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的十大病号皇帝之北齐后主口吃的高纬

口吃不是大毛病,但是想象下,作为一国最高的军事统帅视察军队,期期艾艾地说出:“同同….志….们们….辛辛辛……苦了。”还是蛮好玩的。在太平盛世,这是不错的笑料,但若这一幕发生在亡国危机中,恐怕谁也笑不出来,除了这一位口吃的无愁天子——高纬。

说句实话,比起伯伯和父亲,高纬本质并不残暴,他就是没有本事。一个没有本事的人当老大,为了营造安全感,自然要除掉有本事的人,于是他杀掉了名将斛律光和高长恭。没本事的老大,也管不住手下,于是贪污的贪污,造反的造反,这下子老大慌了,抡起大刀搞起流血恐怖,色厉内荏地想震慑手下。这一来,人心流失殆尽。没有几年,西边的敌国北周打到了城下,情势危急。

高纬是个口吃,他也一直很自卑,除了内侍外不和别人讲话,还不爱见大臣。现在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斛律孝卿给高纬准备演讲稿,要他对军队将士痛哭流涕,慷慨陈词,这样,就能感动将士为他奋勇杀敌,以济国难。高纬生于后宫之中,养在妇人之手,过惯了歌舞升平的日子,哪里会和鲜卑武士这些头上长角的狰狞之辈打交道?他到了军队中就口吃大发作,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也许是为了救自己的冷场,高纬本能地大笑起来。

所谓红颜祸水,高纬在得到冯小怜之后,经常至朝堂于不顾,甚至将冯小怜多次带到战场上,以备欢乐。在晋州战情危及时,高纬竟然不顾晋州危机,而陪伴冯小怜继续打猎,致使平阳陷落。后在晋州失守之后,高纬命士兵挖地道向城里发起攻击,城墙倒下十几步宽,将士们正准备趁势而入时,高纬传令暂时停下,让人召冯小怜一起观看。可是,冯小怜正在梳妆打扮,没能马上赶来。周军便用许多木头把缺口堵塞严密,因此城未能攻下。

斛律光手握重权,可以说北齐的兵力几乎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俗话说得好树大招风物极必反,对于这样一个人就算他没有谋反之心,但难免帝王会对他生出怀疑之心。在祖珽的多次离间之下,高纬也开始担心,斛律光会不会威胁到自己的皇位。高纬在心里开始盘算怎么解决斛律光,而斛律光也注意到了高纬看向自己一样的眼光,就这样两个人都在心里犯愁。一个愁斛律光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一个害怕高纬铲除自己。于是高纬就和祖珽两人合计,用谋反的罪名处死斛律光。

于是祖珽又向高纬提议,让高纬赐给斛律光一匹好马,在斛律光谢恩的时候,在以谋反的罪名杀掉他。对于祖珽的这个馊主意高纬居然觉得可行,于是他在斛律光谢恩的时候,命令早已埋伏好的手下杀掉了斛律光。一代忠臣斛律光到死可能都不会想到自己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自己忠于的君王手下,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高纬任用奸臣,谋杀忠臣,他这种做法犯了皇家大忌,这也意味着北齐离灭亡只是早晚的问题,无疑作为一个皇帝高纬是失败的。

鲜卑武士们终于明白自己效忠的皇帝是怎么一个素质。

何必陪这种人去死?

军队毫无斗志,北齐亡国,高纬身死。

高纬虽然口吃,不过能边弹琵琶边唱无愁曲,正是俗语说的,口吃能唱歌,跛子能跳舞。

有口吃病的皇帝还有几个,不过没有赶上亡国破家这种温情场面,无视。

疾病指数:

评论:高纬父母是标准的奸夫淫妇,从资质、教养和经历来说,都是典型亡国君,死不足惜。可怜了小帅小胖为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