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电焊工的影帝之路:46岁王景春的春天终于来了

二十余载的时光匆匆而过,在一部部电影作品中,王景春深沉、收敛的表演,极具分寸地展示了人物内心汹涌的情感和对苦难的默默承受。角色长进了他的身体里,那种感觉是不可言喻的,年近半百的王景春知道那是一个演员最幸福的时刻。

2018年2月17日凌晨,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的颁奖礼上,王景春因为《地久天长》这部电影斩获银熊奖,他的右手紧紧握着奖杯,热泪盈眶地说了一句话:

“我想对我在天堂的父亲说一声,好久不见,老爹。”

此刻,即使是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他的身影,都让人无法遏制地感到悲伤。这年冬天,他回到了家乡阿勒泰。新疆下了很大的雪,推土机推了三天三夜,大雪封山之后,王景春开着车去了当年父亲边防站战斗过的地方,这是时隔三十多年的一次探望。王景春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在天上看着他,并给予他力量。

王景春长了一张典型70年代中国男人的脸:隐忍、坚韧、朴实,时代气息浓厚。

他相貌平平,八字眉时常紧皱,笑起来眼睛眯成两条细线,这一切“不利因素”足以让王景春泯然众人矣。

在2019年11月23日的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上,他拿到了“最佳男主角奖”。

身处于这个以颜值和流量为王的时代,对于王景春来说,这是对他这么多年来演员身份最好的诠释。

站在领奖台上,王景春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说:

“从影20年,我很激动。有幸处在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希望中国电影阳光普照,愿所有的情感与爱地久天长。”

毋庸置疑,这是他的心里话。

二十余载的时光匆匆而过,在一部部电影作品中,王景春深沉、收敛的表演,极具分寸地展示了人物内心汹涌的情感和对苦难的默默承受。

角色长进了他的身体里,那种感觉是不可言喻的,年近半百的王景春知道那是一个演员最幸福的时刻。

人们热衷于看到一个好演员等来春天的故事,但王景春说:

没有冬天,不曾冬眠。

2019年2月17日凌晨,王景春成为了“柏林影帝”。一时间,王景春这个原本并不被大众所熟知的名字,成为了媒体们争相报道的头条人物。

事实上,这张令观众既熟悉又陌生的质朴面孔早已入行20多年。

一半以上的采访者都会问到“颜值”,人们渴望听到一个相貌平平的演员,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站起来的故事。

但影帝王景春打破了他们的“美梦”,对于自己这张极具特色的脸,他曾自嘲道:

“当年上戏艺考把我招进来的原因,无非就是因为我的形象太好了,几百年出一个,我这样的就我一个。”

那天他接受完媒体的采访,在回酒店的路上,碰见了一个德国老太太。

老人看见王景春后,非常惊讶地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对他说:“我昨天去看了你的电影,很喜欢,《地久天长》这三个小时我觉得没有一分钟是浪费的。”

王景春开心地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他认为是人性共通的东西打动了每一个观众,那种平实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是最为珍贵的情感。

《地久天长》这部电影,从演员到故事,都显得跟时代格格不入,却是80后的父母这批人,真实经历过的历史,是属于他们这一代人的《活着》。

从知青到返程招工,王景春用自己细腻的表演,淋漓尽致地演绎出刘耀军这个大时代背景下的中国普通工人最深刻、朴实的情感。

那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在漫长的人生逆境中的沧桑感,以及痛苦背后的宽容与温情。

《地久天长》剧照

刘耀军对于王景春而言,不是荧幕里的那个角色,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导演王小帅这样形容他:“扎在生活的土壤里,人物自然而然地生长出来。”

拍摄结束后,王景春迟迟走不出来。刘耀军像是长在了他的身体里,他常常做梦,梦见自己失去了儿子,从河边一路跑到医院……

王景春18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这让他无法接受。回想起与父亲相处的那十几年,自己一直都是和父亲拧着过……

“一直特别遗憾,他没看到我上大学,也没看过我演的电影,我拿奖他也没有见到。”

《地久天长》剧照

在《地久天长》中,王景春算是本色出演。他用自己年少时同父亲的情感,去诠释刘耀军和儿子的关系,看上去笨拙又真诚。

他的表演方式克制而平实,极具真实感,为人物营造出深沉而悠远的气质,导演王小帅数次因为王景春的表演而动容落泪。

王景春说:“我并不想做一个所谓的成功者,站在一个高度上教别人如何演戏。我还是老老实实演戏,踏踏实实做人。”

在王景春的内心,他认为作品比自己的名字重要。

认真拍每一部戏,让自己更多的作品被更多的人看见、喜欢,那才是他所追求的事情。

《地久天长》剧照

王景春小学五年级就上了电视,表演小品。那时,家里还没有电视机,他激动地跑到伯伯家看自己演的小品。

之后的王景春,成为了一个文艺爱好者。

新疆的阿勒泰地区,是王景春的故乡。那是一个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地方,有着辽阔的草原和戈壁滩,民风淳朴,人跟人之间特别的亲近,他从小喝着克兰河的水长大。

1973年2月12日,王景春出生。从小,他就听身边的大人讲到一个特别重要的词语,叫“礼行”。

年幼的他一直想不明白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来,他长大了,将这两个字写在纸上,才明白:“礼是礼貌的礼,行是行动的行,这是一种做人的规矩,也是阿勒泰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

王景春的父亲是个军人,对他要求极高,一直对儿子寄予厚望,希望他能考上大学。

但是从小喜欢与父亲对着干的他,早早地就去社会上工作了。

年轻时的王景春

1992年,19岁的王景春中专毕业后被安排到新疆百货大厦工作了三年,起初在工会负责宣传,之后被调到了鞋帽部卖童鞋。

没想到刚工作了一年,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没能上大学成为了父亲的遗憾,也成为了压在王景春心底的一块沉重的石头。

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朗辰。

朗辰对他说:“春儿,你应该去考戏剧学院、电影学院,你完全具备这个素质。”

王景春恍然大悟,这才有了考学的想法,也算是完成父亲的遗愿。从对抗到接受,成长大抵如此。

原本当演员只是一个梦想,当朗辰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他就开始付诸行动了。

可是一切都没那么容易。年纪超龄,长相不佳,多次波折后,上海戏剧学院以特招的形式才录取了王景春。

那一年同时入学的还有陆毅、罗海琼、薛佳凝、朱永腾……同学全是俊男靓女,王景春觉得自己身在其中,格格不入,甚至还会被其他系的人认成是他们的老师。

王景春左一,陆毅左二

走进专业学府后,王景春异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在上戏那四年他如饥似渴,也在那时候建立了自己对于表演的观念。

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极其深爱演员这个职业,深爱表演。

“说不想得奖,那才是装孙子呢,大胆做梦,然后一路坚持走下去。”这是王景春,还没正式走上演员之路前说过的话。

1998年的夏天,全国观众都在家看陆毅主演的电视剧《永不瞑目》,接下来班里的其他同学也相继走红,这种好运气却迟迟没有降临在王景春身上。

时间来到千禧年,王景春即将30岁了。在而立之年,他的事业却一直不温不火。

王景春一直在多部影片中蓄势待发,虽然他经常是主角身边的那个人,有时候甚至连台词也没有几句,但他从未想过放弃。

直到2002年,对于该如何发展自己演艺事业持有疑惑的他,出演了尚敬导演的情景喜剧《都市男女》。

依靠扎实的功底,王景春把一个上海中年男人老蒋表演得惟妙惟肖,至今都让很多网友津津乐道。

《都市男女》剧照

那年,王景春原本有机会可以跟着原班人马一起拍摄《武林外传》的,导演尚敬也邀请了王景春,但他拒绝了。

因为他已经明白拍电视剧是怎么一回事,情景喜剧的好处与坏处都摸透了,他想尝试更多的类型。

“演电视剧演着演着就会变假,端着演,这样的形式我知道了,我就不想玩了,换个形式玩吧,那就玩电影了。”

从左到右:沙溢、姚晨、佟悦、黄芳翔、王景春、朱小小、喻恩泰

王景春一直坚持演戏必须走心,于是他走向了自己深爱的文艺片领域。

他彻底将自己扔进角色里,感受着人物或悲痛、或快乐的时刻。

后来《武林外传》大火,有人问王景春是否会有遗憾,他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好遗憾的,我不觉得遗憾,因为每个人追求的都不一样。”

从名和利来讲,拍文艺片是完全不占优势的,可是王景春没那么在意,他享受于创作中的那种快感。

那段时间,他住在北京一个平房里,过得并不好。出门上一次厕所,都要走20分钟。

这段经历,王景春似乎从未和媒体讲过,因为他认为这一切不过是生活该承受的。

往往已有些生活阅历的人,习惯于反复咀嚼过去的苦难,将它们化作酒后谈资。但王景春一直不愿多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只说了一句话:

“我北漂10年,从人生地不熟,没有戏拍,到有人肯用你,我相信有多少艰辛就有多少成就。”

本着对电影的自我坚持,王景春渐渐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路。

一方面大量拍摄数字电影,尝试各种类型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抓住任何机会出演自己心仪的文艺片,尽情体验属于角色的极致表演。

他所拍摄的这些作品收视率不冷不热,很多人甚至都从未看过。

王景春从不着急,默默地在每一部作品中历练自己。

在此期间,王景春因与王小帅导演合作电影《我11》互相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更由于出演人物传记片《警察日记》获得了2013年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的称号,可谓硕果累累。

在东京电影节的颁奖礼上,给王景春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

所谓演技的极致,是通过屏幕上人物的一呼一吸来实现的。

拿到人生中首个国际电影节的最佳男演员荣誉之后,王景春有了与更多不同类型的著名导演合作的机会。

他在刘伟强执导的《建军大业》中出演贺龙一角,演出了军人的血性;与许鞍华导演合作《黄金时代》,内敛地演出了老黄颠沛流离的一生;更迎来了与张艺谋导演的二度携手,在《影》中饰演看似忠心,实为奸佞的鲁严。

在每一个甘当绿叶的角色中,他积累着绽放的能量。

王景春的人生经历看似是被耽误的,但恰恰是这种平淡如水的生活,让他获得了来自天地间的珍贵养分。

王景春的身上,有一股浓郁的烟火气。

在《地久天长》中,他所饰演的刘耀军是一个工厂工人,这太适合他了。

各种技术活王景春不仅都会,还专业得很。他十几岁上技校的时候,在新疆考出了电焊工五级的证书,磨刀、车床、电焊、抡锤子……没想到全派上了用场。

对于一个演员来说,生活经验显得尤为重要。

《地久天长》剧照

在平时的生活中,王景春坦言不愿意说自己是个演员,也没必要将自己捯饬得光鲜亮丽,自己就是个普通的小老百姓。

不拍戏的时候,他就蹬着自行车,拿着菜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做饭,感受着市井百态,从未与生活脱节。

有一年他没戏拍,也不着急。那些日子,他叫上三五好友,自己亲自下厨做饭,他厨艺不错,买半只羊,两天就吃完了。

那些生活的细枝末节,是一个人活着的滋味。

演戏的他,和不演戏的他,都在关注于同一件事:认真地确认自我,以及认真生活。

2018年2月,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的颁奖礼上,王景春因为《地久天长》这部电影斩获银熊奖,他的右手紧紧握着奖杯,热泪盈眶地说了一句话:

“我想对我在天堂的父亲说一声,好久不见,老爹。”

此刻,即使是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他的身影,都让人无法遏制地感到悲伤。

这年冬天,他回到了家乡阿勒泰。

新疆下了很大的雪,推土机推了三天三夜,大雪封山之后,王景春开着车去了当年父亲边防站战斗过的地方,这是时隔三十多年的一次探望。

他相信自己的父亲一定在天上看着他,并给予他力量。

彼时的王景春想起小时候阿勒泰的雪,下得那么厚,每个冬天的早晨都要自己拿着铁锹,边走边铲出一条路来才能上学。

“生活是这样,命运也是这样,只能自己举着一把铲子,把路铲出来。”

时间拉回到十年前,2009年深秋,王景春与挚友喻恩泰相约在江西庐山见面,那里离陶渊明故居很近。

几天之后,王景春如约到达庐山脚下,见完喻恩泰和一众朋友,大家酒足饭饱后都劝他在九江多待几天,不急着上山。

他仍坚持,第一时间登上了庐山。

不出意料,王景春和庐山上的兄弟们也成了朋友,到哪儿,大家都把他当成,到哪儿吃饭老板们都不收钱。

几天后,两人漫步于庐山湖门口,下了坡,带着水果。在栏杆边,看着幽静的湖面。

天色渐晚,喻恩泰伸出一个食指指了指前方,对王景春说:“许一个心愿吧,很快就能拿个影帝了…”

坐在栏杆上,王景春安静了下来,他也伸出一个手指,温柔地指向前方的湖水,嘴里念念有词。

他没有很快要走的意思。阳光下,看着飘在远方和投影在水中的云朵,两人待了一下午,那一整袋李子被他们全部吃光了。

不久之后,王景春连拿了三个影帝。

喻恩泰很好奇,明明当时景春只伸出一个手指头。

他给当事者发信息,提出了具体的疑问:“当时你在湖边念念有词说的是什么?是不是我有一个心愿,让我拿一次影帝?”

王景春的答案是,他当时是小声说的:“影帝,不能只拿一次,要一直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