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剧写高能神反转,我只服他

号脉影像经络,洞悉文娱风潮

11月26日,《庆余年》不声不响地播出了。偶然看了一集正片,我就老套地“真香”了。还真有编剧能做到上一秒还一本正经谈正事,下一秒就“歪楼”了。

“奶奶不疼爸爸不爱”的私生子范闲,被管家以调教丫鬟的名义欺负。这小子也不恼,气定神闲地搬来凳子,站上去,叫管家过来,辅以微微一笑,下一秒,出人意料地使出神力给了对方大大的一巴掌。

一个小孩儿竟能有如此脑力能量?没想到啊没想到……

在前六集中,围绕私生子范闲的故事铺陈开来,身世之谜作为最大悬念,引发观众诸多猜测。初到京都的无名小辈范闲,却被意外指婚长公主之女林婉儿,进而能够掌握公主背后的内库财权,这让觊觎皇权的各方势力都颇感意外,当然阻挠的行动也在同步进行中。

纠葛愈发复杂,剧集反转不断。在嬉笑怒骂的表象下,权谋之争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进度条撑不住了。抓耳挠腮的时候,我发现这部剧的编剧竟是王倦——那个曾写出《木府风云》《舞乐传奇》等“神仙剧”的人。

时至今日,2013年在央视一套播出的《舞乐传奇》豆瓣评价8.8分,B站上还流传着关于它的传说。

如果这些剧过于“遥远”,《大宋少年志》请了解一下,“七斋六子”热血探案也出自编剧王倦笔下。

“以为看了开头就能猜到结尾,却一直被‘打脸’。” 就如网友评论所说,王倦的剧之所以好看,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剧情反转不断。

王倦式反转:与观众共舞

神探柯南凭借“手表型麻醉枪+领结变声器”,总能在最后时刻复盘一切,找到真凶;《神探夏洛克》中卷福也总能以高智商碾压同辈,靠一套神推理探明真相。

通过一些零落断头的细枝末节倒推原始面貌,最终靠一个反转说明全貌,这种柯南和卷福式的反转故事,爽则爽矣,但观众缺乏参与感。简单来说,这种推理模式难度太大,靠着剧集提供的细节,观众做不到。只有到了最后揭秘的反转时刻,竖耳倾听,才能理解。

王倦写反转则不同,他一定带着观众一起玩儿。比如《舞乐传奇》,类似于《西游记》师徒四人去西天取经的故事,只不过这次是骠国派遣王子舒难陀带领乐团前往唐朝献乐,为保一路平安,他召集了飞贼夜莎罗、大唐第一游侠夏云仙、骠国第一舞姬兰玛珊蒂一同前往,期间还有大唐内卫关灵儿加入。

此去路途遥远,总有神秘势力想要搞破坏,在到达第一站瑞丽时,他们就遇到了不少麻烦,其中找寻真正的恶猪王最为紧迫。众人围桌讨论贯穿剧情发展始终。

此外,还会穿插两人讨论的小单元。在这个过程中,群策群力,在破解难题的过程中不会有特别突出的人物。

在《舞乐传奇》的第一个叙事单元中,关于“谁是野猪王”的猜测前后排除了4种可能,每次排除都是因为新情况出现,也就是剧情发生反转,直到最后水落石出。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过程并不是“为了反转而反转”,期间大大小小地讨论,都是编剧借人物之口说出观众的各种猜测,前期写作剧本时反向思考然后堵住所有岔路,最后才能使观众认可编剧给出的唯一通道。

也就是说,真相不能仅仅是柯南和卷福觉得,而要观众认同。剧情反转能否让人信服的秘密也恰在于此。

一场戏如何“反转”

到了真正开始写戏的时候,编剧需要攻克剧本的最小单元——一场戏。一场戏中,人物最初可能抱有正向(或负向)价值,而后在这场戏结束后再次达到正向或负向的结局。这正负价值之间的震荡便成为这场戏的转折,戏的看点正在于此。

通常来说,一场重头戏,中间的转折不会很多。比如,故事大结局时势单力薄的主人公战胜反派,又或是刑侦探案戏中出现新线索,表明凶手另有其人,这都需要精密设计。在一场戏中能写出这样一个神转折已算难得,观众看到此处该扼腕叹息或精神舒爽。

可王倦写戏,一场戏他都能翻出花来。一次反转能让观众张大嘴巴,刚想喊一声“这都行”,转而下一个反转也随即完成,“没想到”,“更没想到”……

在《舞乐传奇》的另一场戏中,大唐献乐组合被反派追杀,成员飞贼夜莎罗落单被逮,她却带着反派找到组合成员,这是第一个反转,观众恨她叛变,转念一想,飞贼本性如此,倒是可以理解。

谁知下一秒夜莎罗就回到组合,撒一把迷沙,掩护大家撤离。如果是一般剧集,众人成功脱身,这场戏就此结束。

实际上,反派也留有后手,当面对峙的只有一半人手,另外一半则拉弓放箭成功击破夜莎罗诡计,这是这场戏的第二个转折。如果就此结束,献乐之行功亏一篑,这场戏就以负向价值收尾。

就在所有人以为不能逃脱升天时,游侠夏云仙却成为扭转局面的关键。他不惜毁掉妻儿佛塔,取出传奇武器龙雀,帮大家脱身。

就此,这场戏经由三个反转结束,每一次反转都从人物特性出发,无论是反派、飞贼还是游侠,他们所做都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类似一波三折的“套路”王倦可不只用一次。看了《大宋少年志》的名场面,让人深刻怀疑编剧又在“套路”,可我没有证据。

第二集中,元仲辛、王宽、韦衙内被大辽女子率队围攻。

三人商定假意归降,伺机反扑。谁知辽人女子提出让元仲谋杀了王宽做投名状。这让元仲辛始料未及,思索片刻,他竟真拿刀捅死了朋友。

当我还咋舌于第一个没想到,元仲辛已经反手控制了辽女。

王宽起身,转而解释了元仲辛用刀划伤自己来隐藏王宽被捅的假象。两个反转过后,大局已定,谁知王宽却意外拿走了元仲辛手中的刀,局面再次反转,辽女反威胁他。这一切都发生的莫名其妙。

直到王宽说出,辽女赵简是自己指腹为婚的妻子,引得众人愕然。

除此之外,《木府风云》《天坑鹰猎》等剧也是全程高能,反转不断。这似乎也成了编剧王倦的拿手好戏。

在精彩的反转背后需要创作者下足功夫。前期塑造人物时,就要赋予其身份的复杂性,这样才有了后期反转的基础。之后在搭建的剧情框架中不断设置冲突和矛盾,吸引观众注意。

这就好比吃瓜过程,各方势力交叠放出猛料,这料比的是论点鲜明、论据充分,只有这样,“吃瓜群众”才有吃瓜的乐趣,同理,写反转也得反复推敲,经得起考验。

当然,瓜还是少吃为妙,还是多看些反转神操作吧~

【文/文朔朔】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