国四公子之首,他以养客而闻名,在战国历史上,孟尝君颇有名望。不过,就是这样一位翩翩公子,其人品却极为恶劣,后来,他竟然帮着其它国家来攻打自己的母国,而且险些致使齐国走向灭亡。要不是名将田单力挽狂澜,恐怕齐国真得就要消失在历史的舞台之上,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呢?

一、贵族公子,食养门客

众所周知,战国四公子都好食养门客,孟尝君也不例外。孟尝君田文是战国时期齐国人,他的祖父正是齐国大名鼎鼎的齐威王。作为宗室贵胄,孟尝君在齐国也是享负盛名。

早期的孟尝君颇有才华,他喜好读书,并与天下士人相交。当时,孟尝君以才气闻名,就连齐湣王也对其佩服不已。孟尝君食养门客后,在齐国,他的声望甚至可以和齐王对等,因为这个原因,孟尝君也成为了齐国实际上的相国。

不过,孟尝君贵为胄贵,却也毫不吝啬钱财,他乐意与天下士人相交,并出资帮助他们。因为这个缘故,投靠在他身边的门客也是门庭若市,后世流传的三千门客,各国的所谓人才都从四面八方赶来投奔孟尝君。

二、三拜相国,攻伐

早期的孟尝君颇有一番作为,而且他也深得齐湣王的信任,不过,随着孟尝君本人权利欲望的膨胀,他的本性也逐渐显露出来。

孟尝君田文有统领齐国朝政的野心,他并不想作为一个普通的臣子,而是成为一代权臣。因为其的目的不纯,所以他与齐湣王之间的关系也迅速走向分裂。齐湣王虽说志大才疏,但也不失为一代名君,而齐国有像孟尝君这样高名望的臣子,也始终令齐王如坐针毡。为了拿掉孟尝君的官爵,齐湣王可是不择手段。不过,也正因为这样,齐湣王才与孟尝君发生了直接冲突。

当齐湣王和孟尝君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西方的秦国却趁此机会向孟尝君伸来了橄榄枝。秦昭襄王是看到了孟尝君的才气。秦国自从张仪出走之后,就出现了人才上的空缺,恰好秦昭襄王是一个礼贤下的君主,他广招天下才俊,为得就是使得秦国崛起于世,因为齐国的矛盾,正好使得秦昭襄王找到了招揽孟尝君的机会。

秦昭襄王初期,天下最有才气且名望最高的就属孟尝君田文了,所以,秦昭襄王首先就想到了他。不久,因为和齐湣王闹翻,加上秦昭襄王的怂恿,孟尝君终于带领门客来到了秦国,他受到了秦王的礼遇,并官拜相国,协助秦王处理国政,从前是齐国贵公子的田文,在春秋时期的特殊历史大环境下,摇身一变成为了秦国的宰相。

孟尝君是齐国的公子,他的心自然向着齐国。当孟尝君来到秦国之后,就有秦人产生了疑虑,当时,以秦国外戚魏冉为首的秦国公室大臣就极力反对孟尝君入秦,再加上孟尝君本来就有偏向齐国的政策,所以他很快便受到秦王的猜疑。

于是两人又发生了矛盾,幸亏孟尝君田文门客众多,所以他对秦国的消息了如指掌,当他知道秦王不信任自己的时候,遂连夜带着亲从逃回了齐国,这就是所谓孟尝君一拜相国的经历。

孟尝君一拜相国,可以说是惊险无比,但这样的行为,不顾国家体面,甘心为它国效力,其实和卖贼无二,他所谓被后世多引用的礼贤下士的名头,也是基于他的欺世盗名,为了自己获得更大的利益和价值而准备的。

回到齐国后的孟尝君重新得到了齐王的重用。因为前番之事,孟尝君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征伐秦国的事情上。不过,孟尝君毕竟是大权独握,久而久之,他本人又与齐湣王发生了冲突。原来,随着孟尝君兼领国政,他却愈来愈不把齐湣王放在眼里,孟尝君仗着自己是薛公,又兼领着军政,遂多次在朝议时顶撞齐王。

起初,齐湣王因为孟尝君才智过人,所以没有过多追究,但随着孟尝君野心越来越大,齐湣王最终忍无可忍。在齐湣王的逼迫下,孟尝君只好再次转投魏国。

孟尝君两度拜相,两度又仓皇出逃,这让他着实不堪。不过,孟尝君毕竟有过人的才智和威望,所以最终他还是受到了魏王的礼遇,并官拜相国之位。神奇的孟尝君用如出一辙的方式和苏秦一样,穿插游走于多个国家之间,而且靠着自己的名望,都能获得身居要职的待遇。

一个外国公室,却长期在它国任职,而且还兼领他国军政,这是什么概念。孟尝君可以说是战国四公子之中人品最为低下的人了。

做了魏相后,这位名满天下的公子竟然怂恿魏国攻打自己的母国。后来,齐国灭亡了宋国,又是孟尝君率先举事,他在秦昭襄王等人的促成下,竟然煽动中原列国纷纷入侵齐国。也正因为他极力卖国,才最终促成了乐毅五国伐齐的局面,作为齐国的宗室和所谓在历史上有着招揽门客礼贤下士的田文,他的多次跳梁小丑的表现实在是有让着瞠目结舌的反差。

三、保持中立,终致灭国

孟尝君的封地在薛地,这也是他长期能够周游于列国的资本。不过,就是这样一个根据地,后来竟也遭到了孟尝君的糟践。

孟尝君出卖国家利益,已经和汉贼相差无几。作为魏相,他怂恿魏国攻伐齐国,当然是理所当然,但是,他作为齐国宗室,却勾结外邦,陷害母国,显然是卖国的体现。这样的公子,应当人人得而诛之,而后世之人提起孟尝君,也就是提到他的所谓厚待门客,他的反差对国家的不忠却少有人提及。

在打残自己的母国后,孟尝君终于报了自己的私仇,是他加快了齐国的衰弱,也是他一手策划导致齐湣王身死。齐国衰弱后,孟尝君也得到了实际的利益,他获得了齐国富庶的土地,并辗转回到了母国。晚年的孟尝君继续在其领地薛地食养门客,不过,这时候的孟尝君却早已失去了该有的名望。因为齐国本身的衰弱,他作为齐国宗室公子的名望也不复存在。

五国伐齐之前,孟尝君可以依靠齐国的国势周游于列国,但随着齐国衰弱,孟尝君在诸侯国中的地位也就迅速降低了,虽然孟尝君田文在利益的驱使下成就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但是他对国家的伤害带来了不可忽视的影响。

公元前279年,孟尝君田文终于在他的领地薛地去世,在临逝前,孟尝君嘱托自己的儿子保持中立。不过,一个小国,要想在乱世中图存,那是很难的。其死后,他的儿子们就因为财产之争而陷入内斗,不久,齐、魏两国便灭亡了薛邑,而孟尝君的后代也悉数为乱兵所杀。

总结

作为战国四公子之一,孟尝君的经历可谓是非常丰富。对于孟尝君来说,自己的利益第一,财产第二,国家才是第三。在这一点上他是无法与信陵君魏无忌相比较的。信陵君可以为了自己的国家甘愿与秦国拼杀,而孟尝君却全无大局观念,他只认识自己的私利,而没有国家利益。为了利益,他可以舍弃自己的母国,甚至可以投敌去攻打自己的母国,这样的人物,是不值我们学习的。

孟尝君虽然有一定的治国之才,但却实在有违大家风范,他藐视君王的权威,甚至专权独揽,完全没有君臣的礼数。他在担任齐相的时候,多次顶撞齐王,为了权利,他竟然可以直接和齐王叫板,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本人的秉性了。从他的行为来看,他所追求的顶撞,完全和后世的谏臣为了国家的强大和利益出自公心的顶撞君主不同。他不是一个忠于社稷的臣子,更别提礼仪廉耻之心。

关键时候,孟尝君也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秦王重用,孟尝君舍弃,齐王任用,孟尝君又离开。后来,魏王又拜其为国相,他又不负责任的辞掉官职,这一系列举动,完全不像一个谦谦君子所为。

我们再来看看孟尝君本人的性格,和平原君赵胜等人不同的是,孟尝君是一个骄矜狂傲的人。他有权利欲望,甚至为了上位可以不择手段。当赵国面临危险的时候,赵胜可以挺身而出,如果归于孟尝君,恐怕早已是舍弃国家而去。相比于魏国公子无忌在窃符救赵等大局观上面的表现,田文因为自己的私利不断在各个国家之间来回穿梭。因为其骄矜的本性,孟尝君最终也为其家族带来了灾难。他死后,他的家族也随之被族灭,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

参考文献

1.(西汉)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

2.(北宋)司马光等:《资治通鉴》,中华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