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瓷器是怎么打败中国的?

作为瓷器的故乡,中国是当之无愧的瓷器生产大国,瓷器产量与出口量都排在世界首位。

不过嘛,在大量出口的同时我们也进口瓷器,而且,进口瓷器的单价往往是出口的好几倍。

这说明什么?我们进口的都是高端产品,而出口的多是廉价制品。

事实也确实如此,中国瓷器一直在低端日用品市场上竞争,高端市场则属于欧洲、美国以及日本。尤其是欧洲,基本上占据了90%的高端瓷器市场。

可仅仅在300多年前,整个欧洲都还没弄明白瓷器到底是怎么烧成的,中国瓷器在欧洲还是供不应求的天价奢侈品。

这300多年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中 /国/ 瓷/器

曾让整个欧洲疯狂

14世纪,景德镇生产的瓷器经由丝绸之路,从中亚辗转来到了欧洲大陆。

有记录可查的最早进入欧洲的中国瓷器,是一件元青白釉开光花卉玉壶春瓶,又称“丰山瓶”,现藏于爱尔兰国家博物馆

这时的欧洲,人们普遍使用的是粗糙笨重的陶器、木器,少数贵族才有资格使用银器,但银制餐具又容易生锈发黑。当瓷器出现的那一刻,整个欧洲大陆都震惊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轻巧、洁白、细腻又精致的东西。

震惊之后,就是疯狂的追逐,欧洲贵族们争相购买这些来自中国的瓷器,买回去之后也不舍得使用,而是当作珍贵的收藏品放在镶银的底座上供起来。

丰山瓶到欧洲后被添加了金属盖、流、把手和底座,变成了一件执壶

丝绸之路曾经是中国瓷器抵达欧洲的必经之路,阿拉伯商人们则是贩卖瓷器的中间商,瓷器经他们的手之后,价格一涨再涨,甚至堪比黄金。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瓷器在欧洲都被称作“白色的金子”,是上流社会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只有贵族才能购买并享用这些来自东方的精美器物。

为了显示自己有钱有品位,贵族找画家画画时,一定会要求画上自己家的中国瓷器,图为绘于1514年的《诸神之宴》

阿拉伯商人的好日子并不长久,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到来,16世纪之后,西班牙、葡萄牙打通了通往中国的海上之路,从中国带回大批大批的瓷器。

然而,欧洲人对瓷器的热情,并没有因供应量变大而稍有减弱,西班牙、葡萄牙从中获得了上百倍的利润。为此,两国不惜强制规定从东印度归来的商船,货物的1/3必须得是中国瓷器。

包括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在内,很多欧洲国王都是中国瓷器的狂热爱好者。而其中最为狂热的非波兰国王兼萨克森(今德国东部)统治者奥古斯特二世莫属。

奥古斯特二世画像

奥古斯特二世一生共收藏了35098件瓷器珍品,是欧洲历史上东方瓷器最大的收藏家和鉴赏家,为了陈列这些瓷器,不惜买下一整栋豪华别墅。

他还做过一桩著名的交易:1717年,奥古斯特二世在国家精锐部队中选出了600名全副武装的龙骑兵,不过,并不是用于战争。而是用这600名骑兵,跟普鲁士国王交换了151件康熙年间的青花瓷!

这批用龙骑兵换来的瓷器被称为“龙骑兵瓶”,图为德国茨温格宮中的“龙骑兵瓶”

据统计,仅十八世纪的百年之内,进入欧洲的中国瓷器就在6000万件到1亿件之间。

山/寨/ 问 / 世

长得像青花瓷的青花釉陶

中国瓷器的行情这么好,欧洲人怎么可能不眼红。于是他们就想了,我们为什么不自己生产,而要让中国人赚我们的钱呢?

第一个把想法付诸实际的,是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美第奇家族(文艺复兴最大的“天使投资人”)。

16世纪中后期,美第奇家族在佛罗伦萨建窑,开始山寨中国的青花瓷。

然而,当时的欧洲人对烧制瓷器一无所知,美第奇家族花费巨大的财力、克服重重困难之后生产出的,只是造型和釉色类似于明朝青花瓷,但工艺和品质都还差很远很远的釉陶。

美第奇软瓷罐,意大利那不勒斯马提纳公爵博物馆藏

这种山寨产品自然竞争不过中国瓷器,17世纪初,美第奇家族的“瓷器”停产。

不得不说美第奇家族的运气不太好,在他们停产差不多半个世纪后的17世纪中期,中国经历明清换代,瓷器出口量大大减少,欧洲本土“瓷器”迎来了春天。

荷兰商人首先抓住了商机,他们在代尔夫特建立窑厂,紧锣密鼓仿制中国青花瓷。

荷兰代尔夫特双剑客蓝陶瓶

虽然代尔夫特窑的产品跟美第奇家族一样,都是只有外表、没有质量的釉陶。但架不住中国瓷器进不来,市场产生了空缺,代尔夫特生产的青花釉陶(被称为代尔夫特蓝陶),很快攻占了欧洲市场。

看到荷兰人的成功之后,英格兰、德国、匈牙利等欧洲各国也纷纷效仿,大规模生产这种青花釉陶,趁中国无暇顾及之际大发其财。

代尔夫特蓝陶至今仍在生产,图为现代蓝陶制品

但这些欧洲商人们心里很清楚,他们生产的釉陶产品,由于烧制温度不够,水洗之后会出现掉色现象,只要中国瓷器回归,市场仍然是属于中国瓷器的。

破/解/ 密/码

德国炼金术+法国间谍战

果不其然,1683年,稳定了内部统治的康熙宣布开放海禁,中国瓷器迅速收复欧洲市场。

尝过甜头的欧洲人,眼睁睁看着大把真金白银再次流入中国,怎能甘心。他们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解开瓷器的秘密,烧制出真正的瓷器。

关于瓷器,欧洲人有诸多脑洞:马可·波罗认为瓷器是用一种矿土制成的,但前提是把这种土在地下埋个几十年;有人认为瓷器质感清脆,一定是用蛋壳和龙虾壳做的;也有人觉得瓷器的主要材料是中国地下的一种神秘液体……

德国人奥古斯特二世(没错,又是他)就理智多了,他相信中国瓷器既然有“白金”之称,肯定与炼金术有关。

奥古斯特二世把他祖传的城堡改造成瓷器工厂,找来炼金术士伯特格尔,为他探索中国瓷器的烧制方法。虽然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在奥古斯特二世的高压政策之下,伯特格尔还真的成功了。

1708年,经过无数次的配方实验之后,伯特格尔终于成功烧制出白色透明的高温瓷器。1710年,奥古斯特二世在下令在梅森地区建立皇家瓷器工场,专门用来生产 “中国瓷器”。

18世纪的梅森瓷

德国人自力更生取得重大进展之时,法国人派往景德镇盗取瓷器生产秘方的间谍,已经潜伏了十几年。

这个间谍中文名叫殷弘绪,是法国教会派出的传教士。1698年来到中国,1703年到江西的抚州、饶州、九江一带传教。

瓷器间谍殷弘绪

景德镇作为瓷器生产中心,有着严格的保密措施,严禁外国人在那里过夜。殷弘绪为了混进景德镇,向康熙进贡了一批法国葡萄酒,顺利获得了景德镇的居住权。

殷弘绪在景德镇一住七年,期间想方设法观察了解窑场的各道工序。他还在陶工中培养教徒,通过布道活动,从教徒那里打听到瓷器生产的许多细节。

1712年,殷弘绪写下《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这封信,详细介绍了中国瓷器的制作流程及原料,寄回法国耶稣会。

信中写道:我在景德镇有机会研究了传播世界各地的瓷器的制作方法。我之所以对此进行探索,并非出于好奇心,而是为了欧洲。

1722年,殷弘绪再次写信回法国,详细补充破解了金彩、色釉瓷、紫金釉、龙泉瓷、黑釉、红釉、窑变等技术特点和制作要领。

因着这两封信,法国人终于破解了中国瓷器的秘密,并很快在本地仿制出了瓷器。

18世纪初法国生产的软瓷

有意思的是,由于法国境内一直没有发现高岭土,所产瓷器和中国瓷器一直存在差距,被称为软瓷。

直到1768年,法国南部发现了丰富的高岭土矿,法国才烧制出真正意义上的瓷器。

18世纪80年代法国生产的硬瓷瓷碗

反 /超/ 中/ 国

科学的力量

18世纪初的欧洲正处于第一次工业革命前夕,近代科学已经起步。

研究瓷器的炼金士也好,工匠也好,他们都擅长一件事:定量分析和比较试验,所以当伯特格尔烧制出瓷器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弄清楚了瓷器的成分和烧制原理。

而且整个研制过程中,他们特别注重保留原始数据和实验报告,这不仅让实验更加严谨,也能保存诸多古老配方,让后人直接受益。

伯特格尔的笔记

反观中国工匠,靠的是手口相传、言传身教,能领会多少完全靠徒弟的悟性。很多重要的“秘方”都缺乏记载,但凡经历动荡极容易造成失传,后人想要再度掌握这项“秘方”,必须得从头开始,重复前人的失败。

此外,景德镇在清朝皇帝眼中,不过是日用品和礼品生产基地,所有的尖端技术、优秀匠人都只为皇帝个人的审美趣味服务,缺乏与时俱进的创新动力。

充分证明乾隆奇葩审美的各种釉彩大瓶

而欧洲这边,殷弘绪寄回法国的第一封信,于1716年被公开发表在《科学》杂志上,这相当于向全世界公开了中国瓷器的秘密。很快,整个欧洲都弄懂了中国瓷器的配方。

在接下来到来的第一瓷工业革命中,欧洲人将机械引入瓷器生产,找到了更好的控制窑温方式,成品率大大提升,成本骤降。为了保持市场竞争力,在器型、配方、图案等方面也多有创新。

18世纪末法国模仿日本漆器风格生产的瓷盘

19世纪法国利摩日瓷盘

接下来,趁着中国从清末开始的长时间战乱,欧洲瓷器一举取代中国,称霸高端日用瓷市场。

当然,要说到艺术陶瓷,咱还是没服过谁的哈

更多内容,请关注“宝库”

本文为“宝库”原创,转载请私信“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