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方制裁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它们究竟做了什么?

12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宣布:

日前,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将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这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就此表明坚决态度。针对美方无理行为,中国政府决定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的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

多个美国非政府组织浮出水面。

在持续了半年的“修例”风波中,他们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从华春莹的回答中就能找到答案:

大量事实和证据表明,有关非政府组织通过各种方式支持反中乱港分子,极力教唆他们从事极端暴力犯罪行为,煽动“港独”分裂活动,对当前香港乱局负有重大责任。这些组织理应受到制裁,必须付出应有代价。

他们究竟做了什么?

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突出”的众多非政府组织中,排名第一的,要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这是个什么组织?

远在中国制裁之前,2014年10月,美国国防部顾问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就曾不打自招,亲口承认美国政府介入香港“占中”行动,具体的操作方式正是美国政府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提供数以百万计的资金,协助香港推动所谓的“民主”。

这真是“坦率”得让人无法接受!不过,白邦瑞揭露了一个事实,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和美国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该基金会甚至被民间称作“第二中情局”。

其创始人之一艾伦·温斯顿(Allen Weninstein)早在1991年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就表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现在做的许多事情就是25年前中情局干的事情。”

而这个所谓的非政府组织,正是搞乱香港的“头牌”幕后黑手。

谭主翻了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资金链,他们真的很“看重”中国!

2018年,该组织对外公开的数据显示,对所有国家的所谓“资助”中,中国居首位,高达650万美元;搜索关键词“香港”,发现1994年到2018年,资助金额累计高达1101万美元,仅2018年,涉港支出金额就超过44万美元。

当然,这还只是公开数据。

>

这些钱大多通过其下设机构,流向香港“民主党”、“思想政策研究所”、“新力量网络”、“香港职工联盟”、“香港人权监察”等组织,用于组织、策划、指挥香港街头运动,并提供培训、后勤保障、舆论引导等一条龙服务。

明目张胆招募暴徒;

大庭广众直接派钱;购买暴徒们身上的精良装备……

不仅如此,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还有一个重点任务,就是培养“港独”头目。

今年5月14日,该基金会邀请李柱铭、罗冠聪等人开研讨会,主题就是“反修例”,李柱铭还曾获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颁发的年度“民主奖”。

2017年,香港“民间人权阵线”召集人杨政贤曾参加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访学项目。

香港《文汇报》曾披露,2012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拨款10万美元,通过“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干事叶宝琳交给黄之锋,作为活动经费。2014年3月,再次给黄之锋160万港元。

“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等组织同样是一丘之貉。

排在制裁“清单”中第二位的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子机构。今年5月,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克里斯多夫·沃克在美国国会书面证词中承认,NDI在香港“执行了一系列任务……涉及法制选举体制建设、法治施行、公民自由及香港民主化的前景。”

美国人真正关心的是香港吗?

12月1日,香港梳士巴利道、科学馆道附近,仍有举着星条旗游行示威的年轻人。他们欢呼,因为在他们看来,美国通过的“人权法案”是对他们“自由民主”追求的回应,也是为自己暴行“撑腰”。

而真相是,他们既不了解中国内地,也不了解美国;不了解历史,更不了解政治。

美国人真的关心香港吗?

表面上,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法案,参众两院的反华议员,比如佩洛西,比如卢比奥,在香港暴乱问题上,罕见地保持了一个“步调”,那就是——“支持”。

实际上,香港绝不是他们的目的。

不信?

当他们赞美香港街头的“美丽风景线”时,谁会关注香港被损害的经济发展?当他们作秀般说着“与香港同在”时,谁又会在乎被暴力深深伤害的那些普通人?

一切都是政治表演,表演的人各怀鬼胎。

谭主深信,当有一天香港真如他们所愿,变了颜色、失了秩序,他们又会像惯常那样,拍拍屁股,和别的地区“同在”了。

在他们眼中,香港问题不是问题,香港只是个“棋子”。

商务部研究院竺彩华教授告诉谭主:

实际上美国早就想动手,也一直在对中国施以各种羁绊。目前,美国的根本性问题是,在中国崛起后,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无法再像过去一样,在全球“薅羊毛”。对其他国家,美国可以靠金融市场发动攻击,但由于中国政府对金融市场的掌控力很强,即便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由于大陆的支持,美国金融资本对香港的攻击也是铩羽而归。更何况今天大陆还有三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谁也得不了手。所以今天只能通过制造中国的地区不稳定,来让资本退出中国市场,从而牵制中国,维持它的现有霸权。

2018年开始,美国开始针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核心目的就是为了维持其霸权地位。香港之于美国,确实也只是扰乱中国的一颗“棋子”。

在不久前雁栖湖畔的“创新经济论坛”上,96岁的基辛格博士就直接指出,香港对于中国来说具有特殊意义,但是对于美国来说,没有那么重要。

在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岑逸飞看来:

美国的逻辑是:要在中美贸易战获胜,必须狠心向香港“开刀”,使中国在贸易战陷入腹背受敌的窘境,多管齐下向中国施压。

治理香港,中国内政!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问题是中国内部事务,所有问题要在“一国两制”框架下解决,而根本就在于“一国”。

2014年,我国发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明确:

“一国两制”是一个完整的概念。在“一国”下,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是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的地方行政区域。中央政府对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在内的所有地方行政区域拥有全面管治权。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固有的,其唯一来源是中央授权;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而是中央授予的地方事务管理权。高度自治权的限度在于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有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所以,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更不是独立。香港的“高度自治”,根本目的是为了保证中国领土的统一和完整,“一个中国”是一条不能逾越的红线与底线。

“一国”是根,根深才能叶茂;“一国”是本,本固才能枝荣。

只有认清这一点,才能真正解决香港自身存在的问题。

今时今日,究竟香港需要什么样的社会秩序?需要什么样的民主?需要什么样的发展?这是许多香港人应该放下偏见,好好思考的问题。

香港的未来,一定系于生活在这个地方的每一个人身上,系于背靠的祖国大陆,而绝不是大洋对岸那些将香港视为“棋子”的人。

香港问题,始终是中国自己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