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发明的这两种刑罚,听过一个算我输?

大家好,我是老梁,之前我们聊了不少关于朱元璋的事情,天我们来聊一下那些年朱元璋发明的残忍刑罚手段。

正如大家知道的那样,老朱是穷苦出身,往上八辈儿都是贫民,惨遭地主和贪官污吏的剥削和压迫,亲眼见证了元朝那些贪官污吏鱼肉百姓的丑恶嘴脸,对贪官可谓是恨之入骨,因此他登基之后,首先对朝纲进行政治,严惩贪官。其在颁布的《大明律》中,在传承唐代“六脏”即:监守盗、常人盗、受财枉法、受财不枉法、窃盗、坐脏基础上加大了惩治贪污受贿、公款私用等行为的力度。朱皇帝可能觉得这样还不过瘾,还将已经被搁浅多年的酷刑写入新的法规中,如挑筋、剜膝、阉割等惩罚手段。

这些刑罚都不足以证明朱元璋在刑罚手段方面的创新,不能消除他对贪官的恨意,他还自创了一种对付贪官的手段,听起来就让人后背直冒冷风——剥皮实草。有人说这种手段在三国时期就有了,只是没有被大力推广,到了朱元璋时代得到了全面实施,而且朱元璋用的是不亦乐乎,为什么呢?因为这种刑罚手段,除了惩治贪官之外,还可以起到震慑其他官员的作用,让他们不敢去越雷池半步。

关于受罚的界定标准,朱元璋也是给出了明确规定,凡是贪污60两白银以上的官员就会被处以“剥皮实草”的刑罚,无论官职有多高,战功有多显赫。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著名的“蓝玉案”、“朱亮祖案”,他们仗着自己是王侯将相的身份,大肆敛财,毫无忌惮,结果都被朱元璋处以“剥皮实草”,游街示众,并将他们的皮囊在闹市区的房梁上悬挂着,以此对后人进行警示。

据相关历史资料记载可知被执行“剥皮实草”的罪犯不止这些人,蓝玉和朱亮祖只是个例。这种刑罚手段的残忍程度可谓是骇人听闻,行刑的过程其实很简单,将犯人带到刑场砍下他们的脑袋后再将尸体转移到一个叫做“皮场庙”的地方,然后当众将人犯的尸体拨开,用稻草填满,这就是所谓的“剥皮实草”。最后再将人犯的尸体挂在闹市区比较显眼的房梁上,当街示众。

具体来说,剥皮的手段确实比较残忍,但是方法却是比较简单的,和我们通常剥鸡鸭鹅狗皮一样,一般就是先将肚子划开,然后用力撕开四肢,再一刀刀地隔断连接处,最后再将四肢割掉,这样就可以得到一张完整的人皮了。整个操作过程和蝙蝠展翅差不多,因此这种刑罚手段还有一个比较诗意的名字“蝙蝠展翅”法。 上面是将人犯杀死后的剥皮方法,我们的朱皇帝不满足,将活人进行剥皮,执行操作过程中,除了人是活的,其他方式和死人剥皮没有什么不同,这种手段对于被用刑者简直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折磨,极为悲惨。

朱元璋实施的“剥皮实草”刑罚手段的确起到了很大成效,不仅对贪官起到很大的震慑,还极大地避免了贪污腐败之风的滋生。也正因为如此让世人将“暴君”的称号给了我们的朱皇帝。

再来说朱元璋发明的另一种刑罚,这一手段只用过以此,但是却让受刑人的身心都得到了全方位地摧残——铁裙。朱元璋将这一刑罚用在了自己的妃子身上。据《明太祖实录》对铁裙的记载可知,其操作流程是将铁片做成裙子让女人穿上,然后用火烧,随着温度的升高,皮肉也会被烤熟,那种感觉真是生死不如。这一刑罚被用在了朱棣的生母身上,主要是朱元璋怀疑自己的妃子和别人偷情,产下了朱棣,于是朱皇帝就将“铁裙”这一刑罚用在了她的身上。

然而怀疑终归是怀疑,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将朱棣处死,便将其送到皇后那里去抚养。因此朱棣以后也宣称皇后是自己生母。针对向来比较残暴的朱元璋来说,发明“铁裙”这种刑罚将自己妃子烫死的事情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因为不论是他还是儿子朱标死后都要求妃子陪葬。

所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伴随暴君的臣子每天更是如坐针毡,但是朱元璋这么做也是预料之中的,因为他是一路从被压迫、被剥削的境地下发展起来的,一旦得了势必定会对自己曾经看不惯的东西嫉恶如仇。在老梁看来,朱元璋这些手段虽然听起来比较残酷,但是让平民百姓减少剥削方面也是起到一定积极作用的,所以对于这种做法要辩证地看待,大家认为朱元璋这种做法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