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铁路沿线环境整治“季度考核”,你打几分?

今年8月1日,广东省文明委召开铁路沿线周边环境综合整治行动推进会,强调提升全省铁路沿线周边环境、推动建设宜居宜业宜游的人文湾区已刻不容缓。8月中旬,南方日报记者兵分三路,奔赴珠三角、粤东、粤西走访调查广深、厦深、粤海等铁路沿线,曝光了环境黑点,脏乱差问题触目惊心。

报道刊发后,广东省委领导高度重视,广东省文明办发文,要求相关地市立即整改,同时建立“四个机制”加强督导。

时隔三个月,整改效果如何?南方日报再次回访发现,大部分地区整治后脏乱差问题得到明显改善:铁皮屋、垃圾、违建被清,绿树新路,焕然一新;也有不少地区整治遇上难题:垃圾清了又来,临建违建难拆,历史问题亟待综合治理。

近日,广东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广东省文明委、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有限公司等多部门制定了《广东省铁路环境安全综合治理工作方案》,旨在通过组织各地政府与铁路方面开展联合行动,全面排查我省境内铁路环境安全隐患,严厉打击危害铁路运行安全的违法违规行为,有效改善铁路环境秩序。

广东如何打赢铁路环境整治战役,擦亮湾区窗口?多位专家建议,要从上到下抓落实、下狠招,综合整治。

A面

铁路桥边脏乱清 绿树成荫复美景

今年8月,记者沿广深、厦深、粤海铁路沿线探访时发现,发现铁路沿线垃圾、违规建筑等问题频现。

3个月后,记者再次到访这些黑点时,不少铁路沿线垃圾已被清走,铁皮屋、建筑废材被拆除,有些地方已种上绿树,重新平整的道路景观让视线豁然开朗。

面对铁路沿线环境治理,各地方使出不同的办法,有些地方不但对沿线垃圾、垃圾进行清整,还设置垃圾禁投标识;而有的地方则尝试在清整之外,通过建立长效机制,将铁路沿线垃圾整改纳入创文等工作中协同作战。

1.广深铁路

随意堆放垃圾和废料现象有所改善

今年8月份,记者分别前往广州、东莞、深圳,走访广深铁路沿线,铁路沿线垃圾问题在多地频现。

然而,近日再次到访后,不少地区垃圾减少不少,有些地带还通过设置警示牌、隔离带,让铁路桥边垃圾堆放情况缓解不少。

地点:东莞市江南西路与广深铁路交会涵洞口

“家门口的垃圾清了,我们高兴啊!”家住东莞市江南西路与广深铁路交会涵洞口的李大姐说。

3个月前,记者曾在这里发现一处垃圾堆放黑点,各类建筑垃圾堆积成山,绵延长达近200米,现场景象触目惊心。该区域旁的一块警示牌还指示,此地属于“铁路线路安全保护区”。

如今再次到访,眼前的景观焕然一新,堆放的垃圾已被全部清理,空旷的平地让视线豁然开朗,与过去形成鲜明的对比。记者在现场看到,被清理的区域还加装了一块木牌,上面大字标识:严禁倒垃圾,违者罚款。

地点:广州市广园路吉山立交桥附近

新铺的道路,平整的空地,沿路还有一条长长的花坛,艳红的三角梅随着清风舞动,广州市广园路吉山立交桥附近的铁路沿线换了模样。

今年8月,记者首次来到此处,这里还是建材售卖点,数家店面连在一起,全是四角漏风的棚屋,各类建筑材料以及垃圾随意地堆放,如果乘坐广深城际列车经过,窗外就是一片杂乱无章的画面。

如今,临时搭建的板房、脚手架、木架,也全部被拆除,海绵、塑料等组成的一个个垃圾堆也已被清理。在靠近铁路的一侧,黑亮的砂石砾显示着平整的路面是新铺设的。

地点:东莞市樟木头镇南城街与新兴路交会处

“树是2个月前种的,种树的时候,有人把土坡上的垃圾、杂物都清理掉了。上个星期,又来加装了防护网。”在此处经营石料加工生意近20年的店家阿发说。

作坊废料堆放的情况,在广深铁路沿线不止一处。在东莞市樟木头镇南城街与新兴路交会处,铁路旁边就有一家石材加工作坊,过去,各种石材原料以及加工剩余的废旧石料堆放在铁道边的斜坡上,斜坡更是黄土裸露,直接连到铁路边。

数月过去,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时,为眼前的景象所惊讶。裸露的斜坡边上,整整齐齐种植了一排树,树旁是一道铁丝网。铁路与居民区做了充分地隔离。

对于沿线的整治工作,阿发表示十分支持。“现在这样隔离开,既安全,也干净了。”阿发说。记者看到,为了配合铁路沿线环境整治的工作,阿发把过去堆在路边的货物都挪到了店内。

2.厦深铁路:

铁路周边餐饮档口规范不少

今年8月,记者沿厦深铁路探访时发现,铁路沿线屡禁不止的违规广告、餐饮档口和违规建筑,成了这条黄金走廊上惹人生厌的“污点”。

时隔三个月,记者重走厦深线。如今,铁路桥身上如“牛皮癣”般难以根治的违规广告已被清除,而铁路周边餐饮档口也已规范不少。

地点:厦深铁路惠州段惠州南站附近

“最近有专人过来整治,环境水平提升了不少。”家住厦深铁路惠州段惠州南站附近的金先生告诉记者。

8月,记者在附近发现,铁路高架桥两侧分布着大量农庄,而且多为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每隔1公里左右便可见到1块农庄的广告牌,临近铁路的农庄产生了大量的生活和厨余垃圾,大量堆放在附近空地上。

曝光后,相关部门组织人力对铁路周边的违规广告和建筑垃圾进行了清理,整治工作颇有成效。记者在现场看到,此前张贴在铁路桥身显眼的商家广告,连同桥下用临时板房搭建的农庄一起不见了踪影。

在铁路沿线搭建临时板房开设餐厅,相同的情况也曾发生在铁路沿线的普宁和潮阳。

在普宁市水供塘村,铁路桥下的烤肉店和“蒙古包”均已被拆除,餐厅经营产生的垃圾也同样被清理干净。目前,该路段的土质地面已得到平整,路面改造工程已经动工。而在铁路桥的桥墩上,禁止随意摆摊、倾倒垃圾的警示标语清晰可见。

在与普宁相隔不远的潮阳,潮阳高铁站附近的烧烤摊同样被清理,此前站外烟熏火燎的场景一去不复返。

地点:汕头市旦家园社区

除了违规广告和餐饮档口问题,一处临时菜市场的铁棚紧挨铁路高高立起,仿佛贴在厦深铁路上的“狗皮膏药”。

记者在初次探访厦深铁路汕头段时还发现,在汕头市旦家园社区内发现了巨大的铁棚。据当地村民介绍,由于社区内的新市场仍未完工,村民只能到临时菜市场买菜,“立起铁棚也是迫不得已”。

但记者此次到访时发现,旦家园社区的临时菜市场已变了模样。在市场内,巨大的铁棚被拆除,从高空看去,市场部分被清洁出一大片空地。市场内的开阔地上,保洁员正在工作,将商贩除掉的烂菜叶、碎骨碎肉及时清运,保持市场的环境卫生。

3.粤海、黎湛铁路:

垃圾山变整洁,纳入创卫协同作战

今年8月,记者沿粤海、黎湛铁路探访时发现,卫生状况堪忧,窝棚林立、私搭乱建等问题较为严重。

记者走访粤海、黎湛铁路沿线多地发现,与今年8月相比,各个村庄道路上垃圾清除不少,许多村庄的路边都竖起了禁止乱扔垃圾的警示牌。

地点:湛江徐闻市南山镇博爱村

列车从湛江徐闻市北港码头出发,沿着粤海铁路北行至南山镇博爱村。上午10时,记者看到,博爱村里的保洁员正在捡拾垃圾,已装满了一个拖拉机车斗,准备运走。“现在每周都会有保洁员过来清理。”博爱村支部书记杨球说,垃圾山移走后,村里专门安排了保洁人员和志愿者来保证整洁。

此前,博爱村内一条超过50米长的垃圾带,破坏了铁路沿途的风景。

然而,此次记者再次到访,发现堆积的垃圾山不见了。如今,道路两旁已冒出了草色,每隔十几米就有新竖起的警示牌标明“严禁在此处倒垃圾,违者重罚500元至2000元”。

在湛江市霞山区海头街道后洋村,铁路边公厕旁的一处垃圾池已经铲清,遗留的砂石地也已平整。公厕墙上已贴出告示牌,告诫村民违规倾倒垃圾将被罚款。海头街道办书记陈文诚表示,后续将在此植草种树,防止反弹。

徐闻市文明办主任李晨表示,将把当地铁路沿线环境整治和乡村生态环境评比相结合,建立长效机制,加大铁路沿线环境整治情况的巡查力度,督促镇、村加强自检自查、及时清理沿线垃圾。“改善铁路沿线环境,也是优化乡村人居环境的重要内容。”李晨说。

B面

铁路桥边难彻清 遗留问题待综治

此前,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发现,部分铁路沿线地区建筑、生活垃圾堆放的问题较为集中。11月下旬,记者再次走访,发现此前曝光的脏乱差黑点仍有部分未得到彻底治理与改善。

记者调查发现,清查不到位、清理不彻底、垃圾问题易反复,是广九、厦深、粤海等铁路沿线垃圾黑点频现的主要原因;而临建、违建,则面临发现容易处理难的困境,亟待相关部门综合整治。

垃圾堆放难根治

铁路沿线环境整治,常常面临里程长、面积广的难题,在动辄千百公里的铁路线上,如何根治沿线垃圾问题,常常成为管理的难点之一。

地点:深圳罗湖站附近的布吉河桥下

布吉河桥下,有一处垃圾收集站。海绵、塑料泡沫、木头等各类生活垃圾仍然如过去一样,随意倾倒。记者在该区域看到,这里还新增了垃圾分类回收桶,然而仍然有不少垃圾倒在绿化带上。

“住户很多,垃圾量大,分类回收桶又太小,一些垃圾就被堆在外面了。”负责打扫该区域的清洁工陈姐说。

地点:徐闻火车站、雷州火车站、惠州亚公顶公园

徐闻火车站站台的护路坡上,植被与垃圾间隙分布,垃圾总量虽有所减少,但并未彻底干净。对此,徐闻火车站工作人员则称,站内仅有20人左右,“人手不足,没有能力维持清洁。”

雷州火车站站前广场一侧,三个月前就曝光过的白色垃圾至今依然堆积在原地。对此,雷州火车站站的工作人员一脸茫然:“之前并不知道这里有垃圾。”

徐闻城西的南新村,之前曝光的铁路桥洞下垃圾黑点,生活垃圾和建筑垃圾已经清理。但村内与铁路并行的道路上,树下或是空地上仍有胡乱堆放的建筑垃圾。

在惠州亚公顶公园入口一带的高铁桥下方,此前,垃圾集中处堆放了大量的废弃家电、建筑废材等垃圾。记者回访时发现,该处堆放的生活垃圾已明显减少,但现场并未设置相关禁投标识,近日建筑废材又多了起来。

附近居民李女士告诉记者,今年9月曾有人清场,但此后长期无人管理。附近居民金先生说,希望相关部门能尽快把垃圾彻底清理干净。

农庄农户难以管理

除了生活垃圾、建筑废料之外,此前记者走访时发现,铁路沿线上的农庄和农户常常成为部分地区的“污染源”之一,不但产生废水废气,还经常随意在铁路桥上张贴违规广告,破坏铁路沿线景观。

近日,当记者再次走访铁路沿线发现,不少农庄和农户面对环境整改,思想意识上存侥幸心理,甚至和管理部门打起了“游击”。

地点:普宁站附近的水供塘村

11月21日中午,记者抵达距离普宁站不远的水供塘村,曾有一排隐匿于铁路桥下的餐饮档口,生活、厨余垃圾在档口附近随处可见,成了该地铁路沿线村庄的“污染源”。

再次走访,令人欣喜的是,原先农庄所在地已经进行了整治,蒙古包违建不在了。但让人意外的却是,被拔掉的违建农庄,却在数百米外的一片密林中再次出现,农庄在路口搞起了新招牌,标明了新位置,唯一不变的是,农庄依然设置在铁路沿线上。

地点:潮阳高铁站附近、惠州南站附近、徐闻火车站附近

在潮阳高铁站外西南方向的烧烤档口,如今拆了招牌。外人以为此处已经停止经营,但是当记者走进却被店家告知,近日把经营时间调整到了晚上。同时,潮阳站附近的沙场也仍在经营。

在惠州南站附近,铁路沿线的农庄依然大量存在,尽管铁路桥上的农庄广告被清除,但沿线道路上的农庄广告问题并未得到改善,每隔一公里左右,就能见到一块不同农庄的立柱广告牌。

面对铁路环境整治,不少居民也选择应付了事,而非彻底整改。在徐闻火车站不远的铁路桥洞附近,记者看到一处用来集中圈养肉猪的大型铁皮棚,距铁轨不足10米堆积着木板、木棍和已经腐败的椰子壳,而所有这些都曾堆积在铁轨护坡上。在突兀的荒草带上,仍然能看到搬移的痕迹,上面还有散落的塑料袋。看到记者拍摄,养猪户苏大姐觉得不好意思,“我在门前围栅栏,保证火车上的人看不到”。

临建违建难以迁移

而铁路沿线中,涉及面最广,整改难度最复杂的,仍是沿线的违建问题。这类违建或因为历史原因至今留存,或因为权属问题至今仍未拆除。而地方管理部门在该类违建问题的处置上,也常常面临执法困境,亟待多部门综合整治。

地点:汕头旦家园社区

而汕头旦家园社区的街坊们,遇到的却是历史遗留问题。三个月过去,旦家园社区靠近铁路的巨大铁棚已被拆除,但临时菜场却至今并未搬走,每日上午,仍产生大量垃圾,极大影响观瞻。

市场内档口主芮女士告诉记者,此前的市场被规划为公园后,社区内的新市场迟迟未能完工,他们已被迫在这个临时菜市场经营近20个月,对此档主们苦恼不已:“希望可以早点搬到新市场去,这里卫生条件不行,在铁路下搭窝棚也不美观。”

旦家园社区的工作人员则表示,此前南方日报曝光后,龙湖区高度重视,立刻派人到现场指导拆除了大铁棚。但是,由于施工方仍未完工,只能让村民在旧菜场继续经营。工作人员承诺,到年底前,新菜场能够竣工投入使用,完成临时菜场搬迁。

地点:徐闻火车站旁边

而在徐闻火车站旁边,3月前曝过光的砂石工地则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几个3米高砂石堆横在场地中央,在没有围蔽的情况下,铲车和大卡车作业尘土飞扬,建筑垃圾堆放在场地角落,也成了一座小山。徐闻文明办的工作人员解释称,这里是临建,在铺设农村的下水管网,很快就能完工,“否则不会让他们露天作业的”。

地点:湛江站外南柳中路

在湛江站外的南柳中路上,与铁路平行的“窝棚一条街”依然存在,与3个月前记者来探访时一样脏乱。在这些随意搭建的铁皮房里,不少是废品回收站和机器作坊。路面破败,污水横流,回收的废品和丢弃的垃圾一并呈放在路边。路的另一侧是黑臭的排水渠,此前曾多次堵塞,工作人员也贴出了禁止倾倒污泥的罚款告示。而一墙之隔,便是湛江站的机车检修场。

“南柳中路上的违建我们做了登记上报,等待市里的统一安排。”东新街道办主任尤富民有些无奈,因为违建在铁路红线内,地权属于南宁铁路局,处理起来很棘手。”

专家建议

不能“抓一阵、好一阵”

明确责任主体形成制度化整治

对于广东铁路沿线环境治理实践中反复出现的难点和困境,南方日报记者近日再次采访了相关领域内的专家。

“长期的杂乱环境,容易形成‘破窗现象’,越脏乱差,越没人爱护,也没人愿意整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指出,针对铁路沿线垃圾清理不彻底、易反弹的现象,地方部门需要建立持之以恒的管理机制,还需提高普通民众的环保意识。

“铁路边上乱搭、乱建、乱经营,还与监管部门‘打游击’的现象反复出现,证明管理方并未因地制宜。”彭澎分析道,针对流动性强、缺乏对周边环境的依赖性地区,应纳入网格化管理,通过联席会议制度等方式,明确责任主体,实行门前三包,形成制度化整治,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环境整治没有死角。

而华南城市研究会(智库)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则认为,要重视大湾区内铁路沿线地广面大、涉及面广的问题,建立长效机制,而非让环境治理成了“抓一阵、好一阵”。

“尽管铁路红线内面临管理困境,但大部分违建和违规现象仍然是在红线之外,铁路过境区域的县区、镇街要切实抓紧落实。”胡刚建议,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应积极寻找可持续治理之道,铁路沿线的治理涉及经费开支,相关部门如何长期投入监控,可否尝试与铁路沿线区位广告相结合,通过合理规划,将部分广告收益用于沿线环境整治中,“哪里做绿化,哪里做广告,应做好顶部设计,兼顾经济效益和环境治理”。

【策划】姚燕永 陈枫 谢苗枫 梁文悦

【统筹】徐勉 伍青 郭冬冬

【记者】金祖臻 刘珩 徐勉 实习生 吕阳 梁敏婷

【剪辑】莫丽婷

【作者】 金祖臻;莫丽婷;刘珩;徐勉

【来源】 南方探针南方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