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猫”、“养蛙”算什么!古代养宠物居然能当官

在现代养宠物是件常见的事儿,不仅有“猫奴”、“铲屎官”这类特定称谓,现代人不但“云吸猫”,甚至把那些猫狗两全的人称作人生赢家。不过,养宠物也并不是现代人的专属,早在古代就已经盛行,而且饲养范围并不仅限于猫狗。从许多文物中,我们能看到古人是如何养宠物的。

“卫懿公好鹤, 鹤有乘轩者。” ——《左传·闵公二年》

最早养宠物的是春秋时期卫国国君卫懿公,为了彰显其独特的品位,他挑了道家的专用坐骑——仙鹤(即丹顶鹤)作为爱宠。不但给宠物鹤建造了豪华的窝,还请名厨为鹤制作食物,让鹤坐华丽的车出行。更丧心病狂的是,他还按品质、体姿将鹤封为不同官阶,享受相应俸禄。

懿公好鹤

当然,这样极度的养宠模式要不得。卫懿公好鹤荒政,引起了百姓和臣子的不满。在卫国被北狄突袭时,臣民不愿出战,更直言不如让享受着俸禄的鹤出战。于是,卫国就这样玩完了。

“臧文仲居蔡,山节藻棁。”——《论语·公冶长》

卫懿公喜欢养鹤,而鲁国大夫臧文仲则喜欢养乌龟。在古代,乌龟常常被当作占卜工具。臧文仲受乌龟占卜的观念影响颇深,深信乌龟可以预测吉凶。

臧文仲也是个一掷千金的主儿,他专门给他的爱龟盖了个豪宅,还用藻草做装饰。要知道藻草可是天子祖庙的专属装饰,如果臧文仲的祖宗知道自己和乌龟一个待遇,不知道棺材盖还能不能盖住?

“王羲之性爱鹅。会稽有孤居姥,养一鹅善鸣。求市未得,遂携亲友命驾就观。姥闻羲之将至,烹以待之,羲之叹息弥日。”——《晋书·王羲之》

东晋书法家王羲之爱鹅,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他不仅自己养鹅,还四处收罗品种优良的鹅。当时,王羲之已是闻名全国、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了。所以不少人纷纷养鹅,希望能换来一幅王氏书法。

其中有个道士就用自己养的鹅,跟王羲之换了一副《黄庭经》。因为这个典故,这篇《黄庭经》也叫《换鹅帖》,世称右军正书第二。

《黄庭经》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唐 朱庆馀《宫中词》

在唐代,鹦鹉被称为绿衣使者,深受闺中仕女喜爱。但同时也有个麻烦,学会说话的鹦鹉一不留神就会把主人的小秘密说出来,所以鹦鹉和女主人总是有很多相爱相杀的故事。

“七年,文泰又献狗雄雌各一。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出拂菻国。中国有拂菻狗,自此始也。”——《旧唐书》

唐代后期,上流圈子里又开始流行养狗。那时候狗是个外来品种,极其名贵,只有宫廷贵妃才养得起。下图仕女遛的宠物犬为拂菻狗,唐初时从西域高昌引进。到了宋代,养狗的习惯才逐渐从宫廷贵族扩大到富有的平民家庭。

唐 周昉《簪花仕女图》

“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宋 黄庭坚《乞猫》

在宋代出现了专门的宠物市场,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凡宅舍养马,则每日有人供草料;养犬,则供饧糠;养猫,则供鱼鳅;养鱼,则供虮虾儿。”开封府大相国寺,每月开放5次,不仅有各种猫、狗、花鸟鱼虫买卖,还有猫粮、狗粮出售,可谓是非常专业。

宋 李迪《蜻蜓花狸图》 日本大坂市立美术馆藏

宋代养猫是主流,在许多传世的宋画中,就有不少宠物猫的踪迹。而且宋人十分讲究,想养小猫就得准备一份聘礼,去别人家上门礼聘回来。聘礼通常是一包红糖、一袋盐,或者一尾鱼,用柳条穿着。

宋 苏汉臣《冬日婴戏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一日,上设宴使象舞,象伏不起,杀之。”——明 蒋一葵《尧山堂外纪》

元朝末代皇帝元顺帝,为了彰显自己败家子儿的身份,养了只大象。据说这只象深得元顺帝喜爱,宫廷聚餐时,常在朝堂行跪拜之礼。有时心情好了,巨象会拖着粗壮的大腿,来一段宫廷舞。

元亡后,元顺帝的爱象被朱元璋运到南京。有一天,老朱设宴让大象来一段freestlye。大象十分忠贞,表示拒绝,于是被杀了。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即蛐蛐)之戏,岁征民间。” ——清 蒲松龄《聊斋志异·促织》

明朝时,明宣宗朱瞻基引领了一波斗蛐蛐的热潮。小时候他就斗蛐蛐成瘾,皇后怕他玩物丧志,把斗蛐蛐的碗全砸了。等他登基后,下达的第一个指令就是让各部门进贡上好蛐蛐。

上行下效,明朝宣德年间无论是朝中官员,还是平民百姓,都喜欢在闲暇之余带上自己的“宝贝”聚到一起斗蛐蛐,一争高下。所以,后人送了朱瞻基一绰号——蛐蛐皇帝。

明宣宗朱瞻基

除了“蛐蛐皇帝”,还有“蛐蛐宰相”。南宋权臣贾似道,他不仅喜欢玩蟋蟀,同时也玩出了文化,玩出了境界,为了玩蟋蟀他还专门写了本书,叫《促织经》,是世界上第一部研究蟋蟀的专著。他不仅自己抓蟋蟀,还让全国百姓费劲心思为他抓,误国至深。

《促织经》

“虎皮衣上托掌不好,着拆去。再狗衣上的钮绊钉的不结实,着往结实处收拾。”——清雍正 七年九月二十五日传旨

到了清代,宠物犬的饲养到了一个新高峰。清朝对狗更有着特殊的情结,满族前身是女真人,靠打猎为生,其中狗和鹰被视为“恩人”。清朝皇帝都喜欢养大型猎犬,而大清第一爱狗人士,非雍正莫属!

雍正有两只爱犬,一只叫造化,一只叫百福。入冬后,雍正便会找裁缝,给爱狗做冬装。衣服做好后,雍正还要检查,不满意的就会打回去重做!

从雍正元年到雍正十年,他十几次下旨,给爱犬做衣服、造窝。作为一个有名的工作狂,竟然还能抽出时间检查狗狗的衣物,足见其对狗的喜爱。

乾隆也有十只非常珍爱的御犬。清宫御用画家郎世宁和艾启蒙都曾为这些狗留下过书画作品。

清 艾启蒙《十骏犬图册》之一 纸本设色 纵25.2厘米 横30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清宫皇后、贵妃以及格格们都喜欢饲养小型宠物犬,光绪皇帝的瑾妃就很喜欢养狗,曾命宫廷画师为其驯养的9只名贵的京巴犬作画留念。

清 黄际明、李廷梁《九犬图轴》绢本设色 纵145厘米 横67.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

其中在古代,养宠物也是官宦贵人们的专属爱好。一般平民大多只顾及自身温饱,没有心力去养这些逗趣的玩意儿。通过这些史料和书画古籍,我们探究到古代人的生活情趣和爱好,也算是一桩开眼界的事儿!不过,不管在哪个时代,也要避免玩物丧志,不能过度沉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