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赏析·《题墨葡萄图》

文:画绒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

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你们知道古代有一个人,他用锤子砸自己的睾丸自尽未遂的人吗?他就是明代才子——徐渭,一生命途多舛,时运不济,中间也曾时来运转过,但是好景不长。他是明代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军事家,命运很有传奇色彩。

本诗就是徐渭所作。徐渭曾借宿在净众寺中时,方丈室中迎面墙上挂着的一幅《墨葡萄图》。方丈道:“施主乃大明才子,贫僧早有耳闻。今日有缘光临敝寺,实在是三生有幸,恳请施主为先祖师遗图增色,题诗既为敝寺增光,亦为先祖师遗图,请施主幸勿推却。”徐渭见方丈一片至诚,难以推诿,只得从命。

回首曾经,有千言,不妨暂寄二十八字中,借葡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前两句“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是写自己的身世,可以看出来作此诗时,他已成“翁”。后两句“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是写画,也就是《葡萄图》,诗人融情于景,托物言志。

“独”是独自一人,“独”不仅是当前自己孤独无助,也能扩展到他的一生。“立”相比于“站”更给人以鲜明的形象,“立”给人的感觉是,诗人背手迎风,高昂首,叹人生沉浮。而“站”给人感觉是一种呆站,如士兵站立,而无韵味无穷之感。

“啸”最早出现在西晋,成公绥有《啸赋》,“啸”类似于现在的口哨但是又不完全是。诗人在“啸”而不是“吟”,那么诗人在“啸”时,他在想什么?是叹人生命运呢?还是?我们不得而知,只有猜测。“闲抛闲掷野藤中”中“闲”“抛”“掷”似充满了无奈,好好的“明珠”好似荒漠中的黄金,有何用?不如一杯水!

在此诗中,诗人首先感慨自己,接着笔锋一转,落笔于画,将自己融入葡萄当中,自己就好似那一颗明珠,但是这颗“明珠”的归宿只能是“野藤”,这种痛是痛入骨髓的,但又无力反抗。如《桃花扇》悲剧式命运。

“明珠独立野藤,已成翁”

本诗结构明朗,前两句写人,后两句写画,

本诗基调似秋之萧瑟,给人一种悲痛之感,可能这种悲常人无法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