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元事件背后:那些风口浪尖上的前华为人们

华为最新回应:“我们支持员工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

近日,华为被曝出有员工遭遇不公正待遇:一名华为老员工因索要30万元离职补偿款,而被华为起诉敲诈勒索,深圳市公安局将该员工刑事拘留/逮捕长达251天之久。

由这一事件更是引发出了一段调侃,“毕业985,工作996,离职215,维权404”。

对此,华为给出了最新的回应,在官方回应中,华为明确表态称:“华为方面表示,华为有权利,也有义务,并基于事实对于涉嫌违法的行为向司法机关举报。”

那个风口浪尖上的前华为人

“我们尊重司法机关,包括公安、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如果李洪元认为他的权益受到了损害,我们支持他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益,包括起诉华为。这也体现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华为在回应中如此表述。

一名工作超过10年的老员工,却因一笔30万元的离职补偿款,而被华为起诉敲诈勒索,换来了251天的牢狱之灾。

根据网络上曝光的刑事赔偿决定书和媒体报道,该名员工李洪元自2005年入职华为担任工程师,离职前在逆变器销售管理部工作,2018年1月31日离职。

在谈及离职原因时,李洪元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表示:“部门业务造假很早就开始了,公司大量资金被占用、仓储、存货方面都承担着巨额损失。出于对华为的感情,所以我在2016年11月举报了这件事。举报之后,我就明显感觉到主管开始针对我,在接近2017年年底时,到了我续签合同的时候了,我还是想留在华为,但主管就直接和我说,公司不和我续签了。”

由于在华为工作13年,李洪元与华为协商获得个人离职经济补偿款331776.73元,扣除税金约3万元,到账约30万。该离职经济补偿款为部门主管通过部门秘书的个人银行账户向其转账,交易摘要为“离职经济补偿”。

但是,在2018年11月7日,因为迟迟未收到华为当时答应年终奖,所以李洪元便在那天起诉了华为。

“我想拿回我的年终奖,总共20余万。对于这件事,华为向法院拿出的一份1月22日的部门考评会议纪要,纪要上说我的绩效不好。华为称,这是不给我年终奖的原因。但这份会议纪要有诸多疑点。”

李洪元起诉华为一个月后,不仅没有得到年终奖,反而在2018年12月6日这天被抓,原因是因华为起诉其“涉嫌敲诈勒索”而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起诉的证据正是部门秘书个人账户的30万元转账记录。

对此,李洪元透露称,“具体的离职赔偿是在2018年1月31日,网络能源产品线的HR的何某来跟我谈,给出的方案是N+1(含年终奖),我不认同这个方案,提出了2N,最后他们很爽快的答应了,双方签署了离职协议。谈判过程长达两个小时,中途有说有笑,我没有任何敲诈勒索的言辞,也没有提到之前举报的事情。”

此外,经过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后,最终在2019年8月,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李洪元不起诉,李洪元重获自由。

当被《极昼工作室》问及“整件事的过程中,有害怕或后悔过吗?” 李洪元称:“我没觉得怕,只觉得冤。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

据媒体报道的最新消息,对于华为前员工被羁押251天事件,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局回应称,正在了解处理此事。

华为方面也回应称,正在开会讨论李洪元事件,法务已在处理中,华为内部员工在心声社区上评论称,“公关团队应及时处理,有问题就该发声已关注,详细调查,没问题就发声谣传。”

与此同时,李洪元不断接受采访,具体的事件细节也在一点点浮出水面。

为何频频出事?

不久前华为也曾曝出一起涉及HR体系的事件。一名从研发转岗到HR的华为员工,在华为心声社区发帖指出华为内部存在的研发与HR的矛盾、HR不作为等问题。

据悉,该事件也惊动了任正非,任正非在邮件中称“实名投诉是公司管理民主的一个好现象,我们要支持保护当事人,当事人要坚持实事求是。员工讨论应集中在内部社区,不要输出到外部社区去干扰社会,人家也要生产。”

公司高层曾说会重点关注此事件,按照之前公司是会在帖子里回复处理结果的。

但处理结果却让人失望,举报人胡玲已经离开了华为,而被举报的高管杨瑞峰仍然在职,高雁似乎也完全没受影响。

任正非之前把公共关系定位为,允许正面评价和负面评价同时存在,“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保证正面评价有60—70%,负面评价有30—40%,长江有主航道,也有些漩涡,漩涡旁边还有些木屑。江水在中间流的很快,边上流的很慢,还有回流。”

而就在李洪元事件被爆之前,一则华为解雇怀孕女员工的消息也在网上引起了关注。

据报道,这位女员工叫郑会兰,2007.09–2019.10,陪公司走过了4420天,先后在华为任职过IT项目开发、配置管理、预核算分析、项目财经、IT解决方案等岗位。

但她没有想到,当今年6月提交续签申请和无固定期限合同且发现怀孕时,公司却不同意其续签,并以退休流程为名义误导其主动提交离职申请,在今年双十一这一天,郑会兰在心声社区发表了一篇帖子,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

郑会兰在自述中指出:1、公司退休流程需要的支撑材料是自述材料而非离职确认书;2、公司退休流程规定,退休电子流审批通过后一个月内完成离职电子流审批即可,而HR催促其同时提交;3、退休流程要求员工在考勤截止前7个工作日内完成购股交款,但实际上,从其提交离职到考勤截止只有5个工作日。

据腾讯《深网》报道,郑会兰已于今年10月30日提起仲裁申请,11月20日开庭审理。其本人于11月30日更新了仲裁及调解进展即双方均同意调解,但直至2019年11月30日,庭审过去7个工作日,调解工作没有实质进展;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在全国共解雇了约6000人,这些人要么是表现不好,要么是年龄超过34岁的“老员工”。

华为某部门也在内部发文说,公司人员的淘汰和流失不易,外面很难挖,在华为更不愿意挪窝,从而带来组织活力的丧失,尤其是部分老员工实现财务自由后,出现“三不现象”(不饥饿、不上进、不离开公司),致使公司养了一堆闲人。

今年,在华为被迫“退休”也不再只是个例。目前华为官方对此事暂无回应。

辞退员工背后的“华为文化”

在李洪元事情爆出的第一时间,《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发表了评论。

他认为:“公众同情弱者的情绪是健康的。华为是个强大的公司,它的一名前员工因为与公司发生了纠纷,受到了这样的不公正对待,这非常让人遗憾,李洪元的遭遇其实是与华为某个具体部门的冲突,当然,华为公司没能及时作出反应,这反映了华为的管理是存在缺陷的。”

他也表示“我支持这件事情以更加公平、合理而且有温度的方式彻底解决。也希望华为的回应能够早点出来。我呼吁舆论给这件事的公平合理解决创造有利的氛围。”

此次华为给出及时的回应,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华为转变的态度。

通过华为以往处理这类事件的态度,我们可以看到大多是沉默不回应,悄悄解决的。

很早之前华为曾一次性辞退了7000名老员工,赔偿了近10亿元,在当时华为也表示辞退的都是些不努力的员工,华为欢迎老员工重新竞聘上岗。

在2017年华为曾被传出“正在清理34岁以上老员工”的消息,该传言称华为新员工的起薪高,而新员工在几年之后就会变成老员工,而且工资不断上涨,但是老员工的能作出的贡献却不能与工资同比例增加,迫于企业运营成本压力,华为需要裁掉部分老员工。

与之相反,在人才的招揽上,华为一直是高调积极的。

犹记得,今年7月23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了一份总裁办电子邮件,宣布对部分2019届顶尖毕业生实行年薪制管理。

根据这份邮件,华为对8名2019届顶尖毕业生实行年薪制,这8名员工均为博士学历,年薪最高201万元,最低89.6万元。

邮件中称,要打赢未来的技术与商业战争,必须要有世界顶尖的人才,为了吸引顶尖人才,首先要用“顶级的挑战和顶级的薪酬”。

华为此次在邮件中还表示:“今年我们将先从全世界招进20~30名天才’少年’,今后逐年增加,以调整我们队伍的作战能力结构。”

在企业竞争不断升级、行业现状不断变化的环境里,即使是行业中的龙头企业,生存状况也是跌宕起伏,由此而来的战略转型和变革不断,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对员工带来巨大影响。

希望李洪元事件不再发生,即使发生,也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法,而不是251天之后,想跟任总谈一谈。(文/张雪 编辑/张丽娟 来源/投中网旗下CV智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