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文山水——静静地瓜州

瓜州,位于京杭大运河和长江交汇之处,是交通要冲,水运繁忙,商贾云集。文人骚客更是纷至沓来,留下吟诵瓜州的诗文三千余篇。《嘉庆瓜洲志》上这样描述瓜州:“瓜洲虽弹丸,然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实七省咽喉,全扬保障也。且每岁漕舟数百万,浮江而至,百州贸易迁徙之人,往返络绎,必停于是,其为南北之利,讵可忽哉?”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站立在这里隔江南望吴山(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宋代大诗人陆游曾在这里大战金兵(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鉴真东渡在此启航,康熙乾隆南巡停泊于此;即便只是虚构人物,京城花魁杜十娘也是在此怒沉百宝箱。

繁华随岁月流逝,如今来到瓜州古渡公园,这里只是一个近似于荒芜的角落,静静地守望着京杭大运河古航道。

尽管游人罕至,但瓜州这个地名依然家喻户晓,这是因为入选了小学课本的千古名篇《泊船瓜洲》。

公元1070年,王安石拜相,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改革,推行新法,史称熙宁变法或王安石变法。变法因为保守势力的阻挠和自身政策诸多不合理,阻力很大,1074,天下大旱,宋神宗顶不住“王安石乱天下”的舆论压力,王安石罢相,回到家乡南京。

次年早春二月,王安石二次拜相北上,和五年前意气风发不同,此时已经颇有些心灰意懒。理想主义的王安石在变法过程中饱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即使是变法最想改变的土地兼并严重的状况,也因为政策细节不合理以及执行问题导致无法惠及底层民众而遭到抵制和曲解。诗人从南京乘船行至瓜州即将进入大运河北上时在此短暂停泊,面对前路迷茫未卜,心中五味杂陈的王安石回望家乡写下了:“京口瓜州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瓜州和江南岸的京口之间只有一条窄窄的江水,家乡南京也并不遥远,数重山罢了。早晨二月的春风吹醒了江南的花草,染绿了江岸。明月啊,你可知道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返回江南的家乡呢?二次拜相王安石作为不大,不久后再次罢相,归隐南京。历经千年繁华喧闹的瓜州,见证岁月蹉跎、人间百态。对瓜州来说,即使是王安石这样的大人物也只是过客。

然而沧海桑田,清朝末年,长江河道北移,瓜州古渡口被淹没在滔滔江水之中,今天看到的古渡公园已经和古渡口实际位置相去甚远。原本在江中的金山寺岛也成为南岸陆地的一部分。

王安石年轻时代也曾到金山寺游览,写下《题金山寺》,“天日苍茫海气深,一船西去此登临;丹楼碧阁皆时事,只有江山到古今。”丹楼碧阁只是当下的光景,而这江水,这山川从远古走来,至今不变。

我想老年的王安石泊船瓜洲眺望京口,目光掠过金山寺时,一定会想起青年时代指点江山的豪迈吧。他能想到丹楼碧阁只是眼前繁华,过往云烟,他不曾想到的是沧海桑田才是人间正道,千年之后的我们只能从文章中找寻瓜州古渡的记忆了。

沧海桑田变化事,只留文章道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