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惯了偶像剧女主,再演女主她妈,难吗?

演妈妈,对于女演员来说,是妥协吗?或许,但,更是成长。为“妈妈们”鼓掌的同时,也愿市场上有更多有厚度、有质感的母亲角色,让女演员不再害怕“当妈”,欢喜地朝职业生涯的下一程走去。

《亲爱的客栈》第三季的片段中,林心如曾自曝“不能接受演女主角的妈妈”“那我就不会演了”。

《我们是朋友》中,大S也公开表示不想演妈。她说在没有戏演的时候,来邀约的都是让她演妈妈,最夸张的一次是让她演王大陆的妈妈。

台湾偶像剧女王陈乔恩在《吐槽大会》也坦言:“我跟很多小鲜肉在对戏的时候,我都能当小鲜肉的妈了。”

女演员演妈妈,

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刚刚结束的金鸡奖上,《地久天长》无疑成为最大赢家,一举囊括“最佳编剧奖”“最佳男主角奖”“最佳女主角奖”三项大奖。在此之前,咏梅就凭借该片摘得今年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

影片中,咏梅饰演的王丽云,是一位历尽磨难的母亲,长子不幸溺亡,意外怀上二胎又被强制堕胎,与丈夫共同抚养一名养子刘星,叛逆的孩子和有隐痛的母亲,让这部影片既沉重又动人。

金鸡奖现场,“爸爸”王景春、“妈妈”咏梅和“儿子”王源再次同框,“一家三口”重聚,也展现了两位老戏骨对青年演员的期许和鼓励。

今年在小荧幕上,咏梅还贡献了另一个深入人心的妈妈角色——《小欢喜》中的季杨杨妈妈刘静,她是一位温婉贤淑的女子,不仅要帮区长丈夫打理工作,还要照顾处在叛逆期的儿子,展现了一位母亲温柔的担当。

从相望无言到互相理解,刘静用行动和真心融化了与儿子之间多年的寒冰,她也用无数次的热搜证明了自己在剧中的“泪点担当”地位。

《少年的你》是今年口碑与票房齐飞的佳作,除了两位主演,片中戏份不多的配角同样耀眼,比如,饰演陈念母亲的吴越。

吴越饰演的周蕾,作为母亲,毫无疑问是不合格的。做微商失败欠下巨款,为了躲避债主不着家门,让陈念成了留守少女,独自面对债主的恐吓,又因为“老赖”身份让女儿沦为笑柄,间接成为女儿遭受校园暴力的导火索。

但她又有着作为一名单身母亲的隐忍和坚强。独自一人拉扯女儿长大,她外出打工,睡在十几人一间的大通铺;她会为自己的无能向女儿道歉,也会和女儿一起憧憬美好未来。

在吴越的理解中,她饰演的周蕾“天真、轻信、糊涂,情商智商一点都不高,能力当然也不高,不但没有女儿成熟,反而还经常让孩子替她操心。”“她是个妈妈,但她像个女儿。”

片中她仅有五场戏,全部素颜出镜,镜头对着她的脸拉近再拉近,她的脸暗淡、浮肿、憔悴,一个饱受生活折磨的中年女人形象,不用开口就跃然荧幕之上。演这样一个不合格的母亲,吴越交出了满分的答卷。

“千面”吴越,“单面”人生

其实演陈念妈妈,已经不是吴越第一次“自毁形象”了。

《我的前半生》中,她饰演的凌玲,同样是一位母亲,外表温婉善良,实则心机满满。因为吴越把这一“第三者”角色刻画得实在太到位,观众入戏太深,凌玲被骂上热搜,吴越本人也不得不关闭微博评论。

“一人千面”,用在吴越身上,绝不过分。入了戏,形象包袱什么的都是浮云,无论角色善恶,造型美丑,演得像不像,好不好,才是她唯一关注的事情。

从1995年《北京深秋的故事》开始,吴越出演的影视剧已近60部,而每部作品里的她,都是一个不一样的“她”。

戏里的吴越每天都在体验不一样的人生,戏外的吴越却简单、安静得几乎透明。她不喜欢化妆,罕见的几张自拍都是谜之角度的素面示人,微博上分享的也多是她的读书笔记和电影观后感,或者是对着天空有感而发的抒情小作文。

看她的分享,你会发蒙,这就是女明星的日常?她在生活中的存在感有多淡,在荧幕上的存在感就有多强。

做“绿叶”,依旧可以闪光

演妈妈,不仅要求女演员像吴越一样有放下包袱的勇气,还要有甘当“绿叶”的气度和胸怀。

就像张国立在《我就是演员巅峰对决》上说的那样:“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像他这样的获奖无数的殿堂级前辈,本不需要再通过一档节目证明自己,之所以参加演员竞演类节目,是为了服务于同行,服务于更多的年轻演员。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许多在演艺事业上已经达到相当高度,甘心做“绿叶”的女演员。扮演年轻演员的妈妈,并不是所谓“自降身份”,相反,她们让人看到,作为演艺界前辈对待晚辈的爱护和对待事业的格局。

张艺谋执导电影《归来》中,巩俐饰演的冯婉瑜是劳改犯陆焉识的妻子,也是怀有芭蕾梦想的丹丹母亲。巩俐直言这是她演过最难的角色:“我觉得我能演好这部电影的话,我就真是一个好演员了。”

饰演丹丹的张慧雯此前从未有过表演经验,与众多老戏骨演对手戏,压力可想而知。回忆初见巩俐时的场景,“闺女,我是你娘!”是巩俐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之后无论戏里戏外,两人都以“妈”“闺女”相称,她的紧张情绪也很快消解了。

丹丹为了自己的芭蕾事业主动告发父亲,想方设法阻止母亲冯婉喻与父亲陆焉识相见,结果使夫妻俩近在咫尺,却只能再次相隔天涯。母亲对女儿的情感,疼爱之外,又少不了埋怨。

片中陆焉识回来后,丹丹给爸妈跳舞,也是片中经典的一段。丹丹跳完舞后期待地问“妈,好看吗”,得到的却是失忆的母亲懵懂恍惚的眼神,失去的时光再想弥补,已是无济于事。

从1988到2014,从第一任“谋女郎”到扮演新一任“谋女郎”的妈妈,巩俐已经成为“巩皇”,加在她身上的荣光也早就不止“谋女郎”这三个字,但她所展现的一代电影人的传承,在荧幕外依然动人。

邬君梅,19岁即凭借《末代皇帝》中文绣一角成名,更有《枕边书》《宋家皇朝》等留名影视的佳作。如今的她,早已位列奥斯卡金像奖、艾美奖等国际影视大奖评委。

这样一位老戏骨,在《悲伤逆流成河》里与新人演员任敏搭戏,扮演女主角易遥的妈妈林华凤,以寥寥的戏份在观众心里掀起一场风暴。

邬君梅饰演的林华凤,和《少年的你》中陈念妈妈一样,也是一位和传统观念中“好妈妈”八竿子打不着边的母亲。

她表面冷漠,实则坚强地背负起周遭邻居极大的歧视压力,独自一人靠给人按摩撑起了整个家的开销和女儿的教育成本。女儿提前回家被客人看见,她话里带刺,其实眼睛里满是担心。

拉着女儿的手走出去,带女儿去看病的那一段,可以说是贡献了全片最感人至深的泪点。

外形美丑,戏份多少,早就不是她们看重的东西,现在的她们,更在意用一部部有发挥空间的作品来享受自己的演员身份。

做“绿叶”的她们,不但没有被身旁的“红花”限制住表现,反而成为闪光点,“红花绿叶两相映”,让整部作品绽放出更迷人的光彩。

“妈妈”并不可怕

吴越在《少年的你》中的惊艳表演,也把一个困扰女演员已久的问题带出水面。年龄到了30+,40+,演母亲,是不少女演员,特别是偶像剧女演员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

如果有一天成为荧幕上的“妈妈”,意味着不再年轻,不再貌美如花,不再站在舞台中心。曾经在荧幕上和男主角谈着甜甜的恋爱,现在却要成为“女儿”“儿子”恋爱的旁观者,为新生代演员搭戏,难免会产生心理落差。

内地影视市场里女性角色类型狭窄,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也大可不必将所有的母亲角色一棒子打死。除了家庭剧里面脸谱式的“婆婆”“妈妈”,母亲这一角色,也可以是立体的、有层次感的。

同样偶像剧出身的赵薇在《亲爱的》中饰演的李红琴是一个失去孩子,却不甘心向命运屈服的农村母亲。这位母亲传奇般的遭遇和复杂激烈的内心情感,被赵薇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最近播出的《演员请就位》上,她也谈到了和这部电影的故事。起初陈可辛导演找到她时,她推了三次,原因是她觉得自己离片中说着方言的农村妇女角色太远了,她总结自己当时的心态“无非就是怕丢脸”。

后来她一个冲动接受了这个角色,也正是凭借李红琴这一角色,赵薇摘得第34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桂冠,也让观众看到了她作为演员的可塑性。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贾静雯饰演的一位在无差别杀人案件中失去儿子的母亲宋乔安。她和丈夫在儿子走后因现实磨难渐行渐远准备离婚,但为了女儿她被逼重新检视自己身上的伤口。

杀人犯李晓明的妹妹李晓文改变了自己的身份,试图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进入新闻行业,却在哥哥行刑那天露出马脚。宋乔安识破后,与她当面对质:“你凭什么重新开始?那我儿子呢?我儿子有活下去的权力吗?”声泪俱下,感人至深。

阔别台剧15年,很多人对贾静雯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年《倚天屠龙记》里的“最美赵敏”,或是《至尊红颜》中的武则天。

这次回归荧幕,她选择直面冷酷又复杂的社会题材,凭借对人性的精准揭露一举夺得金钟奖视后。

像孩子一样幼稚不懂事的妈妈,为了孩子在法律和道德边缘游走徘徊的妈妈,因为孩子的变故向周围世界释放恶意的妈妈,都触碰到我们内心最柔软的角落。

其实,能够饰演有层次感,有表现力的母亲角色,又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演好一位有血有肉的母亲,背后离不开一位好演员在年龄和阅历上的沉淀。

演妈妈,对于女演员来说,是妥协吗?或许,但,更是成长。

为“妈妈们”鼓掌的同时,也愿市场上有更多有厚度,有质感的母亲角色,让女演员不再害怕“当妈”,欢喜地朝职业生涯的下一程走去。

图片来源: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