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斯坦因盗掘的西域文物,你们想家了吗?

欧洲乘着工业革命成果,开始不断殖民世界,他们以“探险家”的名义,开拓了一块又一块殖民地。特别是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其殖民地遍及世界各地,直到现在还有些曾被英国殖民的国家,它们宁可留在英联邦成员,也不愿退出的奇葩怪事。我们都知道,在亚洲地区,英国殖民印度二百多年,他们也曾想打开中国大门,但失败了,于是他们就以鸦片来祸害中国,发动两次鸦片战争,使清朝严重受创。后来英国还依靠殖民印度之机,向中国西北、西南边陲渗透,其中表现恶劣的就是“文化掠夺”。

说到英国对中国的“文化掠夺”,不得不提一个曾经从中国盗取骗取大量文物的人,此人就是斯坦因,一度被人标榜为“考古学家”“文物专家”,他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窃贼和骗子。

斯坦因本是匈牙利人,他是一个犹太人后裔,由于当时犹太人在欧洲人受欺负,于是他信了基督教,并考取了德国大学和匈牙利大学,后来斯坦因向往英国,就到英国的伦敦大学、牛津大学、剑桥大学学习。由于斯坦因迷恋上《大唐西域记》和《马克波罗游记》等古籍,所以在英国主攻东方语言学和考古学。

他先后三次在亚洲腹地的探险考古活动及其成果与著述皆为近代文史学界所熟知。实际上,他有四次“中亚考察”,只是第四次被觉醒中的国人将其驱逐出境。不过在他的三次探险考察中,其骗购巨量中国敦煌文物,盗掘新疆和田、尼雅、楼兰遗址等恶劣行径,已足以让中国人触目惊心,永世难忘。

拥有260多年历史的大英博物馆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宏伟的综合性博物馆。其中,就有专门陈列中国文物的永久性展厅。该馆收藏的中国文物囊括了中国各个艺术类别,远古石器、商周青铜器、魏晋石佛经卷、唐宋书画、明清瓷器等标志着中国历史上各个时代艺术巅峰的国宝。然而,这仅仅是该馆收藏的两万三千件中国历代稀世珍宝中的一小部分,另外的9/10都存放在藏室中,其中就包括斯坦因在中国盗掘的大部分文物,除非得到特别许可,一般游客是无缘谋面的。

歌德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西域自古以来就是中西方文明的交汇处,不同民族的文化在这里汇合,酝酿成古代文明中一个个耀眼的明珠。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的发现,把这一民族瑰宝推向世界,也使西方抢掠的巨手伸张在这块处女地。大量珍贵文物被迫离开滋养她们的土地,流亡海外,用一个个沉默的声音述说着古老东方民族往日的辉煌,也让一个个华夏儿女在痛心之余,牢记弱国的无力与悲凉,知耻后勇,知弱图强。

以下为斯坦因盗走的部分西域文物。

斯坦因在英国和东印度公司的支持下,先后进行三次中亚探险:

第一次中亚探险(1900~1901)主要发掘和田地区和尼雅的古代遗址,其旅行记为《沙埋和田废址记》(Sand-buried Ru- insof Khotan,London,1903),正式考古报告是《古代和田》(Ancient Khotan,全二卷,1907)。

第二次探险(1906~1908)除了重访和田和尼雅遗址外,还发掘古楼兰遗址,并深入河西走廊,在敦煌附近长城沿线掘得大量汉简,又走访莫高窟,拍摄洞窟壁画,并利用王道士的无知,廉价骗购藏经洞出土敦煌写本二十四箱、绢画和丝织品等五箱。其旅行记为《沙漠契丹废址记》(1912),其中有敦煌骗宝经过的详细记录;其正式考古报告为《西域考古记》(1921),共五卷。

第三次探险(1913-1915)又重访和田、尼雅、楼兰遗址,并再次到敦煌,从王道士手中获得五百七十余件敦煌写本,还发掘了黑城子和吐鲁番等地的遗址,其正式考古报告为《亚洲腹地考古记》(1928),全四卷。还著有《在中亚的古道上》(1933),对二次探险做了简要的记述。

1930年,拟进行第四次中亚探险,被南京政府拒绝,其所获少量文物,下落不明。

四次中亚探险所获敦煌等地出土文物和文献,主要入藏伦敦的英国博物馆、英国图书馆和印度事务部图书馆,以及印度德里中亚古物博物馆(今新德里的印度国立博物馆)。藏品由各科专家编目、研究,发表大量的研究成果。斯坦因本人除上述考古报告和旅行记外,最后还综合四次探险写了一本《沿着古代中亚的道路》1936年中华书局出版,名为《斯坦因西域考古记》;1987年中华书局和上海书店联合再版;新译本亦已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此外,斯坦因还出版《千佛洞:中国西部边境敦煌石窟寺所获之古代佛教绘画》(1921)等其他著作。

斯坦因

斯坦因著作等身,成绩斐然,现在一些人基于其声誉,对斯坦因大加赞美。殊不知斯坦因的业绩,乃是当时列强垂涎并染指中国新疆的产物。是20世纪30年代以前中国西部古遗址最大的盗掘和破坏者,是劫掠中国古代文物的第一大盗。

那些被斯坦因盗掘的西域文物,你们想回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