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捧红张国荣、梅艳芳的男人,不幸去世了

昨天,香港著名音乐人黎小田先生去世,享年73岁。

香港乐坛的辉煌已然渐渐远去,回望来时路多唏嘘,我们眼看高楼平地起,也眼看大厦将倾。

黎小田是谁?

他影响力有多大?

恐怕现在的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

所以就连他的去世也没有太多媒体报道,真是让人心痛。

七十年代许冠杰发行粤语专辑《鬼马双星》为粤语流行音乐拉开大幕。

香港乐坛在时代曲和鬼马歌两种曲风的不断进化中,迎来了八九十年代的全盛时期,那时惊才艳绝,风华绝代的人纷纷登场。

可是,潮起潮落,时代终将离人们远去,随着辉煌时代一同远去的,还有这些开创了时代,见证了时代的人。

02年,年仅57岁的罗文肝癌不治,至此再无《好歌献给你》。

一年后4月1日,哥哥一跃而下,风继续吹,可何时风能再起。到03年年底,“来日纵是千千阙歌”的林振强因为淋巴癌去世。

又过了一个月,“香港的女儿”梅艳芳带病完成最后的演唱会,也离开了我们。转眼一年后,04年大师黄霑因肺癌去世。

短短三年间,五位金针奖得主,在香港乐坛份量

香港乐坛盛世的开创者和推动者们在大势腐坏,生老病死的规律面前,也同样无能为力。

而今,黎小田先生也难逃病魔,与老友重聚。我们回看的,可能是最终会被金针奖追颁的,为香港乐坛做过无数贡献的一位全能音乐人。

什么是全能音乐人?是会作词作曲的创作者,还是歌艺唱功具佳的演唱者,这些还远远不够。

他同时还是可以把握音乐市场走向的音乐总监,兼顾音乐专业性和市场性的制作人,他是领路的人。

提到台湾音乐金牌制作人和领路人,你会想到谁?李宗盛,罗大佑,陈升,滚石的三位大哥。

而香港八十年代的华星时期,这样的领路人就是黎小田,而华星旗下的正是罗文,张国荣,梅艳芳。

黎小田对张国荣的影响到底是什么,相信荣迷一定都记得演唱会中的表现,下面我只写几个时间点。

张国荣77年出道,参加唱歌比赛,评委是黎小田,不论细节,是他引哥哥进门。

82年张国荣随黎小田转华星,在华星的第一张专辑,也是张国荣的成名作《风继续吹》,由黎小田制作,专辑歌曲邀请众多大师如黄霑、郑国江参与创作。

张国荣唱法的改变,黎小田根据张国荣以往在宝丽金的唱法,将key调低,发挥哥哥的特长。才有《风继续吹》的特色。我不想用其他浮于表面的词汇形容哥哥的嗓音,只有两字“多情”而已。

85年张国荣的十场演唱会,下面是黎小田的准备,可见对哥哥的重视:

“每晚5时我们就要去彩排,和乐队一起去做一个sound check,试一试声音有什么不同,走到不同的位置听一下feedback,唱完后每晚都会去宵夜,包括导演、乐队、灯光、歌手,就互相指出大家做得不好的地方,之后第二晚就会有进步。”

89年张国荣因故退出歌坛,那次告别演唱会 ,黎小田弹琴,哥哥坐在钢琴上唱《不怕寂寞》,是黎小田作曲。

如果把这些时间点串成一条线,从77年出道,到82年转投华星的提携,迎来大红,再到85年红馆连开十场演唱会,再到89年的告别演唱会,黎小田对于张国荣的帮助不言自明。

而对于梅艳芳的歌唱生涯,黎小田同样起到巨大作用。与《风继续吹》同年,82年,梅艳芳发行华星首张专辑《心债》,由黎小田制作。紧接着,83年《赤色梅艳芳》发行,将幽怨的梅艳芳推到公众面前。

然而真正让人们对她印象深刻的,是85年《坏女孩》和86年《妖女》两张专辑,黎小田和刘培基两人为梅姑找到了新的方向。而后,梅艳芳是百变的。

88年上映的《胭脂扣》,由梅艳芳和张国荣主演,7项香港金像奖,最佳电影配乐、最佳电影歌曲,均出自黎小田。

如果你想找到类似的提携和帮助,全方位的把握方向,到改变和突破。也许只有多年后,张雨生为新人张惠妹制作专辑时的状态比较贴近。

多年后,黎小田怀念张国荣和梅艳芳时曾说;

“一听见新歌手重唱他们的歌,就忍不住会想起了。我们现在都在找,希望能找到可以接替他们的人,但很难,尤其男歌手很难。比如说陈百强、张国荣,他们俩都有一些贵族的气质;而梅艳芳就是一个歌女,她很小就开始唱歌,有一种沧桑的感觉。现在有那种沧桑感的女孩子很少了,家庭环境都很好。”可以想象三人之间的往日种种。

香港乐坛在全盛时期,确实有很多歌手翻唱日本歌,才有了一个错误理解,是玉置浩二和中岛美雪支撑了粤语歌的发展。但事实并非如此,港乐除了出色的词作人,还有对乐坛贡献极大的作曲家。

黄霑与顾嘉辉并称辉煌二圣,可作曲除了顾嘉辉,当然还有黎小田。

黄霑的另一首作品《问我》、《大侠霍元甲》的主题曲《万里长城永不倒》,还有张国荣的《侬本多情》、《我愿意》,以及梅姑的《胭脂扣》,这些耳熟能详的歌,作曲都是黎小田。

不止于作曲,更在于做事。在后来黎小田的访谈中,他提到,当时的香港乐坛,唱片公司为了利益将演员和模特包装成歌手,而他们并没有在好好唱歌。做音乐是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学习,并不能如此反其道而行。对于现在的乐坛,这样的话依然有用。

在港乐盛世难复的今天,回看当时这些开创者和推动者的初衷,依然令我们心生敬意。

仅以此文悼念黎小田先生,以及令人怀念的香港乐坛。