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道明:人最难的是,活得明白

文 | 美物计

谈起陈道明,

很多人都说他是圈里的一股清流。

身处娱乐圈 ,却独有一股文人的风骨,

不媚世,不逢迎,腰背板直,不苟言笑,

为人庄重而威严。

在看不惯的时候,他可以孤傲的驳斥,

在面对大家之时,也能谦逊的低头。

他清高,却也清醒 ,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

陈道明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追求。

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

随波逐流易,独善其身难。

可陈道明出道多年,

却能坚守本色。

01

走进《围城》,走出“围城”

1955年,陈道明出生在天津中医世家。

父亲陈磊光是燕京大学高材生。

在父亲的熏陶下陈道明也颇具文人风范,

连长相都有一种和时代格格不入的清高。

文人家庭出身的他,中学毕业,

阴差阳错,考上了天津人民艺术剧院,

在人艺,陈道明跑了七年龙套,

“我在天津人艺,有七年的时间,

在台上一句台词都没有

这一场演匪兵,下场演伪军,

再下场演特务,最后演八路。”

偶尔也会遇到有台词的角色,

譬如饰演《蔡文姬》里的曹丕,

但依然是配角,陈道明对这段经历,

有过一个评价:“非常一般的一般演员,

一般到自己都想改行。”

做演员很一般的陈道明,

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

别人都打破头当主角,

他却不争不抢,

甚至对那些挤破头想要出名的演员十分不屑。

但也正是这种对名利不屑的清高劲儿,

给了他一炮而红的机会。

1990年钱钟书先生的小说《围城》要开拍,

方鸿渐的演员一直定不下来。

方鸿渐,民国的大知识分子,

留洋的学生,新式的青年。

正当剧组对选角一筹莫展之时,

助理带着陈道明来了,

浓眉大眼白衬衣,忧郁之余还有点清高,

导演的眼瞬间就亮了,

当即便决定由陈道明饰演方鸿渐。

陈道明因《围城》风靡大江南北,

成为当年少女心中“最着迷的男人”。

80岁的钱钟书,还给他写了封信,

你让我看见了一个活的方鸿渐”。

成名后陈道明也曾忘乎所以,

清高渐渐变成了骄傲。

直到拜访了钱钟书家后,

“老人家里唯一的电器是煎药的药锅子,

整个家安静、宁和,除了药锅子偶尔‘噗噗’几声,

几乎听不见别的什么声音。

药香、书香,这就是生活的一切,从容、真实。”

在与钱钟书交谈中,

陈道明幡然醒悟,“在文化面前、学问面前

我觉得自己那点名气连屁都不是!”

他开始反思:“在这个名利场里,我得到很多,

但也失去很多。成名后,我浮躁过一段时间,

但是我现在明白,我还有很多不足。”

在最火的时候,陈道明“躲”起来了,

一躲就是好几年,然后玩命地读书,

哥哥陈道凯说在天津老家时,

“他北京的家中连有线电视都没装,

书房里的床堆满了书,自己就睡在一堆书中。

他通过《围城》一炮而红,

也因为《围城》,认清了自我,

走出了自己的“围城”。

02

我无奈于世道,世道也无奈于我

有人说陈道明很高傲,

但在我看来,这种高傲更是一种清醒正直,

是一种面对金钱名利时难得的理智与控制。

演员们的演技不仅在作品里体现,

为了“顾全大局”,

很多人往往学会了逢场作戏。

在接受采访时,无论记者提出多么无聊的问题,

艺人都会保持微笑配合着回答。

陈道明的演技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虚伪这方面,他的演技为0。

那年在《归来》的记者会上,

主持人上来就问了个很没营养的问题:

“面对巩俐这样厉害的对手,和她飙戏,是不是很过瘾?”

陈道明板着脸反问:

“什么是飙戏?飙是指竞争吧?

有飙车没听过飙戏,是比谁演的好吗?

我们没有飙戏,就是合作,

你要是问我们合作得默契不默契?

我们觉得很默契。

媒体听完没有闭嘴,反而追问:

“和巩俐张艺谋合作感受如何?”

这下陈道明彻底烦了:

“你这么有文化的人,怎们会问这么蠢的问题?

一次受邀参加北京卫视《传承者》节目,

台上年轻的演员展示了花鼓艺术,

却遭到了评委们的抨击指责,

小演员们一个个面红耳赤,

这时陈道明站了出来指责评委们的浅薄:

“你们对传统文化毫无理解,

居然就直接否定了这个节目!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主角,

大部分人一辈子可能要甘于寂寞甘于平庸,

但是请不要打击他们的努力。

曾有导演拿着一份乱七八糟的剧本,

高价请陈道明出演,

面对高昂的片酬,

陈道明直言剧本太差,自己不会演,

导演说他太较真,现在大家都这么拍。

陈道明一听火了:

“人家都不对,所以我们也要不对下去吗?

干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我是不会拍这样的剧本的!

陈道明是不懂人情世故吗?

我想他一定懂,只是在虚伪的人情面前,

他选择了恪守,选择了正直,

也许虚伪的面具可以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利益,

但同时也会让他失去自己所珍视的品格。

在陈道明眼里,比起金钱利益,

人格与底线才是他的追求。

03

一个清高得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陈道明太正直,

给人一种清冷孤傲,难以接近的感觉。

他在影视剧中饰演的角色,

大多也都是睥睨天下的人物。

《英雄》中一统六合的秦始皇,

《康熙王朝》中高高在上的康熙大帝,

《楚汉传奇》中的刘邦,

......

人们总觉得,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

陈道明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然而实际上并非如此。

《一地鸡毛》的主角小林,性格奸巧,

处处讨好他人,左右逢源,

谁都没想到演惯了大人物的陈道明,

竟会看上这个角色。

陈道明能放的开吗?

开拍前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

拍摄时,陈道明震惊了剧组。

他仿佛变了一个人,穿着邋遢的服装,

殷勤、周到、万事有商有量,

一个活脱脱低眉顺目的小职员,

哪还有半点平时里的清高?

导演冯小刚说:

“他是一个清高到只肯在戏里低头的人。

生活中他可能清冷孤傲,

但他绝不会把生活中的自己带到戏里,

用心拍戏,诠释好角色,

这是陈道明作为演员的素养。

确定出演《末代皇帝》后,

陈道明用了4年的时间钻研剧本,

对着镜子揣摩角色的心理

为了演好方鸿渐,

身为天津人的他苦练“上海普通话”,

两个月减重25斤,只为更加贴近知识青年的形象;

为演好《康熙王朝》,他翻烂了《清史稿》;

《建国大业》中,阎锦文只有一分钟镜头,

他把人物的一生都研究个透;

一次演出时高烧不退,

工作人员都劝他在台下休息,

陈道明却坚持让工作人员搀他上台,

亲自给来看《喜剧的忧伤》的观众“回戏”。

认真敬业,是陈道明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就像他自己所说的:

“演员要有更高尚的职业精神,

尊重行业的基本规律,

吃完一碗饭再吃下一碗。

04

活得光鲜,不如活得明白

无论工作还是生活,

陈道明一直明白自己想什么。

作为一名演员,他对自己的要求便是演好戏,

对得起自己的薪酬,

而对于生活,陈道明也有着自己的追求。

工作之余,陈道明喜欢弹琴,画画,练习书法。

他的书法下笔流畅,没有一惯的字正腔圆,

但笔下却又是没有破坏传统书法字的结构,

非常具有个人的魅力。

陈道明还非常喜欢读书,

季羡林曾说,陈道明看的书,

多到他可以胜任北大教授。

他热爱工作,但更爱生活,

这几年,他拒绝了几乎一切可以拒绝的合作,

他很少参加饭局,深居简出,热爱自己的家庭,

因为他觉得累了,想歇一歇。

年轻时把时间都交给了工作,

如今,他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生活,留给家人。

出道以来,

陈道明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为人处事,他仗义正直;

工作中,他尽心尽力饰演好每一个角色;

对于生活,他追求充实惬意。

陈道明的清高并不是孤傲不群,

而是一种平和自然的生活方式,

他坚持自己的世界观价值观,

不轻易被别人改变。

64岁的陈道明,出道已经30多年了,

年轻时的他英俊潇洒 ,

如今老了,依然意气风发。

与其说他是个演员,不如说他是个文人,

在纷繁嘈杂的娱乐圈,

他出淤泥而不染,

在这和纷繁复杂的人世间,

保持着一份难能可贵的清明。

知世故而不世故,处江湖而远江湖。

这,就是陈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