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谭嗣同的挚友,近代武术大师,以侠义精神名垂青史

影视作品中的大刀王五形象

从思想史的角度看,近代武侠以及尚武之风大盛,一方面与历史上的“反清复明”的传统有关,另一方面与完善民族性格的集体认知有紧密联系。

近代已降,国势衰微,很多思想家从民族性格上找原因,认为缺乏尚武精神和侠义之风是重要因素。正如梁启超先生在《中国之武士道》的《自序》中言:“中国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中国民族之不武,则第二之天性也。” 从秦朝以后的专制统治导致了民族性格的软弱和萎靡。所以要使民族振兴必须打破第二天性,弘扬第一天性。

无独有偶,章太炎在《訄书·儒侠》一文里也说:“侠者无书,不得附九流。然天下有亟事,非侠士无足属。---且儒者之义,有过于杀身成仁者乎?儒者之用,有过于除国之大害,扞国之大患者乎?”

近代人物中,武术大师很多,有爱国侠义精神的仁人志士也不少。但这二者齐备的屈指可数。民间流传很多的晚清十大高手的名单中有些不算武术大师,也有的事迹不可考。但大刀王五是公认的一流人物。同时代的梁启超在《饮冰室诗话》里就激赞:“王五生平以锄强扶弱为事。”

王正谊 字子斌,也称子彬、子宾。河北沧州人。小时候家里十分贫寒,三岁丧父,与母相依为命。先拜当地武师肖和成为师,后拜沧州双刀李凤岗。在李凤岗门下,王正谊武功大进,而且结交了当时不少的武林人物。一说他“大刀王五”的绰号就是从此而来。王正谊开始学双刀,后改为大刀,刀身二尺,杆二尺五,俗称“双手带”。加上在师门排行第五,故称“大刀王五”。 经过多年修习,他拜别师门,先到天津,后又到北京,经人介绍到了一家镖局当了镖师。

1877年,王五用自己的积蓄,加上江湖上朋友的帮忙,在北京半壁街自开了源顺镖局(后来迁往广安大街)。源顺镖局活动范围北自山海关,南到江苏淮安市清江浦。他规范从业,德义高尚,生意十分红火。源顺镖局东墙上高挂“德容感化”金字横匾,西墙上高挂“义重解骖”金字横匾。大门里还有“尚武”、“济贫”两小块匾额,都是北京城的老百姓赞誉大刀王五“轻财重义、济困扶危”的精神所挂。

源顺镖局旧址

关于王正谊的武艺,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第之子刘鹏年在《记大刀王五》一文中有精彩的描述,说他本人小时候跟父亲刘光第去拜访过王正谊,其貌“短身疏须,丰颌广额,蔼然恂恂”,其声“与客谈笑,声震庭瓦,所列兵皆瑟瑟响”,其态“抵掌论事,眉宇问往往暴其壮猛之概,目光尤为炯炯”,其武“刀、矛、钩、戟”无不精通。关于王正谊的武德,一位叫“莼穸”的作者写过一篇《记大刀王五书后》,从亲历者的角度描述了王正谊行走江湖的锄强扶弱的事迹。称赞王正谊,“皆磊磊落落,无几微尘俗气,古所谓大丈夫者。

清廷甲午战败后,御史安维峻上疏,力陈议和之弊,要求严惩误国者,却遭到清廷的贬斥,被革职戍边。王五出于义愤毅然担负起了护送安维峻的责任。回京后,王五便在香厂筹开学堂街,名为“父武义学”。 另外,王五与维新志士谭嗣同的交往也被广为传颂。百日维新失败后,谭嗣同不愿逃命而被捕牺牲。他在名篇《狱中诗》写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梁启超把其中的“两昆仑”解释为康有为和大刀王五。尽管对“两昆仑”是谁的说法有很多种,但从中可以看出王五在当时的影响。

与大刀王五交情深厚的维新志士谭嗣同

1900年 ,义和团拳民运动在北方兴起。王五率众积极参加,与义和团众并肩作战。 退叟《记大刀王五》一文载:“土匪又设计与教友报告德国兵营,声言王五是义和拳头,曾杀害洋人教友多人。德兵营派兵数十名往捕王五,行在打磨厂遇,枪弹交击,王殒命----” 死时5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