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教师津贴、补助、车补、工资待遇将迎来这些新变化

事业单位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2020年就是事业单位改革的大限,这项改革也关乎全国所有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目前高校教师编制已经取消,但中小学教师的编制无明显变化,这也让更多中小学教师开始多了新的期待,在此次事业单位改制中,涉及到的教师津贴、补贴、职称、绩效、车补等福利政策,能否得到相应的落实呢?

一、津贴补助

教师津贴主要有“教龄津贴”、“班主任津贴”等几种专属性教师津贴。原班主任津贴的发放办法和标准,标准是一等160元,二等是120元,三等是80元。发放办法是,每学期末对班主任进行考核,根据考核结果确定等级〈一等,二等,三等〉,按等级标准计发给班主任。随着教师工资待遇政策的落实,国家提出了中小学班主任津贴不低于500元的要求,多省区已经开始执行。从2019年开始,我们能看到已经有部分省市对教师各项津贴作出了明确指示,其中河南省提高“教龄津贴标准”,山东省启动设立“班主任津贴”标准!这些消息,都在释放一个信号,那就是涉及到教师的各项津贴标准,一定会提高,而且落实的速度和标准,定会在这些教育大省的示范下,定会加速启动落实!

二、生活补贴

2019年,教育部研制进一步加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的政策文件,谋划新周期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工作。实施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中央财政对实施义务教育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的地方给予奖补,2013-2019年累计安排奖补资金198.2亿元,实现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师生活补助政策全覆盖,每年惠及约127万乡村教师。不仅能够享受乡镇工作补贴,还能够享受乡村教师的生活补贴,并且直接补贴不纳入绩效工资的总量,这样一来就会让老师拿到一个较高的工资。随着改制进入倒计时,惠及农村教师的政策也会相应增多,可以期待一下。

三、绩效工资

近日,山东省发布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全省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实施意见》,在该文件中提到了:中小学建立教师绩效工资增量机制,取消绩效工资基础性绩效和奖励性绩效工资比例要求。山东在这方面所做的努力的确不错,值得教师们的肯定。不单单对职称失去信心的教师,重新燃起职称评聘的希望;教师各方面待遇的落实加快进度;将今年的教师的正常工资增长机制落实到位;同时对中小学教师的绩效工资制度进行改革等,这一系列改革举措都是符合当前中小学教师内心期待与希望的。

四、工资待遇

2019年,教育部将进一步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开展督导,强化核查,严管到底,防止反弹,切实将国家保障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政策落实到位。财政部科教和文化司副司长吕建平介绍,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财政坚持教育优先发展战略,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吕建平表示,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重点做好落实保障机制、提高教师工资待遇等重点工作。督促各地优先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收入政策,力争到2020年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待遇问题,中央财政对地方落实教师工资待遇给予积极支持。

五、教师车补

事业单位改制后,相信大家应该注意到了一点,那就是事业单位中有很多具有行政属性的单位,这类单位是要被划到“参公”公务员序列当中,这也就是说,这部分职工,将要享受到公务员专属“车补”,至于教师会不会有,由于教师涉及外出公干的情况较少,再加上教师人群太过庞大,短时间内想要普及车补,可能性不大。但是按照国家关于”教师工资收入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工资收入“的政策规定来看,让教师享受与公务员同等待遇,可以领取公车补贴似乎也应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六、职称改革

2019年,教育部将研制中小学、中职、高校岗位设置指导意见,改变中小学正高名额控制办法,各地在核定岗位结构比例内开展评审,研制出台中职、高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指导意见,加强高校教师职称评审权下放的监管和服务。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任友群在9月3日教育部发布会上提出:要争取地方党委和政府在投入上更多向教师优先倾斜。基本工资调标向义务教育教师倾斜、生均拨款向师范专业倾斜;在编制上优先保障教师需要。盘活事业编制存量,向教师队伍倾斜。

废除中小学职称工资,让教师们安心从教,这一直是广大一线普通教师的呼声,为什么人们对职称与教师工资挂钩的制度的意见如此之大,如果废除中小学职称工资的话,有何现实意义呢?

一、人为造成本来水平相当的教师工资分为三、六、九等,造成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现象。在教育上,多年来,还存在一种怪现象,职称越高,工资越高,工作反而越脱离教学一线,这让广大在一线兢兢业业工作的教师情何以堪?工作积极性从何而来?

二、因为职称评定的条件与一线教学水平,教学成绩严重脱钩,而职称工资又是教师工资增长的主要来源,这就造成,踏踏实实干工作的老师往往评不上职称,而那些投机钻营,走后路,使关系的却能评上职称,这极大的打击广大教师的工作积极性。

三、为了评职称,教师们要写论文,搞课题,争优秀教师,参加各种明里暗里的活动,写论文尚且可以通过交足版面费的方式来发表,而申请课题、争优评模等其它活动,人为操作性太大,每年耗费老师们太多的精力、财力钻营这些,甚至造成彼此竞争的教师大打出手,斯文扫地。这成了扰乱正常教学秩序的一大弊病。

总而言之,如果取消职称与教师工资挂钩,或者降低职称在教师工资分配中的权重,现实意义非常大:

一方面,消除不公平制度带给人们的不公平感,消除教师工资因职称的不同而造成的巨大差距,鼓励教师多劳多得,能者多得,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提高教师工作积极性。

另一方面,教师们不再为评职称而勾心斗角,投机钻营,而因评职称而形成的灰色利益链也就此消除,这会让教育环境变得清明起来,有利于净化教育环境,提高教师教学研究的积极性。

综上所述,事业单位改革,对于绝大多数中小学教师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儿!不仅会提高职业身份的认同,并且涉及到编制教师的各项福利待遇。总的来说,现在很多教师群体还是对待遇问题存在诸多疑问和不满,国家明文规定,教师待遇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但是很多地区并没有实现这一规定,因此才有这么多不满的声音出现。不过随着事业单位改革的推进,正在加速落实!

当下,教师工资已由80年代之前在国民经济各行业排倒数后三位,提升到目前在全国19大行业排名第7位。2019年下半年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考生人数再创新高,高达590万人,比上半年考生人数增加一倍多,加上上半年考生人数290万,全年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人数近900万人。这一报考人数已经远远超越公务员考试报名人数了,堪称天下第一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