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古装,葛优长头发了?这个“能过则过”的故事看懂了吗

本周三,芭姐受邀出席了电影《两只老虎》首映礼。新人导演李非携领衔主演葛优、主演兼监制赵薇、乔杉、范伟、闫妮等出席。

除了主要的任务是看电影,这次的另一个主题则是怀旧。

到场的苏有朋和陈志朋组成的”两只小虎”和“容嬷嬷”的李明启惊喜同框,现场苏有朋还玩笑打趣“容嬷嬷”这次有没有带着针来?

试问谁的童年没有磕过“永燕cp”?

另外,葛优和范伟这对大荧幕中的欢喜冤家也一同出席。

这次不仅是他们继2013年的电影《私人定制》之后的首度一同亮相大荧幕,此次同框加上电影开启贺岁的这个时间点,更让芭姐仿佛感受到了10年前那股贺岁喜剧营造的市场氛围。

只是10年前的“葛大爷”现场被女粉丝们叫成了“优哥哥”。

不止是喜剧,不止于文艺

电影《两只老虎》讲述了一个低配绑匪余凯旋(乔杉饰),遇上极品人质张成功(葛优饰)的荒诞故事。

事业爱情皆不顺的loser余凯旋作为喜剧电影中典型小人物的存在,没钱、没爱情、没有生活的方向。

在他绑架完张成功之后,却不想原本定下的100万赎金被对方砍价”到200万。条件是得帮张成功完成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帮忙去跟张成功曾经的恋人——演员周原(赵薇饰)说声对不起,同时问问对方是怎么看自己的;

第二件是两人分别扮成商人和司机,去拜访张成功昔日的战友范志刚(范伟饰)。说是拜访,实则是张成功为了弥补曾经没有借给老友手术医药费而至其终身失明的愧疚。

最后是回到老家,让余凯旋代他与过世的父亲做一个正式的道别。

这是余凯旋为了完成任务拿“赎金”的过程,也是两人回味各自的往昔相互了解的过程。

余凯旋眼里的张成功不只是那个登上财经杂志封面事业有成的CEO,也是一个没有父母双亲、爱人出走的普通中年男人,更是位有血有肉的忘年好友。

会因为一时的错误对老友怀愧一生,会幼稚地替自己打抱不平。

也会相信自己带为传达的荒唐的话。

就像导演李非在采访中说:

“余凯旋和张成功像是两条失去水的鱼,因为一个莫名的缘份,在这么一个地方——干涸的游泳池,度过了相濡以沫的一段日子,但是后来水来了,他们就又相忘于江湖了。我个人也好,大家也好,人生中不断地际遇和不断地聚散是一个常态,对我来说感受挺深的。”

这也印证了电影为什么把绑架地设置成一个废旧的泳池。

生活即是一个又一个的”套路”

这样一来,是否让大家听出来些许“套路”的意味?

一段中年人的告别故事,裹挟着的是“和解”和“放下”的人生主题。配合着普希金的那首名作《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相信吧,快乐的日子总会来临。”

透过以上,也一再点题:”人生就是一个字:能过则过” 。

它有好玩温暖的一面,也有值得去笑的一面;有残酷的一面,也有会让你泪流满面的一面。

这是生活给我们的“套路”,也是由“套路”组成的生活本身。

电影《两只老虎》的剧本创作于两年前,那个时候导演李非还是电影《邪不压正》的执笔编剧,不仅承担整个剧本的一切台词,还兼了导演的部分工作。

他的编剧处女作《闯入者》即获得了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导演处女作《命运速递》不仅在FIRST电影节上获得评委会的高度评价进入“惊人首作”单元,获得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最佳艺术贡献等四项提名。

这个过程中也让他不禁思考,作为曾经的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他又把那个终极疑问提了出来:

“为什么别人看我好像一直在往上走,但我快乐的时候比以前少了,越来越焦虑。”

这也是电影《两只老虎》中张成功之所以最开始选择“自杀”的问题根源,是想赚钱、想翻身的余凯旋所没预料到的。

也是普普通通的银幕前的我们所正在面临的残酷寓言:有时候得到的越多,反而越不快乐。

因此,芭姐也很难定性电影《两只老虎》到底是文艺片还是行业剧情片。但无论生活也好、电影也罢。

人生海海,我们终归只能踏浪前行。碰到什么,就是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