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老虎》:向传统贺岁喜剧的回归

葛优、乔杉、赵薇、范伟、闫妮、潘斌龙领衔的荒诞喜剧片《两只老虎》,首周票房过亿,豆瓣评分6.4,整体上是一部中规中矩的贺岁喜剧片。值得注意的是,《两只老虎》在立意上有向1997年的传统贺岁喜剧片《甲方乙方》致敬的味道,当然,影迷对当下贺岁档喜剧的要求已经是一两分钟一个包袱那样嘎嘣脆的风格,《两只老虎》深沉传统的贺岁喜剧片路子,接受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订制”喜剧是一种回归

在《两只老虎》的故事架构,看起来是荒诞喜剧的设置:乔杉饰演的余凯旋定位于低配的劫匪,葛优饰演的张成功是一个极品的人质,余凯旋绑架了张成功,赎金要100万,不想张成功“砍价”奇葩,愿意给200万的赎金,条件是让余凯旋替其办三件事。

在故事的行进过程中,办三件事,基本上演变为实现三个心愿,也就是解开三个心结。上一个这样写故事的电影,还要回到1997年的《甲方乙方》,影片也是实现愿望的“订制”电影,即为片中人物实现愿望,打开心结。这样的冯氏“订制”贺岁电影,在2013年更演变为冯小刚的《私人订制》,电影片名里有了“订制”字样。所以说,从贺岁档喜剧的发展脉络看,《两只老虎》是一种回归。

“订制”喜剧以完成愿望打开心结为目标,各个时期的“订制”喜剧完成的目标,当然也和社会背景息息相关。《两只老虎》聚焦的是现代人的焦虑,从“心”出发,完成了对爱情、友情、亲情的释然,或者说是救赎。赵薇饰演的角色是张成功的一段感情,范伟饰演的角色代表张成功心怀歉疚的友情,闫妮饰演的角色是张成功的初恋,这段心愿表面上呈现的是初恋,实际上却是以闫妮的视角,呈现张成功对父亲的情感,那是一段令人心痛的往事,影片中的爱情、友情、亲情其实都是所谓的成功者张成功不堪回首的歉疚。

如果说影片单纯表现一个土豪大款的救赎,那这样的喜剧未免太单薄了些。《两只老虎》是双主角设置,葛优的救赎是影片的主线,中间同时进行的还有乔杉饰演的余凯旋如何打开心结的故事。比如爱情段落,余凯旋的爱情与张成功的爱情形式上不相同,但都追求真爱。余凯旋回忆中学时候被同学打的段落,引出了现实中张成功替他找到当年的同学“报仇”的段落。余凯旋与中学同学的感情,张成功与范伟饰演的战友的感情,在这一段落交融在一起。

整体上讲,《两只老虎》不仅仅是在形式上对“定制”喜剧的一种回归,东北小伙余凯旋和土豪张成功也在不断完成心愿的过程中,实现了内心的救赎,从回归初心这一角度讲,《两只老虎》也是一种回归,并且具有了古典的味道。

荒诞喜剧融合公路片形式

从《甲方乙方》到《私人订制》再到《两只老虎》,葛优都是影片故事的重要推动者,在《私人订制》里扮演重要角色范伟,也成为《两只老虎》的一员。相比前两部,《两只老虎》的阵容并不逊色,葛优、乔杉、赵薇、范伟、闫妮、潘斌龙的组合,堪称目前贺岁喜剧最为扎实的阵容之一。

影片前半部分有一段“戏中戏”,赵薇与一位男演员演一段爱情故事,初看略显冗长,直到“戏中戏”的男演员用一段粤语台词引发全场爆笑之后,你才会发现《两只老虎》的喜剧与之前“订制”喜剧在风格上的不同,即更为荒诞。实际上,从一开始余凯旋把张成功绑架到一个空旷的废旧游泳池里,影片的荒诞喜剧感觉和舞台剧的风格,已经有所展现。低配劫匪和极品人质的那些要求,在现实中会让人感到难以理解的,但把这样的对抗放到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影片的荒诞喜剧味道就不难接受了。另外,在影片的最后段落,闫妮饰演的张成功的初恋情人带着墨镜在山中奔跑,荒诞喜剧的味道也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荒诞喜剧不是导演为《两只老虎》设置的唯一外壳,还有公路片的形式,应该说,余凯旋与张成功完成心愿一路寻找的过程,用公路片的形式来表现最为合适不过。“穷得只剩下钱”的张成功就是一个“不高兴”,想要绑架别人的余凯旋就是一个“没头脑”,没头脑和不高兴在一路寻找的过程中,重温年少轻狂的往昔,逐渐放下沉重的心理包袱,劫匪与被绑架者的关系不断转换甚至模糊,这中间产生的戏剧张力,让《两只老虎》的故事基本通顺,为贺岁档开了一个好头。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倪自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