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号牌纠纷,北京代办新车上牌需现场视频连线

给新车上牌,还需要当场在检测场窗口来一段视频连线?近期,多位碰到此类场面的市民询问“是否今后的车管代办业务,都需要当场视频”。对市民的这个问题,记者进行多方采访后了解到:此举确实存在,在机动车号牌日益成为紧俏资源的今天,这是为了堵塞购车指标的私下转让、或者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情况下被冒用委托进行登记”而被迫增加的环节。

现场视频连线是不是在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近期连续接到市民反应,称在新车检测场上牌时,因前方排队办理的车主当中,有人是为他人“代办”,于是被要求进行视频连线。

市民王女士说,前不久,她在位于顺义李桥镇的空港方兴检测场上牌。“我前边一个办理上牌业务的人,使用的是他父亲的购车指标,他是前来代办,结果窗口工作人员要求他现场给父亲来一段视频通话,可是显然那边的老人不会用视频,这位代办者一再要求老爷子赶紧出门,找一位会使用视频的邻居来帮忙,结果说着说着,俩人说急了,那边直接挂断电话,这边又不肯放弃,折腾了老半天。”王女士说,这一幕,让在代办者后边排队的市民感到颇为不满:以前没听说过代办业务还得如此验证一番,这算不算多此一举,白白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记者前往通州、朝阳的数个新车检测场的上牌窗口咨询。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视频查证”的环节确实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但措施本身也有一定弹性,而且只要双方在视频中交流几句,对方确认“委托”确实存在即可,不会耽误办事者太多的时间。

官方表态:视频核实情况且用执法记录仪留存影像

记者从北京市车管所了解到,这个举措是要堵住现有代办流程中的漏洞。

车管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在办理“车辆报废更新、转出本市后更新”等机动车业务时,因为可以委托他人办理,以前多次出现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车辆登记,给机动车所有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交管局车管所在办理上述业务时,为方便群众且保证登记的真实有效性,对机动车所有人因不可抗力等原因不能到场办理的,采用与机动车所有人“视频核实情况且用执法记录仪留存影像”的方式核实相关信息。

但是,据部分知情人士及检测场工作人员介绍,所谓“多次出现在机动车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车辆登记,给所有人带来巨大损失”的话,还是应该仔细分析。记者了解到,自称遭受“巨大经济损失”的车主,其中有不少是将自己名下号牌资源出租出去的“出租方”。

出租号牌究竟能有多大的收益?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从事相关业务的中介人士韩先生。

韩先生说,现在市面上的价格一般是每年1.7万左右,个别情况下已经达到了每年2万,正常情况下5年起租,在愿意增加租金的前提下,有些号牌拥有者会同意租赁3年,但时间再短的,基本无法成交。现在的价格与之前曾经出现的“五万租八年”相比,已经有了比较大的涨幅。

为应对恶意投诉保障守法车主利益而不得不为

多位知情人士讲,自北京严格限制车牌之后,“租赁北京车牌”成了一个基本公开的秘密,有了一整条完整的产业链。

在北京产业疏解过程中,准备离开北京,但是手中拥有之前购置的北京牌照车辆的车主,或者并无实际用车需求,却在摇号时意外摇中的市民,手中都拥有无车且需要用车市民迫切需要的资源。在中介的帮助下,他们将车牌出租出去,获取相应收益,但同时也承担着“一旦车子发生重大事故,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风险。

北京上个月针对外埠号牌车辆的管控更加严格,每年“进京证”办理的总量、时长受到严格限制,北京号牌的出租价格水涨船高,甚至一度发生暴涨。这让不少前期以相对廉价的价格,签署长期租车协议的车主感到不满:同是出租车牌,现在租比之前租的价格高得太多了。其中部分人遂进行恶意投诉,谎称登记机构在没有核实车主身份和车主意愿的时候,仅根据前来办理上牌业务的人手中的代办协议就办理了上牌,理由就是“我都不知情,号牌资源就没了!”

有知情人讲,在他经办的业务中,投诉者发现“代办协议”上他的签名,和本人现场写下的签名丝毫无差的时候,竟能故作惊讶:“他模仿我的笔迹,还真像啊!”

为了应对此类恶意投诉,并保护可能存在的,当真被人冒用签名代办了车牌业务的车主,从事新车登记业务的部分单位自发实施了现场视频连线以“确认代办委托”属实的方式,随后发现此举确实有效,于是逐渐推广。

交管部门表示,为堵塞其中的漏洞,维护守法的号牌拥有者的权益,实施“现场视频连线,并由登记机构录像取证”的方式,实属不得已。同时,这也会有效打击不法中介从事的此项业务——毕竟,一旦中介人员让出租方和租赁方直接见面联系,其盈利空间何在呢?

图片来源:北晚新视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