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报快来了,防雷要看函!

文:诗与星空(ID:SingingUnderStars)

快手挂掉的时候,许多宅男深表怀念,并对传言举报快手的乐视愤愤不平。

暴风出事的时候,坊间却几乎没有了声音。

是宅男们不发声了吗?

非也,是视频行业的时代变了,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突飞猛进,已经很少有人使用电脑端播放视频了。

11月27日,暴风集团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内容主要有四点:

一是公司披露了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和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辞职的公告。除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外,公司高管已经全部离(pao)职(lu)。

二是大华事务所终止合作。

三是仲裁赔偿款高达4.7亿。

四是因拖欠机房欠款,导致网站、服务全部停止。

嗯,这个关注函的意图很明显,提醒投资者:这家公司高管都跑路了!

年关将至,两大交易所隔三差五就会发函,有监管函,有关注函,也有各种问询函。很多投资者对这些函不以为然,表哥多次提醒,要留意交易所发的函。

随着三季报悉数出具,年关将至,许多上市公司在交易所会计师的火眼金睛下(大数据监控)已经露出了马脚,交易所正在有条不紊的向各上市公司发送关注函。

每到年关,表哥都会强调各种函的重要性,今年的函格外多,而且种类更多。让我们一起捋一捋。

一、又见保理业务,易见股份的风险

在表哥排雷职业生涯中,最得意的一颗雷是华信国际。看到华信国际的应收账款扶摇直上但坏账准备微乎其微的时候,就知道坏了。

当时在《证券市场周刊》发表了一篇预警文章,果不其然,过了两年暴雷了。

保理业务是一种供应链融资的常见玩法,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常态。但中国有个特殊情况,就是信用体系还不健全,所以保理业务经常完成了巨雷。

经过多年的对比分析,表哥发现,上市公司玩保理业务的,基本上没有很好的居心:要么是转移坏账风险的应收账款,降低坏账率;要么是接收劣质应收款,短期谋取暴利,然后择机暴雷。

上交所对易见股份的开展保理业务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发去了关注函:公司从2015年开展供应链管理和商业保理业务以来,业务规模增长较快,2018年度实现营业总收入145.06亿元,归母净利润8.14亿元,其中收入主要来源于供应链管理业务,占比达到93.22%,利润则主要来源于保理业务和信息服务业务。

公司开展保理业务以来,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常年为负数。引起了上交所的怀疑,对此发出了警示:请你公司从主要业务、客户构成、账龄水平和同行业情况等多个方面,充分解释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长期为负的原因和合理性,相关款项是否存在回收风险、减值计提是否充分审慎,以及公司采取何种措施对资金安全性与风险进行管控。请公司会计师核实并发表专项意见。

二、跑路式质押,得利斯的大股东怎么了?

得利斯的《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同路人投资质押得利斯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9.23%。交易所发来问询函,要求重点说明同路人投资解除高比例质押的有效举措。

对此,得利斯回复称,根据控股股东诸城同路人投资有限公司的复函,截至本回复出具之日,同路人投资持有公司234,240,000股股份,其中232,440,000股股份存在质押,该股份质押全部系为其2017年1月13日发行的可交换公司债券(存续期限:三年)提供的担保。

很少有上市公司如此详尽披露质押股份的真实用途,得利斯的大股东比较有意思,为了获取更多的资金,质押了股份再去发债券。

三、最需要警惕的函:监管函

在所有类型的函中,监管函是最严肃的。一般监管函是证监局甚至证监会发送的,而非交易所。所以也更加正式,更加具有法律效力。

全新好收到了深圳证监局的监管函:近期你公司陆续出现股东签订一致行动协议、多名董事监事辞职、股东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下属企业涉嫌非法集资已被公安立案侦查等事项,部分事项很可能导致你公司出现实际控制人变更及公司治理运作失效等风险。

这个监管函透露出的信息非常明确:高管们跑路了,投资者请注意!

四、格外关注年关前后的函

年关将至,各上市公司都在为了最后的业绩而冲刺。

为了业绩,为了减持,为了质押,许多牛鬼蛇神也开始出现。

证监会的“鹰眼”系统也不断发威,通过对财务数据、市场交易以及各色信息的综合分析,会将一部分有风险的上市公司行为筛选出来,并以问询函、关注函等形式展现给投资者。

实事求是的讲,许多关注函关注的行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并不违规违法,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是有风险的。

因此一定要关注年关前后的各种函,避免暴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