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英明的明英宗,临死之前倒是办了件善事

自从朱元璋开创一世一元制之后,明朝皇帝基本一辈子只用一个年号,为什么用基本这个词呢?因为这里面有一位例外了,他用了两个年号一个“正统”一个“天顺”,他就是明英宗朱祁镇。

朱祁镇是明宣宗朱瞻基的长子,其父宣德皇帝朱瞻基文武双全,文能作出直追宋徽宗赵佶的工笔书画,武能效法祖父永乐大帝的宣威大漠,并且郑和也是在宣德年间下了最后一次西洋并且死于任上,据说朱祁镇年幼时朱瞻基抱着他在龙椅上玩,问道:“如果你当皇帝时蒙古人打过来了怎么办?”

明宣宗朱瞻基

有明一朝蒙古人始终是心腹大患,就是后来女真部落里也有不少女真化的蒙古人比如叶赫部,所以在明朝边军的赏格中北虏的赏格是最高的。

当时尚年幼的朱祁镇奶声奶气的说道:“那我就亲自将他们打回去!”

正统十四年,怀着年幼时梦想将蒙古人打回去的朱祁镇,从京师附近搜罗出二十万大军,号称五十万,浩浩荡荡的奔赴大同,准备与来犯的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决一雌雄。

朱祁镇

谁知道领军的首领太监王振为了衣锦还乡,特意让大军从他家乡蔚州绕道一下,结果被蒙古骑兵追上,被困在怀来城外的土木堡,二十万明军尽皆战死,王振被愤怒的侍卫将军樊忠所杀,而御驾亲征的朱祁镇则被抓了俘虏绑了肉票,史称“土木堡之变”。

土木堡之变

抓到天字第一号肉票的也先又惊又喜,喜的是连明朝皇帝都抓住了,忧的是不知道该杀该留,倒是他的弟弟伯颜帖木儿提议,觉得明朝的皇帝奇货可居,不如留下他,好向明朝索要财物。

也先觉得这个提议好,便留了皇帝一命,赶忙拿着皇帝去叩关,一直打到北京城下,为了避免皇帝叫门叩关的尴尬局面在北京城发生,明朝的文官们在于谦的带领下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那就是自己再立个皇帝。

也先

于是他们劝服孙太后,为免主少国疑,立已经成年的郕王朱祁钰为皇帝,并且与蒙古人进行了著名的北京保卫战,最后以明朝胜利蒙古人撤退而告终。

后来蒙古人也觉得朱祁镇是个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于是他们找朱祁镇的皇后要了一笔钱就将他放了回来,也许是想恶心当时的皇帝朱祁钰吧。

羁留塞北一年之后,朱祁镇终于踏上回乡之路。八月初二他从也先的驻地出发,只不过已经不是正统年号而是景泰年号了,景泰元年八月十五日,北狩一年的上皇朱祁镇终于回来了,从此被锁在南宫,整整七年。

结果到了景泰八年,年纪不大的景泰皇帝朱祁钰突然病倒无力打理朝政,朱祁镇被石亨、徐有贞等人迎立复辟,史称“夺门之变”,景泰八年正月十七,朱祁镇复位,正月二十一日改元天顺,没过多久朱祁钰病逝,朱祁镇以亲王礼将他葬在西山,谥号为“戾”。

朱祁钰

天顺八年正月,三十七岁的朱祁镇躺在病榻之上,召见了他的儿子、同样饱经风波的朱见深,将帝国的重任交给了他。

这位即将离世的皇帝思虑良久,对朱见深说出了他人生之路的最后一个遗言,正是这个遗愿,给他的人生添加了最为绚丽的色彩。

朱祁镇说道:“自太祖高皇帝以来,但逢帝崩,总要后宫多人殉葬,我不忍心这样做,我死后不要殉葬,你要记住,今后也不能再有这样的事情!”

“我一定会照办的。”跪在床前的朱见深郑重地许下了他的允诺,好人当不了好皇帝,好皇帝不会是滥好人,这对父子都是饱经磨难的人,大体上可以算个好人,只是实在算不上好皇帝。

随后得到应答的朱祁镇含笑而逝,庙号英宗,谥曰法天立道仁明诚敬昭文宪武至德广孝睿皇帝,葬于明十三陵之裕陵,从此明朝皇帝再无皇宫殉葬之恶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